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三章 午夜上山(感谢梦瑶十万赏!)
    赵璐萱是一名培训机构的美术老师,一向喜欢去古镇写生。因此,她也同意了徐成的提议,跟公司请了为期一周的年假。

    “我上网查过,这个村子本来条件很落后。但十几年前受到了政府的扶持,这才开始发展旅游业。南昆山风景很好,民宿内还有温泉,很多结婚度蜜月的夫妻都会去旅游。”徐成说道。

    二人辗转之下,终于如期到达了云水村。正如网上攻略所说的那样,那里空气清新,风景宜人,当地的村民对外来游客的到来也十分热情。

    村里有一家很大的民宿,叫作听云,民宿坐落于山脚下地势最高的一处陡坡之上,可以俯瞰全村的风景。那里内设有三十多间客房,设施齐全,精工巧妙,完全不输城市里的五星级酒店。

    他和女友对这趟旅行非常满意,并且约好了今年有空再来玩一次。而不知不觉间,五天就这么过去了。

    “最后一天晚上,我跟女友回民宿收拾行李,本来还好好的,但是聊着聊着,我们的话题又回到了婚房上面。我们越吵越凶,最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当时我心情很不好,直接摔门离开了民宿。”

    徐成说,那个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这里不比城市,到了晚上还很热闹。村民们早已歇下,挨家挨户都关着灯,商户也早就打烊了。

    整个村里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任何动静。而自己心烦意乱的走了很久,不知不觉间,他便走到了村口。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不远处的月光下,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

    徐成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那些人和自己一样,是从村子里走出来的。看他们的打扮,都是当地的村民,一共有五人。在为首一名打着手电筒的人的带领下,那些人正朝着南昆山所在的方向前进。

    这么晚了,他们竟然要上山?

    好奇之余,徐成没有做声,而是躲在了树后。

    为首的一人穿着一身黑色斗篷,面容也被遮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长相;至于他身后的四人,则抬着一口暗红色的大箱子。他们沿着小路朝山里走去,整个过程中都安静异常,连一点交流声都没有。

    看着五人渐渐消失的身影,徐成只觉得后背一冷,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先前的烦闷早已烟消云散,徐成望着那漆黑的树林,鬼使神差之下,他竟也抬起脚偷偷跟了过去。他想看看,那些人大半夜上山,究竟要做些什么。

    那五个人走的并不是自己一行人白天登山游玩的路线,而是另一条偏僻的小径。

    入夜,山中弥漫着飘忽不定的迷雾,却出奇地静谧,与白日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比。

    山中狭窄的老参道弯弯曲曲,月亮被涌来的黑云遮盖,只有斑驳稀疏的光线透过树木的枝叶照在地上,而山风在林中呼曳,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

    因为对山里的地形并不熟悉,有好几次徐成都差点将人跟丢。再加上到了深夜,山里一片漆黑,道路崎岖,他跌跌撞撞的走了一路,被树枝倒刺剐蹭了不少伤口,险些想要放弃了。

    但不知为何,越跟着那几个人,徐成心里就越发紧张。一种感觉告诉他,在那前方的林子里,似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尽管心里已经非常害怕了,但他还是咬着牙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那些人对这条路非常熟悉,月光下,他们抬着箱子,除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外,依旧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传来。刚开始他们走的很快,不过箱子里的东西似乎并不轻,逐渐的,这些人的速度就放慢了下来。

    跟着他们走了接近一个多小时,徐成逐渐开始感觉有些体力不支。他扶着树不断喘着粗气,擦了擦鬓角的汗水,犹豫着是否要放弃。然而当他抬起头后,却忽然发现前方的手电筒光消失了。

    徐成心里一惊,以为自己把人跟丢了。等他快步追上去的时候,才发现前面有一片灌木丛。

    他猫着腰摸上前一看,这才发现拨开灌木丛后,有一大片开阔的空地。而那空地的正前方,则是断崖——

    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跟着他们来到了山顶。

    “那断崖边上有瀑布,瀑布下是个水潭。看到那个地方,我还是有些印象的。因为前几天,我跟女友在附近玩过漂流。那瀑布周围很危险,当地人也警告过我们不要靠近,所以当时我很奇怪,这些人大晚上爬到山顶的瀑布边上,究竟要做什么?”

    徐成说,他看见那些村民放下了箱子,继而双手合十,口中不断重复着一些话语。因为瀑布声音很大,自己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但那怪异的举动,更是加重了他心中的疑虑。夜晚的山上温度很低,山风呼啸着从耳边吹过,仿佛有人在自己身后低语。

    徐成惊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恐惧顺着他的脊髓不断向上蔓延直至大脑皮层,在身体感到寒冷的同时,心里也愈发毛骨悚然了起来——

    那些人的行为看上去似乎在参拜着什么,表情虔诚且狂热。

    就在徐成感到越来越诡异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是让他差点喊了出来。

    “他们打开了红色的箱子,然后……然后从里面抬出了两个年轻女人!”

    因为离得很远,当时他也无法确定那两个女人的死活。但见二人一动不动任人摆布的模样,加上对方深夜奇怪的举动,徐成心中一紧,第一反应便是他们杀了人,半夜上山毁尸灭迹。

    若是这个时候自己冲上去,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斗不过这五个壮汉,说不定,还会被杀人灭口。

    “因为当时走的匆忙,没来得及拿手机,我也无法报警求救。”徐成说这,再次抱着脑袋,语调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徐先生,你没……”简清和习惯性想关心一下对方,却被凌云起不动声色的拦住了。

    此时徐成的瞳孔微微收缩,眼球表面遍布的红血丝也比之前更多了。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语调也颤抖的厉害:“有个男人从箱子里取出了一个密封的桶,将桶里的东西浇在了那两个女人身体上。而那里装的不是别的,是血!满满一大桶血!”

    即便当时距离对方所在的位置很远,徐成都闻到了空气里强烈的腥臭味道。而更恐怖的是,那两个女人也并没有死去。

    大概是鲜血的味道太过强烈,其中一名女人忽然苏醒了。徐成见她身体动了动,竟然很快坐起了身。在看到周围的人以及身上粘稠的黑血后,这个可怜的女人直接吓得尖叫了起来。然而这里是山顶,四周人迹罕至,又有瀑布的声音掩盖,女人的呼嚎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她站起身,跌跌撞撞的想要逃走,却被另外两个男人钳制住,推到了悬崖边。

    “你们要做什么?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了……”

    女人凄惨的叫声犹在耳畔,徐成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

    那几个村民对她的哀求无动于衷,他们如同一尊尊雕像般屹立在原地,麻木脸上连一丝愧疚都未曾出现,他们看待女人的眼神,就如同看待即将挨宰的牲口一般。@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