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一章 上山(感谢阿布两万赏!)
    “言归正传,鱼只是普通的河鱼,之所以会受到怨气的侵染,原因很简单:它们生存的环境本身有很大的问题。如今看来,这鱼八成是从雾灵湖里捞出来的。”

    凌云起走到窗边,看着远处村口熙熙攘攘的游客:“难怪会选在这里,每天都有这么多新鲜的食物送上门,定期随便从里面挑几个,完全不用发愁。”

    “你说雾灵湖里有怨气,而怨气的形成条件又那么严苛。可那些人在昏迷的时候被他们从瀑布上方抛入潭中,不是早就溺死了吗?”简清和蹙眉。

    凌云起看着他,神色平静:“有一种植物,叫做沙棠。”

    山海经有记载,其状如棠,黄华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

    这种果实的功效便是避水,人如果吃了它,就能漂浮于水面而不沉。所以徐成目睹的场景也并非偶然,两个女孩在被献祭之前,已经服下了沙棠。

    “就像人类追求食物品质的新鲜一样,妖兽亦是如此。也就是说,所有祭品在被那怪物吃掉的时候,都是活着的。因为活着,所以当他们被撕咬、吞噬的时候,才会在疼痛与恐惧的催生下,产生怨气。”凌云起的话如同锋利的尖锥,狠狠刺在了简清和的心头。

    “蔬菜和肉类倒没什么问题,但这里的河鲜,就不要吃了。怨气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虽然这一点点还不足以致命,但时间久了,人的健康也会遭到蚕食,甚至影响寿命。”

    凌云起见他一脸担忧,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至于这里的村民,在来的路上我仔细观察过,他们的生活用水大多来源于村子附近的河流,因此受到的影响相对小一些。但雾灵湖毕竟是源头,长此以往,要是一直这么放任下去,这村子里的人迟早会受到怨气的侵染。”

    说完,他将那两碗汤倒进了马桶,又坐回了桌前,继续吃起了其他食物:“这家民宿里必定还隐藏着其他秘密,我也没想到,那些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既然这样,下午咱们先去山上瞧瞧吧。我倒要见识一下,那里究竟还有什么其他古怪。”

    “嗯。”简清和本就不算饿,听凌云起说完后,更是没了胃口。他象征性的吃了几口蔬菜,随后就再也没有动筷子了。

    吃完午饭,二人简单带了些东西,便离开了民宿,朝着南昆山出发了。白天上山的游客很多,还有不少冲着当地特色去的。

    凌云起跟简清和随着其他游客来到了景点附近,二人并没有参加漂流活动,而是在沿岸附近转悠了一圈。

    将裤腿撩起,凌云起走到了一处水势较低的河滩边缘,伸出手在水里拨撩了一番。

    当然,他的这一举动和附近烧烤、玩水的游客看起来没什么区别,因此也不会太引人注意。他站了莫约十多分钟,方才发现水中有一缕若有若无的黑色气息飘过,但很快便消失了。这转瞬即逝的变化并没有逃过他的注意,确定了妖气的方向后,他这才象征性的划了两下水,随后走回了岸边。

    “找到了吗?”简清和将鞋子递给他,询问道。

    “嗯,大概是西边。”凌云起指着远处的峡谷,对他说道:“这玩意狡猾得很,根据徐成的描述,那可是个大家伙,平日里不活动的时候,一定隐匿在什么地方休眠呢。从地形情况来看,我想,在那个地方……”

    “这么巧,又遇到了啊!”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戏谑的男声,依旧是一身花里胡哨的打扮,卫崇明双手插兜,吹着泡泡糖,朝二人走了过来。

    凌云起只觉得太阳穴生疼,他强忍着骂人的冲动,白了对方一眼:“我不是说了吗,人多的时候离我们远点。”

    “别这么凶啊,吃不吃烧烤?那边几个团友很热情的邀请我呢,来这么棒的地方不享受一下岂不是可惜……有话好好说别动手,我开玩笑的。”

    卫崇明话说到一半,见凌云起攥着拳头,一副要揍上来的模样,终于转移了话题。

    他躲到简清和身后,快速的说道:“你们追查的那只妖,很有可能藏在西边深山里一处隐秘的洞**。那洞没有入口,寻常人也进不去,但是洞里有个深潭,连接着雾灵湖,它就是通过那里自由进出而不被发现的。”

    “你怎么知道的?”凌云起半信半疑道:“你不是风系妖兽吗?应该不擅长涉水吧。”

    “哇,你怎么知道的?”卫崇明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在自己的身上闻了闻:“不对啊,我没有动用妖力,不可能被发现啊。你……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我们洛局说的?”

    见对方一脸震惊,凌云起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打量着对方,摇了摇头道:“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猜到了。这身骚包的打扮跟名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重明鸟。”

    “重明鸟?”在来到有间事务所打工的这段时间,简清和也没少翻阅跟妖兽有关的典故。重明鸟,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鸟。它有着绚烂鲜艳的羽毛,外形美丽,鸣声如凤,因为双目各有两个眼珠的缘故,所以叫作重明。因为它的气力很大,能够搏逐猛兽,辟除妖物等灾害,因此在民间也很受欢迎,是一种瑞兽。

    “这都被你猜到了,很聪明呀。”无视了对方的吐槽,卫崇明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解释道:“这名字是我母亲起的,虽然她只是个普通人类,但她告诉我,重明鸟是瑞兽,而我继承的,是我们族最尊贵的血统,因此我也要引以为豪,捍卫我们的种族。卫崇明,这名字不是很棒吗……”

    “你是a级衍生者?”这一次,凌云起也感到有些惊讶了。

    简清和想起之前对方给自己解释过的:所谓a级衍生者,指的便是拥有人类与妖族血统的半妖。

    因为有人类血统的缘故,他们的实力也远比同族要弱不少;再加上人妖两族关系紧张的缘故,这样特殊身份的妖,也经常饱受同族的歧视与排挤。

    “对啊,别看我只有一半的血统,但也不比其他人弱。上古时期,我们先辈也曾参加过戮神一役,并且侥幸活了下来。而我的父亲,则是重明一族的首领,身上流的是最纯正的血脉。”

    卫崇明说道:“到了父亲这辈,族中长老当然是对他寄予希望,可是父亲却在一次偶然中邂逅了我的母亲,并且对她一见钟情。”

    “那后来呢?”简清和有些好奇。

    “父亲不顾他人的阻止,和母亲在一起了。我出生以后,那些族人便对他们展开了讨伐,说要杀了母亲以及我这个玷污了血统的杂种。”

    卫崇明毫不在意的笑着说道:“母亲连夜带着我逃走,至于父亲,则被抓了回去。后来听说他们逼着父亲娶了别的女人,至于我母亲嘛,我也不记得她去世多久了。毕竟,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看不出来,还是个可怜人。”

    凌云起的口气比之前好了不少,而对方却咧着嘴笑道:“还好吧,这些事早就过去了。母亲带着我颠沛流离,后来遇到了洛局。他给了我们稳定的住所,不过没多久,母亲还是因为思念成疾去世了。自那以后,洛局便把我带回了东皇一族,也就是现在的情报局。这百年以来,父亲那边对我不闻不问。我想,他可能早就以为我已经死了吧。”

    卫崇明笑道:“不过说起来,我那个死鬼老爸,按现代的法律来说,他不是犯了重婚罪?希望有生之年可别让我遇到他,否则我一定把他的鸟毛拔光。”@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