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七章 梦魇(感谢快乐风男的好朋友劫万赏!)
    “所以说,如果研究会真的在背地里搞那些试验,那么秦泽的存在,就是他们最大的阻碍。”

    凌云起沉声道:“假设当年研究会要对秦泽下手,正好赶上他外出调查清和一家的案子的时间。他们谋害了秦泽,顺手销毁了大部分档案,重创了情报局,并且伪造了他叛逃的假象。在铲除了这么一个棘手的人后,如今才能肆无忌惮的开展他们的计划。”

    “他们这么做,无非是忌惮妖族的实力。口口声声说着什么平等共存,还不是想把我们尽数歼灭。”洛天虞无奈道。

    凌云起冷笑:“这些人类可真有野心。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没变过。”简清和见他眼底戾气颇重,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

    “不过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最近,研究所那边的动静不小,全国各地发生了好几起妖兽作祟案,一切蛛丝马迹都指向了那边,交流会最近也开始注意到他们了。”

    洛天虞咬牙道:“总而言之,这件事我会继续查下去。如果真的是他们害死了秦局长,就算拼上我这条命,我也一定要那些人付出代价!”

    “老洛,冷静些。秦泽他,说不定还没有死。”凌云起看着简清和,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我都能感觉的到,清和身上散发着与他人不同的气息。这样的香饽饽,若是无人守护,是决计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你的意思是……”洛天虞眉头一紧,忽然一把抓住了简清和的胳膊,闭目凝神,表情很是严肃。

    “稍安勿躁。”凌云起拍了拍简清和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一些。

    过了几秒,洛天虞猛地睁开眼,脸上也流露出了惊喜之色:“秦局他,曾经在清和身上设下了封印?”

    “是的。”凌云起点了点头。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就在前几天,他在简清和身上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秘密。而这,也是他今天把洛天虞叫出来的主要原因。

    若非那天对方受伤,流出的鲜血气味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否则在平日里,只要不是近距离接触,是很难察觉到简清和的特殊的。

    “恐怕正是因为秦泽设法隐匿了清和身上的气息,他才能平安的长大,不受妖物侵袭。而据我所知,这样的咒术,若是施法之人早已遇害,也维持不了多久。可如今十五年过去了,压制他的封印虽然已经减弱了些许,但依旧还在。这也足以证明,秦泽他还活着!”

    凌云起说完后,洛天虞的脸上也再次绽放出了神采。

    “现在情况我也清楚了,既然情报局里的人不能完全信任,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直接找我就行。当然,钱还是要给的啊。”凌云起话锋一转,笑的颇为狡黠。

    “报酬都好说。听莫奇说,现在你事务所扩张,又招了新的助理,手头肯定也比以前更紧俏了。”得知秦泽极有可能幸存的消息后,洛天虞也不由为之振奋了起来。

    “那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两边都能获取最大的利益不是?说正经的啊,那件事我还是要请你继续帮忙,虽然有些困难……”

    “我明白,这本来就是我们分内的工作。只不过因为两边斗争的关系,影响到了其他人。”凌云起还没说完,便被洛天虞打断了。

    他转头看着简清和,微笑道:“关于当年杀害你父母的独眼蛇妖的线索,我一定会尽力帮你寻找的。届时一旦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麻烦您了。”简清和闻言,连忙道谢。

    “应该的,难得见云起和其他人这么聊得来。他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他说着,抬手看了看表,径直站起了身。

    “好了,时间不早了,那我也不打扰你们了。这次的案件较为特殊,我已经派了信得过的调查员去协助你们。到时候,他会主动联系你们,配合你们一起行动。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朝二人打了招呼后,洛天虞便匆匆离开了。

    “慢走。”

    简清和安静的目送着他走出餐厅,心里还在思考着关于之前的事情,却忽然被凌云起的一声:“张嘴,啊——”打断了。

    “你这孩子,怎么不爱吃饭呢。看你这瘦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当老板的剥削压榨你呢。”

    将最后一个包子塞到了对方嘴里,凌云起擦了擦手。

    简清和愣愣的将包子从嘴里拿了出来,咬了一口,又犹豫了几秒,随后问道:“秦泽局长,真的在我身上设下了封印吗?”

    “是啊。”凌云起一边吃,一边说道:“设下封印之人的道行极高,而且也不知道他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或是通过什么法器,才能将封印设的如此精妙。若不是我反复试探了许久,也无法确定它的存在。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如今这世上也没几个人,秦泽便是其一。不过你放心,封印本身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若不是有它压制着,可能你在遇到我们之前,就被其他妖兽循着香味找到并且吃掉了。”

    “我知道。”简清和看着自己的双手,目光很是迷茫:“可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果封印解除的话,又会怎么样?其实,当初那只蛇妖,就是单纯冲着我来的对吗?如果不是我,我的父母或许……”

    面对他的疑惑,凌云起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摸了摸简清和的脑袋,打断了他:“好了,你也别乱想了。那妖兽破坏规矩在先,食人作祟,又与你有何干系呢?总之,这一系列事件背后的真相错综复杂,远不是我们现在能弄明白的。老洛这人办事还算靠谱,相信他就完事了。马上检票了,走吧。”

    “嗯。”简清和再也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背起包,跟他一同离开了早餐店。

    这个时间段正值暑期旅游旺季,火车上的人并不算少。

    将行李塞好落座,列车启动后,凌云起注意到,简清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沉郁。他时不时看着窗外以及四周的座位,尽管言行举止还是一如既往的拘谨,但少年眼底的新奇却是隐藏不住的。

    一直以来,清和给人的印象都是他有着超越本身年龄的成熟,可如今这个样子,却多了一份原本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天真。

    慈父心理作祟,凌云起不禁感到有些好笑的问道:“你没坐过火车吗?”

    “以前去城里走亲戚,奶奶带我坐过两次。不过那时候跟现在这个是没法比的,科技进步的真快啊。”简清和认真的研究着座位旁的按钮,那钻研的模样令凌云起感觉有些心酸。

    他看着对方,开口道:“来,咱们换个座位,你靠着窗。”

    见简清和有些迟疑,他笑道:“我缺觉,一会儿就直接睡了,坐哪都一样。”

    “那好。”简清和点了点头,和他交换了位置。

    “按着这个,可以调节座位。你看自己怎么舒服怎么弄。”

    在替对方调整座位的时候,简清和始终盯着窗外,夏日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一扫先前的阴霾,那双眼睛也显得愈发神采飞扬。

    “还真是个孩子。”凌云起笑着摇了摇头,带上了运动衫上的连衣帽,双手抱臂躺了下来。他将帽檐拉低,对这一旁道:“我先睡啦,快到之前喊我。”

    说罢,凌云起打了个呵欠,闭上了双眼。

    列车轰鸣,耳边的声响很快便化作一阵呼啸的疾风。

    风里夹杂着刀枪剑戟的碰撞声,还有无数凄惨的哭嚎如惊雷般在耳边炸响。

    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喧闹的废墟之上,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心口像有什么填着,压着,箍着,紧紧地连气也不能喘。

    耳朵里嗡地一声低鸣,凌云起只觉得全身仿佛微尘似地炸裂散开,意识游离在黑暗之中,无论如何挣扎,都感应不到其他人的存在。

    等他睁开眼,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屠戮还在继续。空气中布满了血的味道,脚下的土地也早已被染成了一片暗红。鲜血在自己的脚下流淌,渐渐汇聚成一条血河,染红了整片江海。整个世界仿佛在颤抖,山崩地裂,海沸江翻。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面前化为乌有。他们的眼中皆是不可置信的震惊,似乎有话想说,但在下一秒,却纷纷肢体崩裂,躯干在一道道银光下支离破碎。

    沾满鲜血的手,锋利的牙齿,迫不及待地将那一具具身体撕碎。

    暗红色的血顺着刀身流淌,而那散发着森然冷光的刀身上,却赫然映照着一双猩红的眼睛。

    在杀戮的人,是自己。

    脑中早已失去了理性,他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利刃,失控似的去满足自己杀戮的**。

    停下……快停下……

    凌云起的胸口激烈的起伏着,呼吸也愈发粗重。

    “背信弃义,投靠人族。连自己的手足同胞都不放过,天帝为何要护着他?”

    “他早就背叛了我们,他为人族效力!”

    “他是叛徒!”

    “杀了他,杀了他!”

    凌云起痛苦的抱着头,脑海翻转昏旋,耳边不断回响那些愤怒的呼喊和幽灵之音,面前站着一圈圈如尘烟般的膝胧鬼影。

    “不是的,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我没有!!!!”他发疯似的挥舞着双臂,想要将那些鬼影驱逐,然而换来的,却只有众人无情的嘲笑和讥讽。

    “我呸,什么堂堂四凶神之首?此等妖邪不得不除!”

    “你的双手沾满了同族的鲜血,你还有什么颜面面对其他族人!”

    鬼影们的笑声越来越大,形象也越来越清晰。凌云起分明看见,他们一个个浑身鲜血,眼睛的位置上只剩下两个黑漆漆的血洞。

    伴随着那骇人的笑声,一行血泪顺着他们的眼角留下,每一个人哭着,笑着,朝他走来,叫嚣着要他偿命。

    “啊啊!!!!!”

    当他再次睁开眼,黑暗与冤魂都已经悉数散去。

    原来,自己又做了那个梦。@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