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四章 简清和的分析
    张广泰默默地想着,悄悄拉开了背包,把上次自己跟在对方身后捡起的挂件,还有自己一直没来得及送出去的礼物拿了出来。

    他兴奋地把这些事情通过手机发到了群里,很快便收到了其他朋友的消息:

    加油,你可以的!

    抓紧机会上啊兄弟,你比那个渣男更适合她!

    对,现在人家正好是失恋期,近水楼台先得月呀。

    “嗯嗯,我现在紧张死了,求助我该跟她说什么啊,万一说错话让她更不开心了怎么办????”

    张广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女孩,飞快的打着字。

    嗡嗡嗡……

    伴随着群里的消息,手机疯狂的震动声和地铁站里列车进站的提示交织在了一起,张广泰的心跳也变得越来越快。

    不管了,直接说吧。

    想到这里,张广泰深呼吸一口气,将手机塞进了口袋,攥紧了手里的公仔钥匙扣,朝女孩走了过去。

    伴随着一阵风,漆黑的隧道那头逐渐亮起了白光,列车快要驶入站台了。

    女孩似乎并没有注意自己在靠近,她始终低着头看着手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好紧张啊,心跳越来越快了……

    大概还有三四步,自己就要来到女孩的身边了。

    “你好,我注意你很久了,请问这是你上次掉的……”

    张广泰鼓起勇气开了口。

    下一秒,大量温热的鲜血溅在了他的脸上,甚至还有一部分在刚才他说话的时候,呛进了他的喉咙。

    手中的挂件“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一次,他依旧跟上次一样,没有来得及向女孩告白。并且,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张广泰亲眼看着女孩丢下手机,在列车进站的时候,跃向了隧道。

    列车停靠站台后,很快,那些喷溅在四周地面、墙壁上的殷红,以及半个身子沾满血的张广泰引起了众人极度的恐慌。

    被在路人的尖叫中,他一屁股跌坐在地,甚至连有人走到了自己的身后,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嗡嗡……

    女孩掉在地上的手机忽然开始震动,将他从刚才的恐惧中拉了回来。

    张广泰战战兢兢的望了过去,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句话。

    “想睡你,一晚上多少钱?”

    ……

    凌云起已经愁眉不展一整天了。

    昨晚,他跟卫崇明、江城在离开酒吧后,便直奔黎音提到的街心公园。可结果并不如人意,他们并没有找到什么关于鬼物的线索。

    死者是个年轻女性,名叫何文惠,她的尸体在被警方打捞后,由家属进行了认领,目前应该还没来得及火化。

    卫崇明和江城打听到存放尸体的殡仪馆地址后,思索再三,决定前往那里一探究竟。

    将早餐端到他的办公桌上,简清和看着一宿没睡,盯着桌上档案发呆的凌云起,忍不住开了口:“怎么样,有新的进展了吗?”

    “哎,不知道啊!”凌云起发泄似的将叉子戳进了面包里:“确实,男主人在家中死于极度残忍的分尸手段,即便已经在公寓的水管、周围的下水道进行排查,但警方还是没找到绝大部分消失的残骸。呵,他们当然找不到了,毕竟都被凶手吃了嘛。”

    他说着,无意识的切了一片培根放入口中咀嚼。而一旁的简清和看了,却莫名的感觉有些膈应。

    “至于女主人,她的尸体被人发现溺毙于一公里外的公园湖里,尸体身上并没有任何外伤和打斗痕迹。这起案件里唯一幸存的,只有那个婴儿。”凌云起说道。

    “比起男主人和婴儿,我更在意的是女主人。夫妻二人遇害时间前后间隔不过一小时,可她为什么会死在公园里呢。”

    简清和凑上前,快速浏览了资料后,一句话便直接戳中了凌云起最纠结的地方。

    凌云起饿了一夜,如今吃着早餐,自然没工夫回话。简清和从他手边拿走资料,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了起来。

    吃的心满意足后,他抬起头,发现对方还在认真琢磨着资料,凌云起没有多想,随口问了一句:“有什么发现吗?”

    “嗯,有点奇怪。”简清和翻阅着资料:“我看上面提到,当晚九点左右,曾有目击者看到女主人何文惠离开公寓,公园附近也有人见到了她的身影。”

    “继续说。”凌云起没想到简清和会对案子如此上心,听他分析得头头是道,自己也忽然来了兴致。

    “何文惠是一个全职主妇,在生下孩子后,她便辞职呆在了家里,负责照顾孩子以及丈夫赵志恒的饮食起居。事发当晚,家中并没有其他人在,可她却在晚上九点左右,丈夫未归的情况下丢下了婴儿独自出门,这就已经很奇怪了。”简清和说道:

    “虽然不知道她外出的原因,可如果说是为了躲避妖物,一个母亲不太可能丢下自己的孩子;并且离开公寓后,她大可以向其他人求助,哪怕是附近的邻居,楼下的超市……为什么会这么费劲,特意选择跑去一公里外的公园呢。”

    “说不定她来不及管婴儿了,离开公寓以后又发现路边没什么人。她慌不择路跑到公园,然后不小心失足溺毙的吧。”另一边,被二人对话所吸引的莫奇也蹦到了沙发上,忍不住开了口。

    “那就更奇怪了啊。”简清和翻开了第一份档案资料,对二人说道:“你们看,妖物在杀人的时候,选择的都是偏僻、阴暗的场所。不管是暗巷,还是公寓楼内,都符合这些条件。我想,它应该是不想被发现吧。”

    “确实,毕竟一旦暴露身份,很快便会被其他除祟师猎杀。”凌云起点头。

    “案发公园里到了晚上还有很多人在,如果何文惠跑进公园,妖物应该不会现身才对。所以她的死,我认为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凌云起说着,竖起了两根手指:“我对这起案子最大的疑问有两处:夫妻二人几乎重叠的死亡时间,和相隔甚远的死亡地点。丢失了一个目标后,妖物完全可以寻找其他人进行狩猎,为什么还要折回何文惠的家里,吃了她的丈夫呢?”

    “其二,从头至尾都安然无恙的婴儿,也是我最在意的一点。这起案子本身多处存在着古怪,如果只是妖物作祟食人,应该不会这么复杂。”

    “现在回过头看目击者证词,里面似乎并没有提到何文惠离开时出现过神色慌张,或者其他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我推测,当时的她并不是为了躲避鬼物。何文惠离开公寓,肯定有其他原因。”

    简清和一口气说完后,放下了资料对凌云起说道:“老板,我建议你们再好好调查一下这起案子中受害者的情况,说不定会有新的收获。”@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