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十一章 罪恶与杀戮
    “江……江江城,你……你怎么来了?”

    卫崇明站起身,结结巴巴的打破了沉默。

    “原来他就是你口中的搭档啊,是来看清和的吧,请进。”凌云起朝他露出了个礼貌的微笑,不动声色的将自身的妖力压制住了。在见到对方的瞬间,自己几乎是下意识地摆出了防御的姿态。

    而江城也明白对方没有恶意,他看了卫崇明一眼,一言不发的走进病房。后者像只受惊的兔子,猛地向后一跃,迅速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牵扯到了伤口,卫崇明顾不得抱怨,龇牙咧嘴的讪笑着对简清和说道:“那个,我还有点事,你们聊,不打扰了哈。”

    说完这些,他几乎是后背贴着墙,以螃蟹行走的姿势,一瘸一拐迅速逃离了现场。凌云起见他一副耗子遇到猫的表情,不免感觉有些好笑。

    对于卫崇明的一举一动,江城似乎早已见怪不怪。他朝凌云起微微点了点头,随后便走到了简清和的床边。

    这时,凌云起才注意到对方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大保温袋。他见江城将随身携带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只保温壶和小碗,工工整整的摆在了柜子上。

    那晚吸收了黑蛟的妖丹,再加上一周的修整,如今的江城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尽管相貌发生了些变化,但见到他的第一眼,简清和便认出,他确实是那晚被推下山的少年。

    “太好了,原来你还活着啊。”简清和戴着呼吸器,说起话来还是有些困难。

    而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江城的动作微微一滞,不过仅仅一瞬,他便再次恢复了先前淡漠的模样。他微微点了点头,连一句话也没说,便离开了病房。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凌云起好奇的走到床边,拧开了桌上的保温壶,这才发现里面装的竟然是一整壶香气浓郁的鸡汤。

    病房外有人敲门,洛天虞带着两名医师走进屋内,告诉他们现在可以开始给简清和进行治疗了。

    卫崇明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口,朝屋内探了探头,发现江城已经离开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既然清和已经醒了,那你便同他一起接受治疗吧。”

    洛天虞的话令他如释重负,卫崇明嬉笑着跟医师走进病房,在看到床头的鸡汤后,顿时惊得合不拢嘴:“这……这不会是江城送的吧?”

    “对啊,怎么了?难道那家伙做的东西都是黑暗料理?”凌云起想到对方制毒的能力,以为那汤有问题,刚打算走过去带走保温壶,却被卫崇明拦下了。

    他摇了摇头,眼中满是羡慕:“不是,他不光是用毒天才,在药理方面也有着极高的造诣。这汤既然是他亲手做的,里面肯定加了不少对恢复身体有益的药材。太过分了,认识这家伙几百年了,从没见他主动下过厨,我受伤的时候也没这个待遇……”

    洛天虞的表情也充满了新奇,他“咦”了一声,啧啧感慨道:“江城这孩子个性淡漠,一向不喜欢与人来往,没想到如今竟然会这么关心清和。不过,这也是件好事,希望这孩子今后能结交到更多的朋友吧。”

    洛天虞说完,看了一眼身边的凌云起:“这里就交给医师他们吧,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好。清和,你先休息,等一会儿我再来看你。”

    凌云起微笑着朝简清和摆了摆手,跟洛天虞一前一后离开了病房。

    天色渐暗,夕阳的余晖透过走廊的窗户照在地面上,仿佛一滩暗红色的血迹。

    洛天虞从怀中摸出一包香烟,熟练地叼起点上,吐出了一个烟圈:“那村子里的不少地方都被人施了咒。不过自从那晚以后,咒术便解除了,而那些村民也安然无恙,他们并不知道先前发生的任何事。”

    不同于灵系妖兽的操控能力,这种特殊的咒术可以长期操控人的意识和行为,并且很难被发现。因为它可以做到在保留宿主自主意识的同时,潜移默化的引导他们执行施咒人下达的命令。

    “如果是被妖力所控制,那些村民只会变得像行尸走肉一般失去思考能力,很容易被人识破。可是这种咒术就不一样了。”洛天虞蹙眉,神情凝重:“它可以轻易控制人的言行举止,让人为己所用。”

    “是禁咒术。”凌云起沉声道。

    “确实只有禁咒可以做到。”洛天虞点了点头:“不过据我所知,禁咒术早在几千年前便已经消失了。研究所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那晚,我遇到了巫族的人。”

    “巫族后裔?”洛天虞几乎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他后退了一步,喃喃自语:“不可能,巫族,不是早在戮神一役后没多久,因为叛变而被人族剿灭了吗?如果他真的是巫族,又怎么会替研究所那些人做事?”

    “不清楚。”凌云起攥紧了双拳,瞳孔也隐约泛处了妖异的红光:“但我确确实实见他使出了血诅术,还有那只陶埙,应该是用来操控湖里的怪物的。从一开始,我在那家民宿里看到的,应该也是巫术残留的气息。”

    “这几天,我根据你提供的消息进行了深入调查。那个建造了听云民宿的马思承,也不过是被控制的傀儡罢了。”洛天虞说道:“难怪这些年我都没办法找到更多研究所那边犯罪的证据,原来他们手下竟然有这样一号人在。”

    想到那天晚上遭遇的黑衣男子,凌云起咬紧了牙关。愤怒令他几乎克制不住体内的妖力,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呼吸也愈发粗重。

    “uma研究所——现在,它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了。”

    洛天虞注意到了他激烈起伏的情绪,拍了拍凌云起的肩膀,安慰他道:“既然他们跟巫族的人有关系,那我一定会帮你多留意的。这次的事情闹得很大,已经传到了交流会那边。前几天我听上面说,连萧煜都被惊动了。”

    “萧煜……那家伙不是都闭关近千年了吗?”

    凌云起深深呼出一口气,稳定了心神后,对洛天虞的话感到颇为意外。

    萧煜,是uma学术交流研究会的主要负责人。他的身上流着上古神兽朱雀以及神族赤帝血脉,是火系能力最强者,也是迄今为止能力最恐怖的s级衍生者。

    论其实力,恐怕整个异兽情报局和uma研究所的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更不必说,在萧煜的手下还有着六名实力深不可测的大将,每个人的修为都在千年以上。

    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这千百年来,才能稳定的维系着情报局和研究所之间的平衡。

    “是啊,有了萧煜的警告,相信这次研究所在短时间内不会有其他动作了。”洛天虞的表情并没有放松,他看着身后走廊的病房,神情严肃:“只是我没想到,他们已经盯上清和了。”

    “我会保护好他的。”凌云起推开窗,望向了天边即将下沉的夕阳。

    巫族……禁咒……

    被鲜血所染红的武器与双手,背负着叛变灭族的罪孽被放逐,一切的一切,都与巫族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

    残阳如血,映照在他的脸上,凌云起嘴唇微抿,嘴角的弧线犹如刀锋一般冰冷,眼底深处涌现出强烈的肃杀之气。@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