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九章 死亡
    同样是中午,可凌云起和卫崇明这一边,天空却蒙着一层灰色。

    四周青葱的松柏间不断传来阵阵蝉鸣,从乌云的缝隙中透露出了一缕阳光,斜斜地照在一排冰凉的石碑上。

    “程雨欣之墓”五个大字径直刺入了卫崇明眼中,在看到黑白照片上那个面无表情,皮肤惨白的女人时,他更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墓碑的右侧刻着一行字:死于2019年10月9日。

    凌云起托着腮,眉头微微紧蹙:“这就是你那晚看到的女人吗。”

    “那天巷子里很黑,几乎没有任何光线,而她的脸又被头发遮挡住了……”

    卫崇明想到了那张布满血污的恐怖面容,吞了口唾沫:“不过体貌特征大致相似,并且化妆盒上的气味也能证明她的身份。”

    身后林子里的乌鸦忽然怪叫着飞上了天空,一阵阴冷的风贴着卫崇明的后颈吹过,树叶被刮的沙沙作响,仿佛有人躲在阴翳下低语。他惊魂未定的看了看身后,见林子里什么都没有,才又转过了头。

    循着莫奇提供的地址,二人找到了程雨欣居住的公寓。迎接他们的是程雨欣的母亲,至于她的父亲,始终没有露面。程母的眼睛似乎有些疾病,她说丈夫的身体向来不好,加上受到女儿去世的打击,如今一病不起,正在卧室内静养。

    看着这个沧桑可怜的女人,凌云起和卫崇明也没敢多停留,生怕谈的太多刺激到对方。在问了一些关于程雨欣的事情后,二人便迅速离开了。

    “根据她母亲的说法,程雨欣是在自驾旅行的路上不幸遭遇事故,连人带车跌落山间死亡的。因为地处偏僻,她的尸体在一个礼拜后才被人发现。”

    凌云起看着手机里的新闻消息,“她的尸体遭到了山中野兽的啃食,更可怕的是,警方鉴定结果显示,程雨欣的真正死亡时间应该是尸体被发现的一天前。也就是说……坠崖后的她只是重伤,却因为通讯设备损毁无法求救,只能被困在阴冷的山里,在绝望和饥饿中活活被折磨死的。”

    从程雨欣家里离开后,二人便先去了事发现场。

    即便是白天,那公路下方的森林也是不见天日,迷雾丛生。山里的温度异常低,四周荒无人烟,事发地附近还有一条小溪。

    此山面朝北,而北方则是阴气最盛的方位;不光如此,在五行中,水是阴阳气化的基础,也是阴气之源;再加上地处低洼,阴气尤盛。

    “虽然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我推测,此女死前被困七天,心灵和**都遭受了极大的折磨,死后怨气不散。不巧,出事的深山地形特殊,山内阴气过重,才会将其催化,成为吃人血肉作祟的食尸鬼。”

    食尸鬼,是一种执念颇深的邪祟。通常以动物尸体的的血肉或者是幼儿为食,亦会将无辜人类杀害并进行吞噬。

    卫崇明有些懊恼:“都怪我,那天被吓懵了,竟然眼睁睁让这邪祟从我面前溜走了。”

    凌云起耸肩,安抚对方:“倒也不是你的错,古时战火纷飞,到处都是饥荒瘟疫,魑魅魍魉横行。别说鬼吃人了,人吃人也是常见的。哎,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了。这邪祟虽然生前遭遇凄惨,值得同情,可死后凶残成性,对于进食这一点执念颇深。我想要是再不尽快将其诛灭,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害。”

    “现在我有点没头绪了。”卫崇明叹了口气:“在这一方面,我算不上专家,了解的不多,实在不清楚该如何锁定它的行踪。食尸鬼昼伏夜出,专门狩猎活人,虽然能力不强,但身手极为敏捷,尤其擅长隐匿。”

    “我也不太擅长应对这种东西。”

    凌云起托腮:“在这方面造诣最深的,就数交流会那群老家伙们了。不过找他们请教,估计会被念叨烦死。如此看来,只剩下一个情报最多的地方了。”

    “你是说……”卫崇明立刻反应过来凌云起提到的地方,顿时眼前一亮。可一想到情报局的规定,他又颇为苦恼:“我跟江城要是去了那里,被发现的话可就糟了。”

    “小心一点不会被发现的。再说了,以老洛的性子,被发现了,最多就是写检讨扣工资,到底是查案重要还是你的奖金重要?”

    “行吧。”卫崇明认命的点了点头:“算了,都走到这一步了,听你的!我们先回去,等江城他们回来以后商量商量,今晚就动身。”

    “这就对了嘛。”凌云起一把揽着对方的肩,一边笑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怎么会有你这样胆小的妖族,又怕猫又怕鬼的,说出去不怕丢脸吗?”

    “你懂什么,以前小时候吃不饱穿不暖,夜里睡不着闹腾的时候,母亲就经常讲恐怖故事吓我,让我早些休息。那个时候我们母子流浪在外,只能露宿破庙,晚上外面又是打雷又是刮风下雨的,给我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到现在晚上睡觉都不敢关灯。你别笑啊,换你能不怕吗?!”

    “没有没有,我这是同情你。不过话说回来,你妈收拾熊孩子的方式也真够硬核的……”

    二人有说有笑的下了山,而他们身后的墓园内,忽然吹起了一阵风。

    树后响起了沙沙的动静,黑影略过,几片黄纸如同飞舞的枯蝶,缓缓飘落在墓碑前,而树后的人影,却消失不见了。

    凌云起和卫崇明在外面调查了一整天,他们先后去了程雨欣居住的公寓、出事的盘山公路已经墓园,之后又分头去了对方生前工作的单位,找她的朋友以及同事打听了消息。

    等回到事务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八点了。

    晚餐是江城跟简清和一起做的,平日里几乎都是卫崇明上门蹭饭,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江城不喜欢热闹,之所以会破例留下,也是因为卫崇明说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讨。

    席间,二人将今天下午调查的关于程雨欣的事情进行了整理,而江城和莫奇听完后,也认同了他们的看法。

    “被山里的野兽活生生分食而死吗……难怪她现在丧失了理智,行为也与兽类无异。”莫奇快速说道:“食尸鬼是毫无理智可言的,对它来说,只有活人的血肉才足以缓解饥饿感,而撕扯猎物时对方的尖叫、痛苦和挣扎能够再次激发它内心怨念。假以时日,它吃得越多,能力也就越强。眼下距离上次的袭击已经过去三天了,我想,它应该又饿了吧……不对,说不定,它已经进行过狩猎了。”

    “事不宜迟。”凌云起放下筷子,“我们决定去洪荒情报处找其他除祟师打听消息,吃完饭立刻动身。不过那里龙蛇混杂,莫奇你就陪清和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吧。”@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