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三章 继续调查
    “老江,他跟你说啥了?”

    目送对方离开后,卫崇明这才敢凑上前询问江城。大概是因为体内封印了凶煞的缘故,黎音给人的印象虽美,可更多的还是鬼气森森的阴郁。和她相处久了,总是觉得心头发憷。或许传闻真的没错,这个女人确实邪门,和她保持距离是最明智的选择。

    “她问我改天有没有空一起出去喝一杯。”

    江城刚说完,卫崇明便瞪大了眼睛,双手摇晃着他的肩膀:“不行不行,老江你清醒一点,那女人虽然漂亮,但是太危险了!”

    “是啊,你们可别被她的外表迷惑了。”凌云起也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她的实际年龄,可比你们两个加起来还要大,说不定你们洛局都没她老……”

    江城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二人,指着面前的咖啡:“我又不会喝酒,怎么可能去。”

    “那就好。”卫崇明长舒了一口气,替自己的搭档捏了一把汗。江城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榆木脑袋。虽然长了张颠倒众生的脸,但对于男女情爱却是一窍不通。不过这样也好,免得以后他栽在黎音手上。

    “哎,本来以为能很快破案的,现在好了,黎音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事,没有她的帮助,查不清那妖物的身份不说,现在还又多了起命案。”凌云起看着手机里的新闻,烦躁的抓了抓脑袋。

    “是啊,不行的话只能去一趟交流会了。但是想要联系那边,还得通过洛局的批示。”

    “不过那群老家伙做事磨磨唧唧的,什么时候有回应还不知道。”

    卫崇明愁苦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算了,人命关天,我去试试吧。”

    “等一下。”江城忽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刚才黎音还说,除了案发公寓以外,建议我们先去发现女尸的公园看看情况,也许会有新发现。”

    “……你怎么不早说!”凌云起跟卫崇明几乎异口同声的吐槽。

    “你们话太多了。”江城不紧不慢的喝完了咖啡,起身走向了出口。而凌云起跟卫崇明也不再耽搁,跟陆朝瑶打完招呼后,三人便匆匆离开了。

    时间已值深夜,晚上十点三十分的地铁站内,站台上也只有那么两三个乘客的身影。

    从刚才开始,张广泰就在偷偷观察那个和自己一样等末班车的女孩。

    他们在同一个科技园里上班,二人所在的公司也是一栋写字楼的不同楼层。大多数时间,自己都会在上班的路上遇到对方,搭乘同一辆班车。因为眼熟的缘故,时间久了,张广泰也慢慢注意到了她。

    女孩长得不算非常漂亮,几乎素颜朝天,但五官但却很耐看: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清澈,像小鹿一样充满灵性。

    她喜欢米黄色,大多数衣服跟外套都是这个颜色;她的性格应该很可爱,因为自己总会在她的包上看到许多毛绒玩具挂件;换的最勤快的手机壳也总是各式各样的卡通款式……

    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在上下班的路上,女孩总是低头玩着手机,或者听着音乐。有时候,张广泰还会看到她在打字的时候,嘴角扬起的微笑。她笑起来很甜,每当看到这个场景,自己的心情也跟着一起美好了起来。

    于是,他越来越关注对方,甚至到了后面,他会特意早起十五分钟,下班准时就走,为的便是可以提前赶到车站,等对方出现后,再一起上车。

    他确定,自己喜欢上了对方。尽管他多次试着鼓起勇气,想上前和她聊聊,但刚走到女孩周围,心里便又打起了退堂鼓。

    苦恼的他把这件事跟自己的好兄弟们说了以后,在大家的鼓励下,张广泰又重燃了追求对方的信心。

    两个月前,他精心准备了一个玩偶钥匙扣,守在了写字楼楼下,打算跟女孩表白。有人说他的礼物太幼稚,现在追求女生怎么会送这种东西呢,用其他朋友的话来说,哪怕你送个杨树林或者香奈儿口红,都比这玩意强。

    张广泰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非常有把握:他知道女孩并不喜欢那些化妆品。

    她背包上的玩偶是一套的,不过她并没有收集齐全。因为最后一个公仔是盲盒隐藏款,除非有极大的运气,否则非常难买。自己花了两个月,几乎跑遍了实体店,照着网上说的方法晃盒子听声音,求助店员,费了很大功夫才开到了这个公仔。

    不过到最后,公仔还是没有送到对方手里,那些反反复复酝酿已久的开场白,也全都被他咽了回去。

    因为他看到对方背着包走出来,亲昵的走到了另一个男孩身边,挽起了他的胳膊。

    原来,她有男朋友啊。

    那些路上打字时露出的笑容,不过是情侣间心照不宣的甜蜜罢了。

    那个男孩不在附近工作,大概是接她一起下班的吧。从外貌条件来看,对方确实比自己优秀得多。自那以后,张广泰便死了心,那段还没有来得及让对方知道的感情,也被他默默埋藏了起来。

    可即便如此,在地铁上偶尔遇到对方的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望向女孩。看着给男友发着消息,时不时露出和以前一样好看的笑容。张广泰想,或许就这样默默地关注着她,自己也会很满足。

    不过,就在一周前,事情似乎出现了转机。

    和所有情侣一样,甜蜜的爱情过后,矛盾争吵也无法避免。

    前两天,自己看见女孩在打完电话后,不停的流眼泪,她就那么呆呆的坐着,变得犹如失去灵魂的木偶。甚至连下车时包上的挂件掉在了脚边都浑然不知。

    她一天比一天憔悴,就连眼睛里的光也变得黯淡许多。大概是因为加了一天班,今晚,她看上去更心力交瘁了。

    或许……她的感情正在面临挫折,又说不定……她跟那个男孩分手了?

    当内心有了大致的猜测后,除了心疼,张广泰感到更多的,却是窃喜:

    或许这样,自己就可以重新接近她,安慰她,鼓励她,追求她。@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