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九章 车库
    年轻的男女拥吻着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男人的手不老实的在女人曼妙的身躯上四处游动,随后被对方一把推开了。

    “讨厌,车库门口有监控的。”

    女人嗔怪着伸出手指在他胸口戳了戳,随即整理了一下头发。

    男人在她面颊上轻轻一啄,笑道:“今晚带你去我哥们开的ktv,再介绍几个朋友你认识认识。”

    “是嘛,那你朋友他们怎么样呀,不会都跟你一样好色吧。”

    “哪有,我很正经的。”男人笑道。

    “那我可得好好打扮一下,让他们都羡慕你。”

    女人说着,摸了摸手边的包,本打算补个妆。可紧接着她便回想起来,自己把口红落在了对方家中。于是女人提出,要上楼拿一趟东西。

    “好,我在车里等你。”男人没有多想,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目送着女人走进了电梯。

    二人分开后,男人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走进了车库:“喂,别急,一会儿我们就过去,你们先嗨。”

    “何飞,不是我说,你还真有本事啊。前脚刚踹了一个女朋友没多久,后面马上就补货了。”

    “就是就是,羡慕死我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几个友人的调侃。

    被叫做何飞的男子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女朋友对我来说本来就跟衣服一样,穿脏了那必须得换啊。你们说,哥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就上次那个清纯妹,一开始感觉还不错,本来还能陪她多玩几个月恋爱游戏,可是她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上了几次床,以为送了个一血,就想着要结婚了?我服。”

    “所以你就找借口把她踹了啊,真渣。”

    “哟,你现在倒反过来指责我了啊。那上次她缠着我,非追到酒吧,把她灌醉以后,你们几个可都分了一杯羹啊。”

    “哎,这不也是雯雯嫂子出的主意吗。说实话,那女的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身材还不错。特别那双眼睛,哭的时候简直让人欲罢不能,搞得我忍不住发短信问她能不能再约一次,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我靠,你可真特么饥渴。”

    听到电话那头几个朋友的笑声,何飞也跟着笑了起来。看到前方十几米处自己的车后,他摸出了钥匙,按下了遥控。

    ‘滴滴’

    车灯闪烁了两下,何飞听到身后空旷的场地内,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声响。

    他以为是自己的女伴,转过头却发现电梯口附近并没有她的身影。大概,是其他住户吧。

    “不过话说起来,今天早上我看新闻,说有个女的好像因为失恋自杀了。她出事的那个地铁站,好像就是何飞前女友公司附近啊。”

    “不至于吧。”何飞有些心虚,忍不住追问:“那新闻怎么说的啊。”

    “说她跳下去当场死亡啊,名字的话不知道,只说是沈某。”听到对方说完后,何飞的心猛地一咯噔。他草草的应付了朋友几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他犹豫着打开了新闻app,搜索起了刚才提到的地铁自杀事件。很快,他便看到了相关的新闻报道以及地铁里的监控视频。

    “或许是巧合……”

    何飞放下了手机,心跳瞬间加快了不少。事实上,早在一周前,自己便已经拉黑了对方。尽管沈雅心给他打了不少电话,但何飞全都置之不理。

    虽然自己跟朋友们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但也不至于自杀吧。何飞点开了对方的资料,在沈雅心的朋友圈里,他看到了这样一段话:

    “大家好,我是沈雅心的母亲。很遗憾,雅心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感谢各位朋友的关心,希望她在天堂上一切安好。[点蜡][点蜡]”

    文字下面配的是一张沈雅心的照片。不同于平时,照片上的她再也没有了笑容,目光空洞的让人感觉很不自然。看着对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何飞只觉得脑子里翻转昏旋,后背也冒出了不少冷汗。

    车内的温度比外面还要低,尽管已经打开了空调,但他的身体依旧哆嗦的厉害。何飞关掉了手机,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香烟,叼在了口中,想要缓解一下紧张的心情。

    车库外的灯光忽然闪烁了几下,空空荡荡的车库内,再次响起了一阵高跟鞋走路的声音。

    那声音由远及近,正在慢慢接近自己。

    “雯雯,是你吗。”

    何飞摇下车窗,脚步声也在同时停了下来。他伸出头望了望,却并没有看到任何身影。

    何飞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他缩回了座位,拿起手机给女友打了个电话,不过对方并没有接听。

    而就在自己通话的同时,外面的车库,再次响起了脚步声。从声音上来判断,那人已经来到了距离自己不到五米的地方,不过因为隔着一辆suv的缘故,何飞并不能看到对方的模样。

    他忍不住下了车,透过suv下方的空隙,看到了一双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女人的腿。

    “雯雯,别闹了,子皓他们还在等我们呢。”何飞松了一口气,猜想这应该是女友跟自己玩的恶作剧。他笑着绕到了车的另一边,却赫然发现,那原本应该站着人的地方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女友的身影。

    与此同时,他还注意到,地上似乎还有什么东西:那是一个白色的毛绒玩具挂件。

    何飞只觉得喉舌都给恐怖堵住了,他脸上的肌肉不断地抽搐着,嘴唇也惨白发干。那个挂件他曾经见过,就在沈雅心的挎包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做错了,求你原谅我!”何飞带着哭腔,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可紧接着,周围墙顶的白炽灯再次变得忽明忽暗。黑暗中,高跟鞋的踩踏声再次响起,每一步就像一根锐利的尖钉,狠狠地扎在了他的心口。

    何飞几乎手脚并用的趴着钻进了车内,他发动了引擎,想要立刻逃离这里。

    窗外,高跟鞋的声音戛然而止。

    而他前方打着车灯的视线中,就在汽车的前盖上,忽然出现了一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惨白的手。

    “啊啊啊啊!鬼,鬼啊!”

    何飞猛地踩下了油门,伴随着“砰”的一声,车轮似乎碾到了什么东西。不过此时的他根本无暇注意这些,何飞加速开车离开了车库。驶出小区后,惊魂未定的他忽然听到了一旁手机铃响,来电显示是女友雯雯。

    何飞终于稳定了心神,想起被自己落下的女友,打算给她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刚才的一切,应该是错觉吧。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一定是自己太害怕了,才会脑补那些画面……

    他刚要拿手机,却突然怔住了。隐约间,他好像听到了音乐彩铃声。而那声音,就来自这辆车里。

    冷汗顺着额头不断流下,何飞艰难的转动着眼珠,瞄向了后视镜。

    他看到原本漆黑的后座上,出现了一个面容惨白的陌生女人。她咧着嘴微笑着望向自己,手里还攥着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机。@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