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七章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离开了703房间,二人快速下了楼。

    莫奇收到凌云起的信号,解除了对周围刑警的精神控制,等她到小区门口与二人会面时,却发现他们的表情相当凝重。

    卫崇明和江城从医院那边发来了消息,经过他们的核验,可以确定一件事:何文惠的死,与妖物无关。

    他们推断,对方要么是失足溺毙,要么,就是自杀。

    “她生病了,却根本没有任何人在意过她的感受。”简清和打破了沉默:“她失去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生下孩子以后,只能一直待在那小小的囚笼里。人们都说那笼子里的鸟儿过着衣食无忧的舒适生活,却根本不明白它渴望的是自由。”

    “什么狗屁好丈夫,自己老婆没了事业和自由,昔日的美貌、窈窕的身材不复存在,得了产后抑郁症,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可他倒好,在外面花天酒地,把孩子丢给老婆照顾,冠冕堂皇的找着借口,将所有责任都推在何文惠身上!”凌云起一想到对方找律师草拟的离婚协议,不禁怒火中烧。

    关于生育的道德责任约束、放弃事业理想的压迫、还有来自其他陌生人的舆论……到最后,丈夫的漠不关心与背叛,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她才会丢下宝宝,独自一个人在晚上离开公寓,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虽然我没有办法感同身受,但她那个时候,内心一定非常痛苦吧。”简清和叹了一口气。

    “是啊,换谁都会崩溃的吧,这要是我,肯定恨透了那个出轨的渣男……”凌云起说着,忽然猛地拍了一下额头:“对啊,原来黎音说的是这个!”

    他激动的扶着简清和的肩膀,兴奋道:“还记得上次我在云水村跟你提过的事吗,如果人死前心中郁气难结,死后便会产生怨气。”

    “嗯。”

    “昨晚我们去公园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劲,所以我以为白跑了一趟。可如今想来,没有发现,就是最重要的发现!何文惠生前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内心一定也痛恨着自己不忠的丈夫,还有那些长期以来压迫着自己的道德、责任。怀抱着这样的心情死去,灵魂又怎么能够安息呢?尽管人死后灵识很快便会消散,但距离何文惠自杀过去才一天,那公园湖边,必定会残留着一部分怨气才对。而寻常气息,绝不可能逃过我们的鼻子。”

    “你的意思是……”简清和忽然明白了:“怨气已经消失了?”

    “没错。除了公寓,公园也在南城。当时黎音感应到的,应该就那妖物现身公园时留下的煞气。”凌云起托腮:“有意思,不管怎么看,我都觉得那妖物在吸收了何文惠的怨念后,替她杀掉了那个渣男。”

    “真的有可能!那个幸存的婴儿,就是最好的证明。”莫奇说道:“它不吃那个孩子,很明显就是受到了何文惠的影响……不过说来也奇怪,大多数的鬼灵识都已经变得浑浑噩噩,是非不分,怎么这只如此独特……”

    “不好说,既然是食人血肉的妖物,就不能掉以轻心。不过刚才既然已经有了推测,那么相信应该很快就能揭开它的真实面目了。”凌云起说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了一串数字。

    莫奇见了,忍不住“啧”了一声,揶揄道:“明明有她的联系方式,早点打电话不是挺好。”

    “你懂什么,这女人从来不接我电话。”凌云起叹了一口气,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通话结束,咬牙切齿道:“这是什么恶趣味!”

    “那现在怎么办?”简清和有些着急。

    他们正说着,凌云起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莫奇凑上前一看,发现黎音发来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这样一个地址:xs市南郊祥瑞宾馆。

    手机还在震,莫奇没来得及看完后面一条,便被凌云起夺了过去。

    “哦!原来她约你去这种地方!”莫奇夸张的捏着嗓子,挤兑他:“我就说黎音喜欢你吧,你还不承认。”

    “拉倒吧,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你又不是不清楚。可恶,原来这女人早就知道鬼物的事情,故意不说,引导我们查了一圈,现在又得让我跑去其他城市找她。”凌云起瞥了一眼屏幕,快速将手机塞进了口袋。

    思考了几秒后,他忽然对简清和说道:“这两天我不在,你就老老实实呆在事务所里,我会尽快回来的。”

    “你要过去找她吗?”简清和记得,xs市是一个西北地区的城市,从北新市出发,到那里需要花不少时间。

    “嗯,安啦,她就是喜欢折腾人。好了不说了,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会直接去车站了。”凌云起大大咧咧的朝他们摆了摆手,随后在二人的目送中离开了。

    简清和并不认识黎音,自然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弯下腰,想要抱起地上的莫奇,然而这时,黑猫却再次开口了。

    “不对劲,以老板的个性来说,他不会这样说走就走的,尤其是案子查到了节骨眼。”

    “那个黎音小姐,是什么人?”简清和有些好奇。

    “不清楚,其实他们认识的时间,比我更久。”莫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气:“反正她不像老洛那么可靠,关于她的事情我听说了不少,可每次问起老板,他却只字不提。罢了,他们爱怎么样怎么样,我又管不了。”

    简清和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安慰道:“他不说,一定是有其他的原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老板的为人和性格。好啦,别不开心了,我带你去喝奶茶好不好?”

    “嘻嘻,还是清和最棒了。”

    莫奇心里的郁闷在听到有奶茶喝以后瞬间消散。

    而另一边,走到街角处的凌云起拦下了一辆车,直奔火车站。

    黎音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凌云起冷着脸,翻阅着短信。只见在先前那条地址短信的后面,还附加了一条信息:

    【救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