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四章 祭品(感谢剑妖天命万赏!)
    凌云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味,周围的温度极低,他从冰冷的地上坐起身,只觉得头重脚轻,身体也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你醒啦?”

    身边传来了一个有些轻浮的声音,凌云起拍了拍脑袋,让自己的精神集中一些,随口应和道:“妈的,那群家伙怎么下手没轻没重的,用这么大剂量的迷药,想弄死人吗。”

    “可不是嘛,业务也太不熟练了吧。得亏中招的是咱俩,这要换作你身边那位小朋友,早就一命呜呼了。”

    卫崇明口气虽然轻松,但实际上也并不好过。毕竟要让敌人相信,就必须卸去防御。不过代价就是,他们将那些迷药尽数吸入体内,导致身体有些不舒服。

    因此,他站起来的时候,腿脚还是有些趔趄。

    此时他身上穿着简清和的衣服,因为房间里光线昏暗,加上二人身形相仿的缘故,绑架他们的人也没有发现任何蹊跷。

    而早在他们动手之前,凌云起就察觉到了自己已经被人盯上的事情:之前,在走进那条美食街后没多久,他便感觉不对劲了起来。一路上,凌云起都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直到他们离开卖灯笼面具的商铺,来到了一家零食铺子门口。

    那卖果脯的摊主请他们吃的也不是什么山樱桃,正是传说中可以避水奇果的沙棠。至于他摊位旁养的宠物,相传,在祭祀山神时,必须杀白狗用来传达人间的愿望。

    如此看来,对方便是被徐成目睹的上山的村民之一了。

    至此,凌云起心里清楚,那些人已经盯上自己跟简清和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联系了卫崇明,在回到民宿后,让他偷偷跟简清和交换了身份。

    至于真正的简清和,应该已经按照自己的叮嘱,在他们被带走之后,找个机会伺机逃脱了。

    等眼睛能微微适应黑暗后,凌云起这才看到了不远处存放着的果蔬生鲜。原来,在被那些人迷晕后,他们被暂时关在了民宿酒店后厨的仓库里。

    仓库墙壁的墙壁材质是不锈钢,厚度约在十五厘米左右。因为是存放食物的地方,这里的温度莫约在六七度,不过幸运的是,他很快便在门边发现了两件工作人员穿着的棉衣,二人裹上外套后,才觉得暖和了不少。

    “话说回来,你们两个运气真好啊,第一晚就中奖了。”卫崇明尝试着打开仓库门,发现已经被人从外面锁上后,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不是正好吗,直接被抓来,也省的我们调查了。”凌云起盘着腿,气定神闲的坐在了地上。

    那些迷晕他们的都只是普通人,从进村到现在,他也没见到其他妖。既然对手只是人类,那就更不必担心了。

    其实想要逃离仓库,对二人来说并不是难事。之所以不动手,也是想着能顺水推舟救出徐成的女友,降服妖兽,并且抓出幕后真正的凶手。

    卫崇明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如今他们要做的,只是等待而已。等那些村民带着他们和其他受害者上山,再实行先前的计划,案子便也能顺利解决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二人在仓库里等了许久,对于卫崇明来说,这简直是一种煎熬。

    眼下闲着也是无聊,他搓着手,坐在了凌云起身边,笑嘻嘻的问道:“哎,之前就听我们老大提过你不少次,你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不记得了,两千多年前吧。”凌云起随口答道。

    “那你怎么没跟他一起进情报局啊?以你俩的交情,混个组长妥妥的没问题啊。”卫崇明顿时来了兴趣,要知道修为在千年以上的妖族,实力都是非常强劲的。

    “没意思,束手束脚的,不如当个自由人。”凌云起心中估算着时间也不算早了,可那些绑架他们的人,至今还未现身。

    而另一边,卫崇明还在津津有味的八卦着他和洛天虞的事情,见对方不搭理自己了,他挠了挠头,碎碎念道:“你说这些村民也是,怎么放着那么多水灵灵的妹子不要,怎么偏偏就相中了你们。”

    “谁知道了,大概是看爷长得帅吧。”凌云起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具体又说不上来。此时,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应着卫崇明,脑海里却在快速思考着先前发生的事情。

    “拉倒吧,我不比你帅吗?哎,说不定人家是看你身边那个小朋友长的白白净净很好吃的样子,才会选他。你只是顺带的而已……”

    卫崇明话音刚落,凌云起猛地一个激灵,从地上站了起来。

    或许,卫崇明说的不错。

    那些人的目标其实并不是自己,而是简清和!

    凌云起自手中幻化出长刀,寒光一闪,便直接劈开了仓库的大门。

    不明所以的卫崇明跟着他一起冲了出来,二人离开仓库,冲到了漆黑一片的后厨。此时这里空空如也,竟是见不到任何人的身影。

    眼尖的卫崇明注意到了一扇被货架挡住的暗门,而当他们挪开阻挡物,破门而入后,看到的竟然是一名昏迷不醒的年轻女子。凌云起上前,将女子抱出了房间,并确认了她的身份。

    这个女人,正是徐成失踪的女友赵璐萱。此时她面色惨白,双唇紧抿,几乎毫无血色,对二人的呼唤也没有任何反应。

    “没事,这姑娘只是昏过去了。”卫崇明探了探她的鼻息,凑近身轻嗅了片刻,有些奇怪的说道:“不对啊,她没有服用过沙棠。”

    脑袋里的弦在瞬间绷断,凌云起只觉得大脑瓮声作响,思路也在瞬间清晰了起来。之前自己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原来在这里……

    “该死,我们上当了!”

    凌云起猛地起身,冲出了后厨来到了前院,握着银刀跃上了屋顶。在看到某个方向后,他深黑的眼瞳猛地紧缩,呼吸也为之一滞。

    远处,滚滚乌云排山倒海般地涌至南昆山山顶,几乎遮住了半边天。天顶上汇聚着成片的乌云,一道道闪电如同紫蛇般在云里游动。伴随着一声惊天般的炸雷,狂风卷起,搅乱了山顶上的松林。豆大的雨点淅淅沥沥砸在他的身上,暴雨如同天河决堤一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怎么会这样?”

    卫崇明冲到了院子里,看见远方天空中的异象后,只觉得手脚冰冷——祭祀仪式,再次开始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