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五章 现场
    “看不出来啊清和,心思竟然这么细腻。”

    凌云起不禁对简清和刮目相看,对于这次的事件,不光是他,包括江城、卫崇明、莫奇在内,都将其定义成了妖物的无差别袭击案,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背后的细节与古怪。

    “这几天看着你们奔波查案,我也想尽一份力,为大家提供些许帮助。”简清和认真道:“如果可以的话,这次的走访调查……也请带上我吧。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哪有,一直以来你表现的都很好,上次让你遇到危险,是我的失误。”凌云起快速吃完了早餐,抹了抹嘴角:“吃饱了,咱们出发。”

    “带上我。”另一边,莫奇“嗖”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窜到了简清和怀里。

    “哇,你个死丫头,以前查案也没见你这么积极过!”

    “我不管,我要跟着清和。”

    三人吵吵闹闹的出了门,按照地址找到了案发的公寓所在的小区。

    来到小区入口时,凌云起停下了脚步,看着周围崭新的绿化带以及后面的高楼,眼中满是羡慕:“这么好的地段,房价肯定不便宜吧,要是我也能在这里买个房就好了。”

    “但凡这几百年里你有点上进心,存存钱,别说这了,在北新市市中心买房都不成问题。混成现在这样,我都替你觉得丢人。”莫奇忍不住从简清和怀中探出头,翻了个白眼。

    凌云起被呛得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直接提着黑猫的后颈肉,将它从简清和怀里揪了起来。看着一人一猫争执不休的模样,简清和忍不住笑了起来。以往自己在电视上、小说里看到的查案过程都是相当严肃的,而如今这样的氛围,却让他放松了不少,心情也不像出门前那般紧张了。

    走了一段路后,凌云起忽然停下了脚步。他对莫奇说了些什么,随后简清和便看到黑猫如同一道闪电,迅速地从他怀中跃至地面,钻进了附近的草丛。

    “眼下距离案发才过去两天,现在凶手还没有找到,再加上之前暗巷的袭击,我想警方应该也明白,这两起案子的凶手是同一个人。既然是恶劣的连环杀人案,那公寓附近应该埋伏着不少警察。”凌云起见他一脸不解,耐心的解释道:“如果我们就这么过去调查,估计会被当成嫌疑犯,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先让莫奇过去探探情况,我们先等她的消息。”

    尽管他们清楚犯下两件案子的并非人类,但警方并不知情。

    他的话引起了简清和的共鸣,简清和记得自己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超过五成的连环杀手会重返现场回味作案过程,再次享受虐杀的快感。《fbi心理分析术》里就提到:连环杀人狂回到作案现场时,如果看到残留的血渍或警方遗留的记号,就会感到莫大的满足。

    莫奇很快便折了回来。

    “你说的没错,公寓附近有三个便衣警察,他们一直在密切注意着进出来往的居民,一会你们去的时候要小心。”她快速说道:“我可以替你们争取半小时左右的时间,抓紧一些。”

    “了解。”凌云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警察证丢给了简清和,朝他眨了眨眼。

    二人快步来到公寓楼下,搭乘电梯来到了案发楼层。

    凶案现场是位于七楼的702房间,出了电梯,二人便看到了楼道内的警戒线。房间的大门紧闭,门口贴着白色的封条。确定楼道里并没有监控设备后,凌云起才率先迈出轿厢。

    简清和见他熟练地拉开警戒线走到门口,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工具箱,然后捣鼓起了大门上的锁:“清和,帮我盯着点。”

    “好……好的。”对于简清和来说,这样刺激的事情还是他第一次做。

    他紧张地四处张望,心跳的飞快,生怕有人会突然推门而出。

    不过似乎是因为发生了凶案的缘故,尽管现在临近中午,但同一楼层的住户家家大门紧闭,并没有人出现。凌云起的动作也算麻利,折腾了不到十分钟后,便成功打开了门锁。

    迅速闪身进入屋内,将门紧闭后,简清和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凌云起看着他,轻松一笑安慰道:“是不是很紧张?没事,以后就慢慢习惯啦。好了,时间不多,赶快分头行动吧。”

    屋内并没有任何怨气残留,草草打量了一眼客厅后,凌云起交代简清和去其他房间查找线索,自己则直奔命案发生的卧室。

    推开门,触目惊心的画面完整的呈现在了他的面前。早已干涸发黑的血点布满了周围的墙壁和镜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和腐脏的气息,这就是一个犯罪现场。

    当暴力死亡事件发生后,警方会迅速在现场取证,将尸体打包带走,回去进行解剖、尸检。他们会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破解案件,抓捕犯罪人,但是对于清理城市中的犯罪现场,警方却并没有时间处理。

    因此现场留下的那些血水、残骸以及部分碎肉,只能交由死者的家属来清理。那些残留的亲人血迹,甚至是脑浆和碎肉,对于刚刚失去亲人的家属来说无疑是精神和**上的折磨。

    显然,死者的家人还没有来得及清理现场。

    地上还有警方留下的标记,原本白色的地毯上覆盖着大片暗黑色的血渍,凌云起走了几步,只觉得脚下发黏,似乎是踩到了毯子里的碎肉,屋里的腥臭味令他感觉有些不舒服。

    此时他只庆幸还好不是夏天,否则光是屋子里腐烂的尸臭味,还有地上残留的血水、蛆虫,就够自己恶心一阵子的了。

    床头还悬挂着夫妻二人抱着孩子的温馨合照,一滩暗黑色的血渍正好溅在了上面,宣告着这个家庭遭遇的悲剧。

    这样的场景,正好跟自己前几天听的恐怖故事情节一模一样。估计要是卫崇明出现在这里,又会被吓出心理阴影吧。

    凌云起想着,打开了房间的衣柜。@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