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九章 抵达云水村(感谢草莓味咕咕鸡万赏!)
    一路上,那个叫卫崇明的家伙身边始终围绕着不少女孩,因此,凌云起也一直找不到机会与他交流有关南昆山水怪的事情。

    “到底是来泡妞,还是查案的?我就没见过他这样不着调的人,老洛行不行啊,介绍这么个玩意儿来配合我们工作。”凌云起小声抱怨道。

    一旁的简清和看着手里的书,听着身后传来的欢声笑语,不禁开口道:“确实,在我的认知里,调查员应该是一个低调的职业,存在感越低越好。可他的出现,无论在哪,都太过于引人注目了。”

    “可不是么,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恨不得所有人都注意到自己。”凌云起瞥了一眼身后跟女孩子们侃侃而谈的卫崇明,对他说道:“我看到了地方以后,咱们还是继续装作不认识他比较好。让他一个人去骚,最好把其他人的注意全都吸引过去,这样我们行动起来也方便些。你觉得呢?”

    “都听你的。”简清和并没有异议,对他而言,凌云起是这方面的专家,自己作为一个助理,只要跟着他一起行动,争取不拖后腿就好。他将手里的书合上塞进包内,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眼睛,对一旁的凌云起说道:“老板,路途颠簸,我有些累了。大概还有两个小时才到目的地,所以我想先休息一下,养足精神。”

    “你不用跟我请示啊,累了就睡吧。”

    “路上不会有事吧?如果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喊我。”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工作,简清和似乎有些紧张。

    “没事,休息吧。”

    这一刻,凌云起的虚荣心可以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直以来,他都是单枪匹马作战,即便是查案,也都是他自己行动。如今,身边多了个言听计从的小跟班,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爽。

    两个小时过的很快,沿途大巴内的氛围也还算不错,车子驶进深山后,旅客们的注意力便被周围的美景所吸引了。道路一旁幽深的峡谷之中,升腾着氤氲的山气,山腰盘旋的栈道,如缕缕飘带一般,精致而婉约地绘成了一副山水画卷。

    远处群山相连,一座座山高耸入云,好似一条盘伏着沉眠的巨龙。

    凌云起侧过头,透过窗户望向了外面。他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锋芒,透过那几缕乳白色的雾,在一座尤为高耸,被雾霭环绕的山顶之上,他隐约看到了一抹不寻常的黑色气息。

    “看来是只大妖呢,两天前留下的妖气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散去。”

    卫崇明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他双手撑在二人头顶的座椅靠背上,看着下方睡着的简清和,对凌云起笑了笑:“听洛局说,你请了个人类当助手?”

    “是又如何?”凌云起头也不抬的看着窗外,似乎并不想搭理对方。

    “你确定要带着这位小朋友一起参加这么危险的行动吗?”卫崇明弯着腰,将脑袋探的很低,几乎都快贴到简清和的头顶了。

    他一边打量着对方,忍不住咋舌:“他闻起来好香啊。那个村子危机四伏,不好好看着的话,当心他被别的妖从你眼皮子底下抓走哦。”

    “滚一边去。”凌云起一只手抓着卫崇明的脑袋,将他推离了简清和周围。

    “别这么暴躁啊,我这不是好心提醒你吗!”卫崇明一边整理着发型,瞥了一眼对方道:“你也看到了,雾灵湖里的那东西并非寻常妖兽,而那云水村里也暗藏玄机。这深山不比都市,是妖邪之物最佳的栖息之所,像他这样的香饽饽主动送上门,只怕不是被那些伪装成村民的妖兽盯上,当做最好的贡品献祭,就是被它们私下哄抢着吃干净了。”

    “你拿我当摆设吗?我敢带他来,自然有信心护得住他。倒是你,下车以后离我们远一些,没什么必要就别联系了。”

    “可是洛局说让我暗中协助你们调查……”

    “你家洛局也说了是暗中,瞧瞧你这骚包劲,走到哪都是焦点。”

    “你……”

    “你什么你,穿的跟个花孔雀似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去参加选秀节目的。咱不是一个路子的,我也不习惯跟别人合作,你有多远走多远。”凌云起说完后,便摆出了一副闭目养神的姿态。

    听完他说完后,卫崇明反而笑了笑,也不知道有没有没把凌云起的话放在心里,乐呵呵的坐回了原位。

    而另一边,简清和不知什么时候睡醒了,他背过身靠着窗,怔怔的盯着外面绿色的林海发呆。

    他并非没听到刚才卫崇明对凌云起说的话。卫崇明说的并不错,在这次任务里,自己确实帮不上什么忙,相反地,还会成为凌云起的累赘。

    他知道自己要跟来有些不自量力,但在徐成的描述中,雾灵湖里的那只妖,极有可能是一条巨蛇。

    为了追查杀害父母的凶手,了解更多关于蛇族的事情,简清和执意要参加这次的调查任务。虽然凌云起什么都没说,可自己的确会给他添麻烦。

    一想到这里,简清和的心情愈发复杂了起来。

    大巴在山脚下的村口停了下来,一车的游客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收拾好了行李便纷纷下了车。

    “小简,醒醒,咱们到地方了。”凌云起站起身,将二人的背包从架子上拿了下来,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简清和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朝他们微笑摆手的卫崇明。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便被凌云起制止了:“这家伙吊儿郎当的,看起来比我还不靠谱,不必理他,我们先去找地方落脚。”

    从车上下来以后,凌云起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这深山的空气远比城市清新的多,村庄的南面被连绵的群山所包围,半山腰有着一层层绿色的梯田,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锃亮的光芒,也将整座山堆砌的如同一座宝塔。

    山脚下的百余户的人家都笼罩在绿色的台阶下,远远望去,白墙灰瓦,绿树成荫,炊烟袅袅,还有小溪环绕村子而过。

    山林与云海,梯台与乡舍,夯土与青瓦,无需多余装饰,便能展现出乡村独有的美感。而山间一户户承载着地道山民生活的百年老宅,却并未在建设与发展中被破坏,依旧保留着最原始的古朴。

    不得不说,这云水村的环境确实很优美。可这样看似世外桃源的美景之下,却隐藏着暗流汹涌的危机。

    二人并没有在村子里闲逛,而是根据徐成先前描述的位置,直奔那家有问题的民宿。经过层叠交错的农田,沿着小路向前行走,莫约半小时后,凌云起抬头,指着不远处山坡上一幢风格与周围农户截然不同的庞大建筑,开口道:“就是那里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山脚下那灰青色的暗影里,有一座巨大的古宅。走近一看,宅子四周的夯土老房子早已被拆除,原始地块呈台阶状,一路延伸至坡顶。宅子两侧有一片茂密的竹林,多节的竹根从墙垣间垂下,民宿大门敞开,竹门边有一块造型古怪的石像,乍一看仿佛一位凝神闭目的僧人,可细细看去,却又不像了。

    沿着台阶拾级而上,他们来到了门口。石头上用隶书刻着两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正是“听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