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五章 洛天虞(感谢未知幻想万赏!)
    凌云起说完后,扭头望向了一旁的徐成,对他说道:“你的委托我们接下了。如今距离你女友失踪只过去了一天,我想那些村民应该暂时不会动她。不过时间紧迫,还是要尽早把人救出来才行。”

    “拜托你们了,一定要帮我找回璐萱!”徐成激动地站起了身。

    “先付定金。”凌云起扣了扣桌子,面无表情。

    “好,好好……”徐成如同落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毫不怀疑的将希望寄托在了面前这名青年的身上。他立刻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推到了凌云起面前:“密码是478652,这里有一万元,不够我还能去提。”

    “够了。”凌云起接过卡,而徐成刚想开口询问对方什么时候出发,就在这时,他却忽然感觉头脑昏沉,紧接着,便眼前一黑,身子一软,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莫奇眼中的金光转瞬即逝,她跳到了沙发旁,幻化成了人类的形态,随后将手覆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凌云起将银行卡塞进自己的口袋,转身进屋找了条薄毯子丢在了徐成身上,一边把弄着手机,一边说道:“这家伙身上到处都是伤,趁这段时间,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们不在的时候,事务所就交给你了。”

    莫奇轻轻点了点头,紧接着,凌云起又望向了简清和:“时间不早了,你也别忙活了。今晚回家收拾一下,早些休息。我订了明天早上八点的车票,到时候车站见。”

    “那我先回去了。”简清和收拾了一下,跟他打了个招呼后,便离开了事务所。

    莫奇看着门口的方向,喃喃开了口:“真的要带上他吗?这一次的案子,恐怕比之前危险多了。他这样特殊的体质,难免不会被妖物惦记上。”

    “小简这人平时虽然好说话,但骨子里却是很倔的。”凌云起伸着懒腰,漫不经心道:“他之所以愿意来咱们这里打工,不就是为了调查关于杀害自己父母妖物的线索吗?自从他来了这里以后,每天都在认认真真的寻找案件,你忍心撂下他吗。”

    莫奇低头,沉默了两秒:“那你一定要保护好清和,别让他受伤。”

    “你不说我也知道啦,你看你,以前外出除祟的时候,也没见这么关心过我。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凌云起揉了揉她的脑袋,随后拉着呵欠,走回了房间。

    客厅灯灭,一切归于沉寂。夜已深,有人酣睡,亦有人辗转难眠。

    翌日,简清和按照凌云起约定的时间,准时来到了火车站门口。云水村位于南昆山山脚,尽管离北新市并不算远,但也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而且下了火车,还要辗转长途客运大巴,一路折腾过去也要花费不少时间。

    四处环顾不见凌云起,简清和给他发了消息,随后便走进了一家早餐店,打算先买些食物路上吃。然而当他点完餐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个熟悉的身影。

    还是那身一成不变的黑色运动装,凌云起不管到哪,都喜欢穿着这套衣服,哪怕是炎热的夏季。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凌云起的对面,还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那人年纪看上去莫约三十多岁,他穿着一身整洁的浅灰色西装,雪白的衬衣领子挺括,配有一条银色领带。

    他长得很好看,留着一头微微卷曲的长发,而那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睛。这样气质干练,一举一动都透露着优雅的人,不管出现在哪里,都会让人忍不住多瞧上几眼。

    此时,他正面带笑容的和凌云起说着什么,当男人的目光不经意的扫到简清和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

    “小简,你来啦!”凌云起顺着对方的目光回过头,看到了简清和后,当即招呼他过来坐:“抱歉啊,刚才谈事情忘了看手机了。正好,我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呢。”

    “没事。”简清和放下餐盘,看着对面那名穿着西服的男子,小声询问凌云起:“老板,这位是……”

    “哦哦,忘了给你介绍了。他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老洛。”凌云起一边吃着包子,不以为意的说道。

    而那名男子礼貌的笑了笑,接着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洛天虞,北新市异兽情报局副局长。你叫清和是吧,阿凌已经跟我说过你的事情了。”

    “您好。”

    简清和伸出手回应了对方,二人落座后,洛天虞的目光依旧没有从简清和身上挪开。他的眉眼弯弯的,脸上似乎无时无刻不带着笑意,但他的目光从人身上扫过的时候,却总能感觉他在探查着什么,那双眼睛,似乎可以看透一切。

    虽然知道对方没有恶意,可被人一直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还是有些不自在。简清和只觉得双颊微微发烫,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本就不擅长与人交流,更何况洛天虞的身份如此特殊。此时的他双手置于膝前,腰杆撑的笔挺,乖巧的像个听课的学生。

    凌云起端起豆浆喝了一大口,方才注意到简清和的局促,随即开口道:“你老这样色眯眯盯着人家做什么?小简,别理他,赶紧吃,一会儿就要检票了。”

    “瞧你这话说的。”洛天虞笑着摸了摸鼻尖,继而开口道:“在此之前,我也从未听说有人类可以不受灵系妖兽的影响,无法被抹除修改记忆的情况。今天第一次见,忍不住多打量了一番,如果给你造成了困扰,那这里先跟你说声抱歉。”

    “没关系的。”简清和微微点了点头。

    “有关你的遭遇,刚刚我们还在谈这个事情。”洛天虞说道:“我回去翻查过记录,但不幸的是,关于当年车祸的案宗以及一切资料都已经被销毁了。”

    “怎么会这样?”简清和有些意外。

    “这件事说来话长。”洛天虞敛去笑容,正色道:“十五年前主要负责这件案子的不是别人,正是秦泽局长。不光如此,我还查到,当年和这起案件有关的几个调查员,在之后的几个月内纷纷离奇死亡,关于车祸案,竟是没有一个知情者幸存于世。”

    他说完后,简清和整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凌云起一改先前懒散的模样,也难得认真了起来:“秦泽?那家伙不是莫名其妙的失踪很久了吗?当年他消失后,北新市情报局里的案宗也悉数被毁。当时这个事情闹得很大,把上面那些老东西们都惊动了。怎么,你突然提到了他?”

    凌云起话锋一转,眼神也沉了下来:“不对,没记错的话,秦泽失踪的时候……”

    正好是十五年前,也正是简清和父母遇害的那一年。@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