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十章 江城
    “洛局没跟你说吗?”卫崇明一脸惊异。

    凌云起摇了摇头,这一周以来,自己的心情都很差。除了守在简清和的床前,询问医师他的情况以外,他几乎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话,自然也不清楚卫崇明说的事情了。

    “这孩子救了我搭档。”

    卫崇明说道:“最近几天,江城那家伙总是莫名其妙的一趟趟往医院跑,来的比洛局还勤快。起初我以为他是因为伤了我,心中感到愧疚才会这样。可我后来才发现,这个王八蛋根本没有心!他压根就不在意我,而是奔着清和来的。最后,老子死缠烂打追问了他半天,他才告诉了我其中的缘由。”

    “哈?你是被自己搭档打成这样的?”

    “我去,你抓重点的能力是不是有问题啊!”卫崇明也不忘吐槽对方。

    他不爽的说道:“就雾灵湖里的那玩意,还不至于把爷伤成这样。爷的骨折……都是江城那家伙干的。”

    “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会被他揍成这样?”

    凌云起问完,发现卫崇明嘴角的肌肉抽搐了几下,脸色也黑的可怕。

    他随即咳嗽了两声,快速转移了话题:“那个刚刚我说什么来着?哦对,清和怎么救他的?”

    “这个嘛……说起来也是乌龙。”卫崇明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之前我不是跟你提过吗,江城的能力与水有关。他跟我一样,都不是普通妖族。只不过我是有着人类血统的衍生者,而他,则是变异者。”

    所谓变异者,指的便是像莫奇这样由不同种类妖族结合所繁衍的后代。变异者可以继承父母双方的血统,而能力也比同类种族的妖强大许多。

    “等下……我好像想起来了。江城……那家伙,难道是毒蛇?”

    此刻,凌云起猛地拍了拍额头,瞪大了眼睛:“百年前我就听说,水系能力者里出现了一个极负盛名的家伙。他的实力极为罕见,曾经凭着一己之力,在没有任何人协助的情况下击杀了三只为祸四方的千年凶兽。”

    甚至有传言说,毒蛇年纪虽轻,实力却已经不输秦泽了。各方势力都想招揽他,连交流会也派人与之接触过。但是最后,毒蛇还是选择加入了异兽情报局。

    “没错,就是他。”

    听凌云起提到江城的事迹,卫崇明的脸上还是有着隐藏不住的骄傲:“那家伙身上,可是有着最纯正的上古神兽钩蛇和旋龟的血统。”

    钩蛇,是上古妖兽之一。

    其一般生活在水中,性情凶猛好斗,有剧毒;至于旋龟,也是水系妖兽。除了本身有毒以外,还有着坚硬的外壳与防御能力。

    因此,继承了二者能力的江城除了水性极佳以外,还非常擅于用毒,迄今为止无人能出其左右。不光如此,他在近身搏斗上也有着顶尖的实力,是真正的攻守能力兼备,就连洛天虞都承认,他是天生的杀手。

    假以时日,他必定能接替秦泽的位置,成为水系能力者中最顶尖的王者。

    “等下,如果你搭档是毒蛇……他早就把那山上的所有人包括黑蛟瞬间秒杀了,怎么还会被清和救了?”凌云起听他说完后,表情更加疑惑了。

    “所以我说,这个事情很乌龙啊。本来让他出马,事情早就解决了。可偏偏在那个时候……他好巧不巧,遇上了自己的蜕皮期。”卫崇明挠了挠头。

    蛇类的蜕皮,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

    蛇越年轻,生长速度越快,蜕皮也会越来越频繁。尽管本身有着一半旋龟的血统,但每过三百年,江城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虽然在每一次蜕皮结束后,本身的实力又会出现质的飞跃,但这个过程却是充满危险的。

    “除了会消耗大量的体力、精力以外,在蜕皮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那家伙会妖力尽失,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而完全恢复则需要至少一周的时间。”卫崇明说道:“他之所以忽然失联,就是这个原因。”

    结束了蜕皮期的江城晕倒在了深山内,又不幸被研究所的人遇到,当成了迷路的游客带到了山顶,最后差点成了祭品。

    “如果不是清和拦着那些人,替他争取到了几分钟的关键时间,那家伙也不会在最后坠崖的危急时刻恢复一部分妖力。”卫崇明感慨道。

    “你说什么?”

    此时二人身后的病床上传来了简清和的声音,凌云起见他醒来,立刻冲了过去,轻轻地将他扶了起来:“你没有睡吗?”

    “没有……”简清和咳嗽了两声,焦急的询问道:“你说的江城,是那个孩子吗?”

    “噗”听了他的话,卫崇明再次表情失控,抱着肚子狂笑了起来:

    “孩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从你这个小朋友口中说出来,还是太搞笑了。那家伙跟我差不多大,都九百多岁了!哎哟不行了,逗死我了哈哈哈哈……”

    他笑的几乎快直不起腰了,见凌云起一副看脑残的表情盯着自己,卫崇明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立刻解释道:“你们想一下,令人闻风丧胆的致命杀手毒蛇,忽然变成了个小屁孩出现在你面前……恕我直言,那家伙平时总是绷着一张脸,走高冷路线,把情报局那些女孩子们迷的不行。现在看到他出糗,实在是大快人心!难怪他每次遇到蜕皮期都会消失一阵子,原来是会缩水的,哈哈哈哈。”

    “他没死啊。”简清和喃喃的说着,终于舒了一口气。而凌云起见他的表情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这才明白事情的真相。

    原来刚才清和会那么失落,是因为自责,怪自己没有救下其他无辜的人啊。

    看来是自己低估了清和,这孩子的内心远比自己想的更加坚韧、温柔。

    恢复了精神的简清和重新振作了起来,他靠在床头,开始好奇的询问卫崇明关于江城的事情。

    一提到自己的搭档,卫崇明顿时浑身来劲。

    他兴致勃勃的凑到床前,不断询问简清和那晚发生的事情。当听到对方描述的江城被推下悬崖时,他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太有画面感了。江城……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小声点,当心隔壁病房投诉。”凌云起坐在一旁,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凌云起以为是洛天虞回来了,可当他转过头,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而在看到那人的瞬间,卫崇明的笑声也戛然而止。

    站在门口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无袖背心,身形修长挺拔。他看上去二十多岁,身高莫约一米八五,古铜色皮肤,有着近乎完美的五官。

    男人的目光深邃且冷漠,眸色黯淡的像是罩着一层灰,黑如点漆的深色之中,结满了寒霜。他的唇角微微下垂,带着些许拒人千里的冷调。当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自己的时候,凌云起能清楚的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

    凌云起静静地打量着对方,而江城在进屋的同时,也注意到了病床边那个穿黑色运动服的青年。

    从他的身上,自己感应到了一股无比强大的妖力。

    二人的目光接触到的瞬间,整个屋内都陷入了奇怪的静谧之中。@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