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九章 终章
    阳光照在脸上,有些微微刺眼。

    呼吸器上弥漫着白色的水雾,简清和睁开眼,看到的是一扇打开的窗户。微风轻轻吹起纱帘,柔和的光线撒在屋内,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气息。

    身上似乎有多处骨折,哪怕稍微动动胳膊,都觉得酸痛难忍。唯一可以勉强移动的,只有脖子以上而已。因为卧床已久的缘故,简清和感到有些不舒服。

    他轻轻转动了一下脑袋,却忽然听到身后的门口边,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

    还没有来得及回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凌云起夹杂着哭腔的声音便传进了自己的耳边。

    “呜呜呜呜清和啊,你可算醒了!你把我吓坏了,我以为你要死了……”

    凌云起丢下了手中的暖水壶,飞扑到了简清和的床边,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你知道吗,你昏迷了足足七天了!那些医师都说你伤势太重,要是当时再晚到几分钟,就真的救不回来了……”

    事实上,那天晚上简清和在那山上停留了太久,身体还遭到了大量妖气的侵蚀。尽管洛天虞安排的医师已经替他拔去了体内的祟气,但却依旧无法保证对方能否成功苏醒。

    “是吗。”简清和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再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凌云起见他总算脱离了危险,也舒了一口气:“睡了这么长时间,你肯定饿坏了吧。现在你身体虚弱,我叫他们给你准备些白粥。”

    “谢谢。”简清和心事重重的回应了自己,而凌云起注意到,他的目光看上去有些呆滞,似乎还在牵挂着什么。

    于是,他便主动开口说道:“虺是一种生活在水中的毒蛇,经过修炼,五百年可化为蛟。不过,雾灵湖的那只妖兽不是蛟,虽然看上去块头大了些,但实力却不怎么样,已经被卫崇明跟他的搭档解决了。”

    “事后,老洛他们从那玩意儿的残骸里提炼出了不止两种妖兽的基因,而它也不是变异者。也就是说……那玩意极有可能是uma研究所通过实验,杂交创造出来的怪物,和杀害你父母的蛇妖没什么关系。至于徐成和他的女友也没事了,老洛让人消除了他们的记忆。云水村以及那家民宿的事情,他也已经派人去调查了。”

    “原来如此。”简清和点了点头,却依旧没什么精神。

    凌云起抓了抓头,叹了口气:“可惜,还是放走了一条漏网之鱼。要是能抓住那家伙,说不定……”

    他说着,床下的右手猛地攥紧,眼神也变得阴沉了不少。

    但一想到简清和在,凌云起深呼吸了一口气,扯出了一个笑容,以轻松的口吻说道:“没事,反正下次遇到我,他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抱歉。”简清和眨了眨眼睛,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我真的很没用,不仅帮不上忙,还给你们制造了很多麻烦。”

    “说什么呢,是我太大意了,才会害你被抓。如果没有救下你,别说莫奇不放过我了,我自己也会后悔一生的。”凌云起安慰他道:“一直以来,你做的都很棒。从今往后,跟着我多多见识历练,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独当一面的强者的。相信自己,绝对没问题的!”

    “嗯。”简清和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那个孩子……

    如果自己当时再努力一点,再多争取一些时间,或许,他可以成功逃脱了。

    “清和,你到底怎么了?”

    凌云起发现,对方在醒来后状态就一直很不对劲。他不知道在自己到来之前,那山顶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以他对简清和的了解,这孩子性格坚韧,从来不会轻易让心底的情绪流露在脸上,无论何时,他总是带着笑容,笑着告诉自己不必担心。

    可如今,自己分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无限的悲伤。

    凌云起刚想询问简清和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屋外传来的敲门声直接打断了他的思绪。

    洛天虞怀中捧着一束鲜花,提着果篮站在了门外,而他的身后,还跟着浑身上下裹满纱布,穿着白色病服,一瘸一拐跟进来的卫崇明。

    “听人通知说清和醒了,我们立刻就赶过来了。”洛天虞将鲜花插在了床头的花瓶里,笑着对床上的简清和说道:“这次你表现的非常好,是崇明的工作出现了失误,害你受伤了。”

    “没有,是我自己不够谨慎。”简清和回应道。

    “先前因为你还在昏迷中,治疗师怕你承受不住,不敢贸然使用妖力,只能先替你进行了除祟。如今既然已经醒了,稍后我便会让人过来进行医治。这几天,你就在这里好好养病,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医院里全都是我们的人。”洛天虞说道。

    “你心里有数就好。清和的伤,你也有一大半责任,医药费营养费什么的,都不能少!”凌云起从篮子里随后拿了个苹果,在衣服上擦了擦,便大摇大摆啃了起来。

    他斜眼注意到了洛天虞身后打着石膏的卫崇明,忽然笑出了声:“喂,你这家伙怎么搞的,医师没给你治疗么?”

    洛天虞手下的医师可不是普通的人类医生,和莫奇一样,在灵系妖兽中,还有一部分妖族拥有着特殊的治愈能力。

    不同于人类,妖都有着健壮的体魄以及强悍的恢复能力。而通过治愈系妖兽的治疗,它们在战斗中所受的伤也能轻松痊愈。

    “这是惩罚。”卫崇明瘪着嘴,碎碎念道:“洛局说我没有保护好清和,只要他不醒,我也得这样陪着一起遭罪。”

    洛天虞闻言,笑着望向了他:“怎么,你还有意见吗?”

    “没、没有。都怪江城那个王八蛋,要不是他掉链子,老子也不会这么惨。结果最后他什么事没有,反而是我……”卫崇明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闭上了嘴。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有些忌惮道:“差点忘了,最近这家伙总是往医院跑。要是被他抓到我背后说他坏话,指不定又得动手削我。”

    而另一边,洛天虞看了看手机,对众人说道:“你们先聊,我有点事情,一会儿再来。”

    目送着他离开病房,卫崇明这才舒了口气。他凑到了病床边,拉开椅子坐下后询问简清和道:“怎么样,你好点了吗?”

    “他才刚醒,让他休息一下,别老烦他。”

    凌云起见简清和闭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于是便拉着他走到了窗边。

    他随手拔了根香蕉,递到卫崇明手中,压低声音道:“我跟你道歉,之前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

    卫崇明嘿嘿一笑,剥开香蕉皮,咬了一口:“没事,我能理解你。再说了,当时我以为这孩子已经……还想着阻拦你来着,差点铸成大错。”

    想到这里,他指着病床道:“我还得跟清和道歉,之前不该说他累赘的。要不是他,某人说不定已经挂了。”

    “嗯?什么意思?”凌云起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