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六章 命案再发(三千字)
    深夜,当男人沾染着一身酒气,跌跌撞撞的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家的房门。他按下了壁灯,却发现客厅内依旧一片漆黑。

    “大概是没电了吧……真是的,又忘了缴费,一点事情都做不好!”

    男人皱着眉头脱下了西装,随手丢在了沙发上。

    他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饮料一饮而尽,在看到水槽里堆满了还没来得及清洗的脏盘子后,他不禁感到怒火中烧。

    自从有了孩子以后,妻子便辞职在家带孩子,而养家糊口的重任则全部落在了他一人的身上。为了应酬客户,他经常被灌得不省人事,可如今妻子在家,却连最基本的家务都不做。想到这里,他气冲冲的走出厨房,转而推开了卧室的门。

    床上并没有妻子的身影,凄清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了房间内。窗帘被风吹的飘起一角,隐约可以看到有个穿着轻薄吊带衫的女人正背对着自己站在阳台上。

    “何文惠,你又发什么疯!你不这么做,心里不舒服是吧!”

    男人烦躁的扯了扯领带,走向了阳台。他撩开帘子,同时依旧不忘发泄怒火:“非要给我妈打电话,让她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德行,你才开心是吗……”

    男人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而下一秒,那女人缓缓的转过了身,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她并不是自己的妻子。

    女人的脸包括浑身的皮肤惨白,几乎毫无血色。她瞪大了眼睛,面部肌肉微微抽动着,嘴角也跟着一起上扬。她的表情恨不协调,僵硬的就像是商场里的假人模特。

    “你,你是谁?”男人四周环顾着,一边后退,一边说道:“你把我老婆弄哪去了?”

    那女人却好像根本听不懂他说的话一样,那渗人的微笑始终定格在她的脸上,她迈开步子,只是向前轻轻一跃,整个人便瞬间出现在了男人的面前。

    女人踮起脚尖,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对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就那么瞪着他。男人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在对方瞳孔中的倒影。

    冷汗顺着额头不断滑落,他能感觉到对方的皮肤毫无温度,苍白,冰冷,黏腻。那种感觉,就像前两天妻子从市场上买回来,被宰杀好后放进冰箱里的牛蛙。

    “你……你到底是谁!”

    出于恐惧,男人一把推开了这个奇怪的女人。他的力气很大,直接将对方撞倒在地,后脑勺狠狠地磕在了地板上,发出了一声沉闷巨大的撞击声。

    他喘着粗气,却愕然发现那个女人一声不吭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脸上依旧带着那诡异的微笑。

    女人缓缓地站起身,走到了他的面前。不仅如此,她的笑容越来越夸张,嘴角越咧越开,最后直接露出了猩红的牙床,以及两排锋利的白色牙齿。

    ……

    凌云起叼着一片培根,悠哉的靠在椅子上,享用着面前的早餐。简清和将热好的牛奶递给对方,看着另一边空荡荡的椅子,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距离那天莫奇离开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而在这段时间里,她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甚至都不曾回来一次。最近,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流传着各式各样由暗巷命案改编的怪谈,而警方那边也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大概是出于没有救到人的自责,卫崇明对这次的案件格外上心,自从回去以后,便很少出现在事务所了。听江城说,他最近一直在城市四处搜寻,试图找到些线索,但至今为止一无所获。

    “凌大哥,你上次说过,灵比妖物好应付对吗?”简清和问道。

    “嗯,它们毕竟是由阴滞之气凝聚形成的,即便对人类会造成威胁,顶多也就是通过磁场影响他们的身体健康以及神智。”凌云起解释:

    “比如被虎妖吃掉的人,死后怨气不散,再不能踏入轮回,便会化作没有灵智的伥。他的灵魂会依附在虎妖身上,并会死心塌地地为其寻找新的猎物,变成虎妖食人的帮凶,所谓的“为虎作伥”便是这么回事。当然,这对于妖族来说,自然是不足畏惧的。不过,也有例外。例如二十四鬼中的魃,便是能造成旱灾的鬼怪;它可以杀龙吞云、行走如风。所到之处赤地千里,是个相当恐怖的东西……”

    他说着,发现简清和的眼中充满了担忧,随即话锋一转,安慰对方道:“放心,这次遇到的并不是魃那种级别的东西。莫奇那丫头还是有些本事的,每次遇到点风吹草动,她跑得比谁都快,绝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说完,凌云起喝了一口牛奶:“你也别操心了,不是说今天要回学校一趟吗,最近不太安全,吃过饭以后我送你去啊。”

    “好。”简清和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安静的吃起了早饭。

    而凌云起闲来无事,吃完后踱步到了客厅,直接躺在了沙发上,拿起手里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窗外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待简清和心里正牵挂着莫奇的安危,再次抬起头时,却发现黑猫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它亲昵的蹭了蹭简清和,随后跃至地面,恢复了少女的模样。

    “死丫头,总算回来了啊。”

    凌云起起身走到餐桌边,揉了揉她的脑袋。而对方却根本不理会自己,只是不断地朝简清和撒娇,嚷嚷着自己饿了。

    见到莫奇平安回归,简清和也松了一口气。将早饭替她准备好后,看着狼吞虎咽的莫奇,凌云起不耐烦的扣了扣桌子,催促道:“查到消息了吗,回来就知道吃!”

    “黑心老板。”

    莫奇头也不抬的吃着饭,将化妆盒推到了他的面前,含糊不清道:“找到了。”

    “是吗?人在哪?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吗?”凌云起快速追问。

    “给钱就说。”似乎是对他的态度感到很不爽,莫奇并没有回答凌云起的问题。

    “嘿,你个死丫头,现在还学会讹人了是吧?”

    “查案不需要收钱吗,有本事你自己去找啊。”

    没事就拌嘴已经是二人的日常,而简清和也早已习惯这个模式,一旁的他拿出手机,将莫奇回归的消息通知了卫崇明。当卫崇明和江城赶到事务所,莫奇正好吃完了面前的早餐。饱餐结束后,她才进入了正题。

    莫奇告诉众人,自己追踪了许久,却依旧无法锁定对方具体的位置。

    “幸运的是,这上面除了那个女人本身以外,还附着着的其他人类的气息。虽然已经很微弱了,但我还是根据气味找到了对应的人。”莫奇说道:“那是一个年轻女性,家住在永萍区。”

    “嚯,永萍区离这里可有二十多公里呢,北新市这么大,你竟然还能找到。”卫崇明仔细嗅了嗅化妆盒,不禁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而这番夸奖对莫奇很是受用,她嘴角微扬,一脸得意道:“那是,在辨别气味这一点上,咱也不输犬妖。再说了,好歹老娘在北新市扎根几百年了,对这里的一切自然了如指掌。”

    她告诉众人,自己找到了对方,通过精神操控对其进行了询问。那个女人叫王君雅,是个空姐,偶尔也会做些代购生意。而自己手中的化妆盒,正是她在不久前挂在网上卖出去的,买家也是北新市本地人,叫程雨欣。

    “朝雨小区8号楼503,就是她的住址,不过人肯定是不在了。我推测,要么就是她已经离开北新市了,要么就是用了什么方法隐匿了自身的气息。不然,肯定躲不过我的鼻子。”莫奇说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这三天老娘不眠不休的,累死了。”

    “去吧,辛苦了。”简清和揉了揉她的头。

    “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找到了线索,就先去她家看看吧。”卫崇明很是着急。

    “有点意思,我倒要见识见识,这女人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凌云起对这起案子也非常感兴趣,他跟卫崇明一拍即合,立刻起身打算前往对方的住处。而就在这时,凌云起忽然猛地拍着额头,想到了一件事:如果自己离开,那么今天清和去学校该怎么办?

    “你们去吧。”原本沉默寡言的江城忽然开了口。

    简清和也表示不必担心自己,眼下距离凶案发生已经过去三天,难保不会出现新的遇害者,必须要尽快找到那个行凶的女人。

    “那好,大家随时保持联系。”有江城在,凌云起自然是放心的。简单交代了几句后,他就被卫崇明拉出了门;而简清和也在江城的陪同下一道出了门,打算前往学校递交材料,留下莫奇一人看家。

    众人离开后,莫奇化作了黑猫的模样,懒洋洋的跳上了沙发。比起自己的房间,她更喜欢呆在这里休息。

    由于这三天来自己耗费了太多精力在搜寻线索上,如今的她急需充分的休息。莫奇舒展着身躯,就像普通家猫一样盘成一团,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客厅内,先前凌云起打开的电视还没有来得及关上,广告结束后,进入了早间新闻栏目:

    『昨夜,在我市某公寓内发生了一起谋杀案。知情人士称,自己早上出门看到楼内某户民宅大门敞开,在门口提示后无人回应,又听见屋内传来婴儿啼哭,进屋后在客厅看到大量血迹与部分残肢,遂报案。警方于早上8时30分许赶至现场,目前已封锁整栋大楼,据周围邻居称,被害者妻子何某目前下落不明,不少住户被围在封锁线外。记者看到,有搜救犬进入现场……』@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