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二章 欢迎来到有间事务所
    “没问题。”

    简清和闻言,二话不说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一张卡,推到了凌云起的面前:“这里面有一万元,虽然不多,但已经是我所有的积蓄了。现在我大三,等毕业以后我可以多打几份工,你需要多少尽管说,只要能报仇,我一定会努力赚钱的……”

    “打住。”

    听他这么一说,凌云起也收起了笑容。刚才简清和说了,自从他父母去世后,奶奶便成了他的合法监护人,一直照顾他直到成年。

    后来奶奶病逝,十八岁的他顺利考入大学,靠着奖学金和平日里的勤工俭学自给自足。

    想到卡里的钱是对方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攒下的学费跟生活费,凌云起只觉得老脸火辣辣的。

    “看你能幸存下来,料想那蛇妖也没什么大本事。真要是条千年大妖,你早就被它一口吞了,哪能蹦跶到现在?猎杀这样的妖兽,倒也算不上费力,只是寻找线索需要花些功夫罢了。”

    凌云起将银行卡推还给简清和,笑道:“你替赵婧垫付的医药费就算定金了,剩下的钱,就从你工资里扣好了。我也不会乘人之危,你还是学生,没了收入来源也不合适。我说过雇你来打工,那就会付你钱。这样,以后每解决一桩案件,事成之后我八你二。如果表现特别突出,那就加钱,如何?”

    “没问题。”

    “行,那就这样吧。你赶快吃,这么好的东西可别糟蹋了。吃完我带你回事务所熟悉一下环境,明天开始正式入职咯。”凌云起双手交叉,托着下巴道。

    “好。”简清和微微一怔,随后扬起嘴角,朝他笑了笑,低头认认真真吃起了早餐。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白驹过隙,转瞬即逝。生命短暂,还是要珍惜才好。明明正是恣意烂漫的年纪,却偏要愁容满面,活的如此压抑。”凌云起自言自语道:“笑一笑,多好,这才像个年轻人,有朝气,有活力。”

    早餐过后,凌云起便领着简清和,回到了事务所。这家所谓的“事务所”其实并不算正规,它所处的地点位于一片即将拆迁的老楼二层,通过一楼的门洞进来,沿着楼梯上行,靠右手边第一间便是。凌云起以极低的价格租下了一间面积莫约百平的民居,再改造成了现在的模样。

    “请进。”

    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冲身后的对方笑了笑。简清和轻声道了谢,进屋后习惯性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进门便是客厅,两组有些老旧的皮沙发面对面摆放着,中间还有一个不大的玻璃茶几。正对着茶几的北面是凌云起的办公桌,桌上凌乱不堪,堆放着许多材料和档案,还有一包开封吃了一半的薯片。

    另一侧则是一排档案柜,里面存放了不少事件记录。此时清晨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洒在客厅内,将屋内照的格外亮堂。

    凌云起引着对方进了屋,方才发现沙发上还有几只自己没来得及收起来的脏袜子。他着急忙慌的将那些袜子塞入口袋,随后招呼简清和道:“不好意思,你先坐,等我把里面收拾一下,很快就来!”

    “没关系。”简清和并不介意这些,神情中也未曾流露过丝毫的嫌弃,这样办公环境比他想象的阴森画面要好了不知道多少。

    凌云起推开了右手边的门,那是他的卧室。而卧室旁边,还有一扇可以推开的隔断门。

    待他进入屋内以后,简清和也独自一人在客厅内转悠了起来。

    他看到客厅左手边,也就是凌云起卧室的正对面有一条走廊,走廊两侧各有两个房间,其中还有一间厨房。厨房里厨具一应俱全,还有台冰箱。

    再往里走,便是卫生间和两个关着门的屋子,因为涉及到他人的**,简清和并没有深究,而是原路返回走到了客厅。此时,凌云起也收拾完了房间,从卧室里退了出来。

    “怎么样?工作环境还行吧?”

    看到对方从走廊那头出来,凌云起介绍道:“走廊这头是厨房、洗手间还有仓库。至于另一边,如你所见,便是我的卧室。鉴于现在里面有些惨不忍睹,就不带你参观了哈。”

    他说完后,又指着之前的隔断门对他说道:“这里面是莫奇休息的地方,那家伙不爱化人,平时都是猫形态,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有什么尴尬的。”

    “挺好的。”简清和顿了顿,继续说道:“请问我需要做些什么?工作时间具体是什么时候?因为我还在读书,有时候学校里有课,可能要请假……”

    “这个好说,你就负责帮我整理档案,网上打打广告,找客源呗。至于上班时间嘛,就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好了,有事来不了提前说,底薪的话,因为你刚来实习,先开五百块,三个月转正以后再加,你看可以吗?”

    “黑心老板,现在这年头就是扫大街,待遇都比这里好多了。”简清和还没来得及应答,一道黑色的身影便兀自从窗外跃进了屋内。

    依旧是黑猫的外表,在进入屋内后,莫奇便毫不犹豫的跳到了简清和怀中。它盯着凌云起,开口道:“就开这么点钱,还不如放人家回便利店打工。是有多想不开,才会为了五百块让人家放弃自己干得好好的工作来你这家破事务所?”

    “你……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凌云起被气的够呛。

    “我说的不对吗?现在是2019年,拜托你去看看北新市最低工资标准。人家虽然是打工,但是你就给这么点钱,我刚刚在外面听了都替你脸红。”莫奇白了对方一眼道。

    “狗东西。”凌云起直接提着黑猫的后颈肉,将她拎了起来。

    他压低声音,咬着牙小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现在都穷的揭不开锅了,现在加上这小孩,别说开工资,房东那边我都欠了两个月租金了。你不帮我就算了,怎么还让我下不了台呢?”

    “我不是狗。”莫奇挣脱了他的钳制,又跳回了沙发上:“穷不是你剥削人家的理由,多接几个案子,不就来钱了吗?”

    “白眼狼,你绝对是白眼狼。这才见了人家几次,胳膊肘都拐到大腿根去了。怕不是再过一阵子,你这死丫头都要忘了我是谁了。”凌云起只觉得脑门直突突,竟是被莫奇怼的找不到理由反驳。

    “我只是看不下去,说了些实话罢了。”莫奇趴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没关系,我最近不缺钱。再说了,现在是暑期,可能还好点,等开学以后,我就得频繁的请假了。薪资方面我没什么意见,转正以后可以再谈待遇的。”另一边,简清和反而主动开了口。

    “听到没有,人家小简这觉悟,多高!”凌云起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不少,他洋洋得意的靠在沙发边,对莫奇说道:“再说了,我这也是帮他寻找杀害父母的凶手,少给的钱就当是他付的委托费了。这要换别人,估计不但不会开工资,还会狮子大开口,再问他要一大笔钱呢。”

    “呵,除了你还有谁能干出那种缺德事。”莫奇不屑道。

    “嘿你个死丫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

    凌云起跟莫奇一人一猫在屋里展开了追逐战,简清和望着他们,淡淡的笑了笑。他转过头,看到门口挂着的“有间事务所”的招牌后,眼神也变得愈发坚定了起来。@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