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七章 失控
    “求求你们不要杀他……”

    简清和的声音沙哑的如同废旧的风箱,每说出一个字,肺部便要承受着被挤压的痛苦。他的肋骨已经被男人踢断,全身还有多处骨折。大量的鲜血混合着雨水,从他的脸上滑落,在说话之时,他已是有出气无进气,若不是刀疤男被同伴及时制止,恐怕他早已一命呜呼。

    “要不是上头有指令,我早就把你跟他一起丢下去了。”

    刀疤男嫌恶的将他丢在一旁,擦了擦自己被鲜血弄脏的手。

    而另一边,那名寡言少语的少年却忽然回过头,望着简清和,平静的开了口:“我与你素昧平生,为何要这样不惜一切代价救一个陌生人?”

    “不为什么……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很宝贵的……”简清和趴在地上,断断续续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后,少年眼神微动,冰冷的面容上也出现了一丝动容。他点了点头,轻声对简清和说了一声谢谢。然而紧接着,一双手忽然发力,重重地推向了他的后背。少年猝不及防,身体朝前倾倒,直勾勾的摔下了悬崖。

    灯笼店老板冷笑着转过了身,离开了崖边。

    “不!!!”

    简清和猛地一个激灵睁开了眼,他费劲的爬到了悬崖边,探下头时,看到的却是湖面上掀起了一滩涟漪,至于刚才的少年,已经消失了。

    莫约过了几秒,那漆黑的水底,骤然出现了一双猩红色的眼睛。

    一瞬间,童年时期的遭遇再次浮现在简清和的脑海中。父母逐渐变得冰冷的身体,阴冷黑暗的环境,还有那只凝视着自己的眼睛……

    身体在抽搐,嗓子里一片腥甜。他觉得有万千斤压在他胸口,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爆裂了,碎断了。简清和无声的张大了嘴,想要呐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

    “嗒”

    有一滴血混合着眼泪,落在了湖水之中。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为首的黑衣男子声音毫无感情,他背着手,对刀疤男等人说道:“带上这小子,准备撤离。”

    其他几人点了点头,刀疤男踢了踢简清和,见他面如死灰的趴在地上,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刀疤男力气奇大,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将简清和从地上提了起来,扛在了自己的肩头。

    眼看着雨势越来越大,几人也顾不上收拾,在黑衣男的指挥下打算迅速离开。然而就在此时,他们却忽然感觉,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震颤了起来。

    紧接着,头顶的月光似乎被什么东西给遮挡住了,伴随着地震,一道无比庞大的黑影忽然出现在众人的脚下。

    黑衣男稳住身形,他转过身,看清背后悬崖边的场景后,顿时大惊失色:

    伴随着惊涛涌动,随着水柱升腾,那蛰伏在水下的怪物竟是直接从湖底竖立起身,现出了原形。

    简清和艰难的抬起头,这才真正看清,原来,那怪物竟是一条身长近百丈的黑蛟!

    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黑暗中,妖物那双血睛中的两道竖瞳散发着妖异的红色火焰,黑色的鳞片包裹着它的身躯,当这条黑蛟从湖中现身之际,四周的温度也猛地下降,强烈的妖气弥漫在山林之中,周围的草树结满了白霜,而脚下浸满雨水的土地也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迅速凝结,很快便化为一层冰面,冻住了几人的双腿。

    黑蛟呼出一口气,舐舔着森白整齐的獠牙,径直朝着简清和所在的地方袭了过来。

    黑衣男咬破指腹,他的鲜血滴落在脚下,如同熔浆般瞬间融化了脚边的冰面。

    恢复了行动力后,黑衣男奔向了刀疤男,一把提住了简清和的后襟,同时左手发力,推向了刀疤男的右肩。而后者猝不及防的瞪大了眼睛,因为惯性,他的身体猛的后仰。

    被分开的瞬间,简清和看到了刀疤男身后出现了一张布满森白獠牙的血盆大口。

    “咔啦”

    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大量腥臭的鲜血夹杂着雨水飞溅到了众人的脸上。

    冰面上还残留着一双腿脚,然而他膝盖以上的部分,却已经被那黑蛟咬碎,吞入腹中。

    这是简清和第一次见到妖物食人的场面。

    他只觉得两眼发黑,耳朵里嗡地一声,无限的恐惧,加上黑暗、静寂和乍醒过来的幻觉,使他浑身上下的所有细胞都在发抖。

    至于另外几人,甚至还没来得及脱身,便尽数被妖物吞噬殆尽。仅仅是不到一分钟的功夫,悬崖之上便只剩下了简清和与黑衣男二人。

    他们附近的地面上,到处散落着残肢血肉,阴冷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血腥气息,黑衣男擦了擦溅到脸上的鲜血,从怀中摸出了一只通体泛黑的陶埙,迅速吹奏了起来。

    然而黑蛟的动作并未就此停止,它再次张开口,扭动着身躯朝二人袭来。

    “该死,怎么会不起作用?”

    黑衣男并未料到这样的情况,他下意识地闪身避开了袭击,却赫然发现,黑蛟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那名人类少年。

    简清和匍匐在地,俨然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气。他怔怔的看着那满口獠牙即将刺穿自己的身体,意识也愈发昏沉。

    就要死了吗……

    “清和!!!”

    此时,一声沉雄长喝由远及近,在空旷的山林之中骤然响起。

    黑衣男惊疑之际,只见一道银色的锋芒夹杂着红光赤焰,自远处上空二来,顿时化为熊熊烈焰,倏地将那黑蛟包围,令其无法动弹。

    滂沱大雨被那火焰灼烧,瞬间化为蒸腾的雾气。白雾之中,银光乍现,黑色的身影如流星盘旋,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昏迷的简清和身前。

    黑衣男从怀中摸出三张由鲜血绘制的符箓,快速甩向了那名不速之客。

    尽管自己也不清楚那寒水玄蛟为何会失控暴走,但它毕竟是研究所早期的试验品,本身也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因素。

    眼下其他事情都不重要,自己的任务自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带回这个叫简清和的少年。而所有阻碍自己任务的人,都必须死。

    刀光凌厉,划似虹弯,那三张符还没碰触到对方的身体,便被瞬间斩落,化为缕缕黑烟消散。

    “血诅术?”

    凌云起侧身,在看到黑衣男手中的陶埙后,顿时眼中凶光乍现,脖颈处的青丝血纹也如同急速生长的藤蔓,逐渐攀延至他的面部。

    他攥紧了手中的长刀,亦步亦趋的走向了黑衣男,一身狂暴杀气席卷至凌云起周身上下,他哑着嗓子,一字一句沉声道:“你是巫族的人。”

    黑衣男抬起头,对上了凌云起的眼睛。他的心头莫名一颤,刹那间,黑衣男只觉得周遭的时间仿佛都静止了,青年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而面对他时,自己如临深渊,心口像有什么填着,压着,箍着,紧紧地连气也不能喘。

    青年那双深邃而充满危险的双眼正直直盯着自己,黑衣男能感觉到,他似乎很不得将自己立刻撕碎,那强烈杀意与深渊般绝望的气场——是滔天的愤怒与仇恨!

    凌云起脚下生风,提着刀便朝黑衣男子冲了过去。电光火石之间,便已经接近对方的左右。他跃至半空,擎海潮幻影身移,刀光星散如斗落,眼看着就要砍向黑衣男的头颅。

    自己绝不是青年的对手,若是再不离开,必定会被他杀死的。

    至于那名少年……

    黑衣男心有不甘的咬了咬牙,拉开了袖子。黑袍之下,他的胳膊上布满了道道暗红色伤疤,那些疤痕如同蜈蚣般丑陋狰狞,黑衣男用指甲刺破了皮肤,生生将左臂抓的血肉模糊。

    大量鲜血顺着他的手臂落在了地上,紧接着,他的身体便被一阵黑雾所包裹,当凌云起的刀落下之际,空地上已经没有了黑衣男的身影。唯独刀下碎成渣的陶埙可以证明,刚才这里确实有个活生生的人。@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