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二章 黎音
    百年前,卫崇明曾经听人提起过,在妖界,有一个很邪的除祟师,绰号叫作白煞。如非必要,最好还是别跟对方产生接触,否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时,刚加入情报局的卫崇明只觉得不解。毕竟都是妖族,无非是在妖力上存在着差异,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更何况听其他人讲,那白煞是个相貌极美的女子,关于她那些骇人听闻的传言,八成是夸大其词。

    直到有一天,情报局接到了一起棘手的任务。

    他们讨伐要的目标并非妖兽,而是一只修为近两千年的邙山鬼王。

    那邙山鬼王曾是东汉末年一名骁勇善战的将领,他生前屠敌百万,凶名卓著的霸主,死后也是威镇天下,成为了凶残暴虐的鬼王。

    尽管它在千年前被某个人族强大的术士设下封印镇压于山林之中,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封印松动,鬼王也再度复苏,危害四方。各地的除祟师接到悬赏,纷纷前往邙山,试图将其剿灭,可最终却几乎无一生还。

    眼看着鬼王接连祸害了邙山周遭的三个村庄,当时还在任的局长秦泽已经打算亲自出马了。可没过多久,那边便传来了消息:作祟的鬼王已经被一名除祟师诛杀了。更恐怖的是,那名除祟师还吸收了鬼王的怨气,将其进行了炼化,用来控制自己手中豢养的山精魑魅。而那个除祟师的名字,就叫白煞。

    听人说,那女人的体内还封印着数不清的凶物,而能凭一己之力诛杀邙山鬼王,也足以见得其修为和秦泽、洛天虞等人差不多,至少在两千年以上。

    明明身为妖族,修的却是比巫族还要邪门的邪道,擅长操控凶煞;再加上她总是喜穿一身白衣,久而久之,便有了那骇人听闻的称号。

    “哟,今天刮的什么风啊,你个死鬼总算想起来找我了。”

    此时,叫做白煞的女人朝凌云起笑了笑,那表情原本看上去很是风情,可在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后,卫崇明却再也没有任何胡思乱想的念头了。

    “嘿嘿,我这不是来了吗?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凌云起讪笑着拉开了椅子,邀请对方坐下后,又唤来陆朝瑶,点了一杯玛格丽特。而对方则满意的点了点头,坐下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根女士细烟,点燃后缓缓送进了嘴边。

    “喂,你不是说没事的吗,这家伙明明比黑名单上的那些人还要危险好吗!”

    卫崇明拉着凌云起的胳膊,凑到他身边小声地说道。

    “我记得除了莫奇那小丫头,你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怎么今天还带了两个朋友?给我介绍介绍呗。”

    另一边,白煞抖了抖烟灰,慵懒的目光却落在了卫崇明和江城的身上。

    她的态度看上去很友善,但不知为何,对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卫崇明却感觉心里发毛。连带着那对金色的瞳孔在他看来,都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他们啊,就是我最近新手的俩小助理。因为这次的委托太难搞了,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这才想着找你帮忙的。”凌云起并没有直接说出二人的真实身份,而是编造了一个借口。

    “我就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

    女人眯着眼,却忽然附身凑到了江城面前,二人的脸几乎快要贴到了一起。

    “把脸捂得这么严实作甚,让我看看你的模样。”

    她说着,涂着红色指甲油的五根纤细手指轻抚上了江城的脸,瞬间便将那黑色的口罩摘了下来。

    见此情形,卫崇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江城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面前的女人,脸上甚至看不到任何情绪波澜。白煞在见到他的面容后,又转头看向了卫崇明:“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出于忌惮,卫崇明立刻除去了脸上的遮挡物,忐忑不安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凌云起。

    “唔,果然是两个小帅哥。不错,我喜欢。”白煞摇晃着鸡尾酒杯,妩媚一笑。

    “您就是……白煞?”卫崇明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句。

    而对方既不点头,也不否认:“这个名字不好听,我不喜欢。你们可以跟阿凌一样,叫我黎音。这次你们来找我,是想打听关于西成老巷那起杀人案的事情吧。”

    “我们黎大美女果然冰雪聪明,洞察一切。”凌云起大腿一拍,彩虹屁吹的天花乱坠。

    “没错,我们怀疑作祟的是一只食尸鬼,如今距离案发已经过去三天了,要是再不剿灭它,恐怕还会有更多人遭殃。”卫崇明急切的说道。

    “食尸鬼,是以摄取活人血肉为生的一种妖,一般昼伏夜出,行踪诡秘,且吃的人越多,能力越强。”黎音说的和众人先前的推测几乎一样,卫崇明频频点头,将他跟凌云起之前查到的线索,以及二人推断的关于程雨欣的事情一一详细描述了出来。

    “其实就在昨晚,我在南城方向感应到了一抹不同寻常的煞气。”黎音说道:“我想,你们可能弄错了。”

    “什么意思?”卫崇明和凌云起几乎是异口同声。

    “虽然煞气很快就消失了,或许是那邪祟很快隐匿了自身的气息,但我依旧可以肯定:不是食尸鬼。”在此之前,卫崇明就听凌云起提过,在鉴定鬼物这一方面,无人能出黎音左右。

    如今对方直接推翻了他们的猜想,卫崇明也懵了。他没想到案件查到了这一步,又突然没了头绪。

    就在他打算继续询问黎音有何见解时,一旁的江城忽然开了口:“她说的没错。”

    江城打开了手机新闻,“今早发生的杀人案:受害者在家内遭人分尸,目前大部分残骸下落不明;至于他妻子的尸体,今天下午也被人在街心公园的湖中打捞,鉴定后表明死亡时间为昨晚十点前后。值得注意的是,目击者报案时,屋内的婴儿却安然无恙,死亡的只有夫妻二人。食尸鬼性格暴虐,毫无理智;喜食活人,尤其儿童,这里说不通。”

    “他说的没错哦。”黎音轻抚额间,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也很想帮你们一把,但是刚才我接到了新的委托,今夜便要立刻动身离开北新市。看来,一切还得靠你们自己咯。”

    说罢,她和三人道了句再会,缓缓起身。

    在路过江城身边的时候,黎音突然停下了脚步。只见她俯下身子,一只手搭在对方的肩膀,娇艳的红唇几乎都快贴到了江城的脸上。

    卫崇明见她朱唇轻启,似乎说了些什么。随后,黎音才朝他们笑了笑,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