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三章 传说(感谢无炎世万赏!)
    “哦?还有这种传统?那我也来两个。”凌云起不动声色的付了钱,追问道:“你刚刚提到的传说,又是什么呢?”

    “嗨,都是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故事了。”

    老板接过钱,解释道:“相传千百年前,有只妖怪闯入了村里吃人作恶,屠戮四方生灵。后来,不知道是谁发现那妖畏惧灯火,又专挑妇孺下手,便出了个主意,让大家在晚上点起火光,人人佩戴着凶煞的面具,家家户户挂着灯笼,这才将那妖驱逐了村子。从那以后,便有了这提灯节一说了。”

    “原来如此。”凌云起心中了然,也将面具戴在了脸上:“关于那个传说,还有更详细的故事吗?”

    老板想了想,乐呵呵的说道:“有啊,传说那妖怪并没有离开,而是躲在了南昆山上,时不时在四周作恶,毁坏庄稼,咬死家畜,以此报复。而它的这一举动,也令村民们苦不堪言。后来为了村庄的安定,大家便会定期上山举行祭祀仪式,献上贡品,这才彻底平息了那只妖怪怒火。因此,每当那山上电闪雷鸣,雾灵湖上卷起巨浪的时候,大家就说,是那妖怪出没了。但是这妖灵智极高,众人又怕这样的说法触怒了它,久而久之,村民们也就换了称呼,叫它山神大人。”

    “来的时候我也听人说过,曾经有不少游客都目睹过南昆山的异象。山神……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怪存在?”凌云起喃喃说道。

    老板听他说完后,却忽然笑了:“怎么可能啊!我这么说也就图一乐,现在谁还信这些神神鬼鬼的玩意儿啊。这里是山区,天气不好,打雷下雨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倒也是,不过还挺好玩的。”凌云起将灯笼塞到了简清和手中,轻松道:“走吧,再逛逛看有什么新鲜的小玩意儿。”

    “慢走啊。”

    二人离开了那家摊位,临走时,简清和忍不住回过了头。只见刚才那名中年老板依旧笑盈盈的朝他们挥着手,橘红色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老板眯着眼睛,咧着嘴,露出了一口森然白牙。而那原本和善的笑容看上去,也多了一份诡异。

    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简清和刚想对凌云起说些什么,对方的注意却又被路边一家卖零食果干的铺子吸引了。

    “老板,给我称点炒货!”凌云起随手抓起一把瓜子,边吃边选,乐不思蜀。

    而简清和站在一旁,这时忽然发现摊主的脚边趴着一只乖巧的白狗,他心生欢喜,不禁摘下面具,弯腰抚摸起了那白狗的脑袋。

    白狗蹭了蹭他的手心,欢快的摆着尾巴,回应着他的爱抚。

    “小哥,尝尝我们当地的特色,不好吃不要钱。”

    此时,一双粗糙的手忽然伸到了简清和面前,他抬起头,看到一名满脸笑容的中年男子,正是这个摊位的摊主。

    男人手中的布上放着几颗颜色鲜红的果干,果干表面覆盖着一层白色的糖霜,看上去颇为诱人。

    摊主热情的伸出手,对他说道:“试试嘛,味道很好的。”

    “谢谢。”简清和礼貌的朝他点了点头,接过了对方给的食物。他刚准备尝尝味道,却被一旁的凌云起看到了:“这是什么好东西,让我吃点!”

    “给你。”简清和没有多想,转而将果脯递给了对方,凌云起也不客气,他一把抓起那些果干,直接将它们塞入了口中,一颗都没给简清和留下。

    “这个好吃!”他嚼了几口,鼓着腮帮子,不禁眼前一亮,转头追问道:“老板,这是什么水果做的啊?还有吗,我想买点儿!”

    “就是山上的野果,谁也不知道名字。我们就叫它山樱桃。”摊主笑道:“不过可惜,今天的份早就卖完啦。”

    “好吧,那就这些。”凌云起面露遗憾,付了钱后,二人又在街上转悠了一番。此时已是晚上十点,云水村的村民作息非常规律,不少商铺已经纷纷打烊,游客们早已尽兴,先前人潮涌动,热闹非凡的巷子,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见天色不早,二人也不再逗留,而是打算先回民宿。

    夜空中悬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寻常的农户人家早已熄灯。夜晚的云水村不同于白天,整个村庄笼罩在雪白的月光下,空气中散发着青草的香味,气温下降,变得凉爽了起来。远处的群山几乎与整片漆黑的夜空融为一体,仿佛世界都陷入了沉睡。

    回去的路上,简清和打着灯笼,替凌云起照着脚下的路。后者则捧着一袋糖炒栗子,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吃的不亦乐乎。晚风吹过,将稻田里的作物吹的哗哗作响,四周的田野里蛙叫蝉鸣此起彼伏,二人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过沉默,心照不宣的享受着乡村特有的安宁。

    也不知道凌云起的胃究竟是什么做的,连简清和都记不清他究竟吃了多少东西。总之,等快到民宿的时候,先前在村子里买的所有零食都已经被他消灭干净了。

    回到房间,凌云起关上门,走到窗边伸了个懒腰。他推开了窗户,一边吹着风,一边心满意足的说道:“我先去洗澡,一会儿就早点休息吧。”

    “好的。”简清和收拾着床铺,而凌云起走进浴室,只用了大概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他便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随后,简清和也收拾了衣服毛巾,再次进入了浴室洗漱。

    只不过当他洗完后,卧室的灯已经被凌云起关上了。

    黑暗中,对方盖着被子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简清和怕惊扰了他,也没有开灯,而是蹑手蹑脚的摸回了自己的床边,掀开被子后安静的躺下了。

    卧室内一片漆黑,安静的除了两个人的呼吸声以外,只有浴室内“嘀嗒”“嘀嗒”的水声。

    夜色降临,惨淡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了酒店的房间内。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窗外的树叶被吹的沙沙作响。几道扭曲的黑影透过门缝,出现在了地面上。与此同时,卧室外的门发出了“吱呀”的声响,紧接着,缓缓打开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