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十章 感性的人啊
    [晚间快报:

    今晚八点五十,在城郊路段发生了一起车祸。警方接到报案赶赴现场,发现车内有大部分血迹,死者何某疑似遭遇了野兽袭击,尸体多处均有撕咬痕迹,现场惨不忍睹;另外记者接到消息,有人于何某居住的小区车库内发现一名重伤女子,通过调取监控,系何某开车将其撞伤后逃逸,并在路上发生了车祸。

    重伤女子在送医院抢救途中死亡,有目击者称,女子与何某是一对情侣,死因或许是发生了口角争执,尚不确定。目前警方打算对何某的尸体进行解剖鉴定,不排除其有吸毒的可能。事故发生的路段没有监控,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

    “看来清和说的没错,这鬼物不光吸收怨气,还会替死者复仇呢。”警戒线外,卫崇明看着担架上被鲜血染红的白布,忽然开了口:“老江,你说这案子,我们还查么。”

    通过张广泰的叙述,二人终于弄清楚沈雅心真正的死因。何飞害死了她,最终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在人类的法律无法做到真正的公平时,罪恶依旧不会逃脱因果律的制裁。

    “妖物不能留。”江城面无表情的回应道:“你怎么知道以后它不会谋害其他无辜的人。”

    “道理我都懂,就是心里有点郁闷。”想起第一个案件的受害者,卫崇明掏出一根烟叼在了口中。他几乎很少抽烟,但心情烦闷的时候,来上那么一根也是不错的选择。

    简清和那边一切安好,在跟对方通完电话后,卫崇明捻灭了烟头,拍了拍身边的搭档:“回去吧,这几天忙着一直查案,我累了。”

    江城看着他,似乎有话想说。但看到卫崇明眼中的疲惫之色后,他还是垂下了眼眸,点了点头。

    这两起案子里自杀女性生前的遭遇令人唏嘘,因此,卫崇明的心情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从一开始的积极破案,变成了现在的犹豫不决。

    不难看出来,现在的他已经陷入了某种自我怀疑。他在纠结这件案子,还要不要继续查下去。

    卫崇明向来感性,当然,这也导致他经常凭感觉做事,缺乏判断,容易吃亏。可即便如此,江城依旧不认为这是什么坏事。

    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卫崇明才懂得共情,在很多事情上与他人感同身受。他知道什么样的相处方式会让对方感到舒服,也能够意识到对方的难处。江城便是属于典型的理性类型,而对他来说,像卫崇明这样的性格,也正好和自己形成互补。

    感性的人,都是温柔的人,当然,简清和也是如此。

    夜已深,莫奇迷迷糊糊睡醒的时候,发现客厅里还亮着灯。

    “清和,都两点了,你怎么还不睡呀。”

    她揉着眼睛走出房间,看到对方还伏在桌前聚精会神的看着书,时不时记录着什么。

    “抱歉,是我吵醒你了吗?”简清和回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对她说道:“没关系,我还不困,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

    莫奇倒了一杯水,边喝便走到了他身边。只见桌子上摆的还是三件案子的卷宗,但值得注意的是,简清和把一个叫张涛的男人的资料摆在了最中间,莫奇回忆了一下,这才想起对方:他正是被卫崇明目击死亡的第一起案件的受害者。

    “这家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她好奇地问道。

    “嗯,我看了程雨欣的档案。”简清和说道:“北新市很大,她和张涛从家庭、工作到日常活动范围都相隔甚远,彼此没有任何交集。”

    “唔……确实,程雨欣换过两次工作,但她的单位都在自家附近。根据她朋友、同事还有家里人的说法,程雨欣的父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平时离不开人照顾。所以工作之余,她几乎很少出门;至于这个张涛,程序猿一枚,还是个宅男,身边几乎没什么朋友。”

    莫奇顿了顿,“这两个人确实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跟另外两起案子里死的人比起来,张涛只能说运气不好,遇到了化为妖物的程雨欣,成为了狩猎对象。”

    “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简清和打开了电脑上的北新市地图:“程雨欣家住东边靠山的一带郊区,凌大哥他们也说,对方遇难的公路就在附近;至于墓园,她的家人选择了永安公墓。”

    “这几个地点全都集中在东北方向哎。”莫奇对北新市的一切了如指掌,听他这么一说,也反应了过来:“张涛家就住这附近,这么一看,离得确实好远啊……”

    简清和点了点头,他认为,结合上述情况来看,即便发生了第一起案件,案发地点也应该出现在北新市的东北方位,而不是他们坐在的西边。

    “所有问题的源头,说不定就在他的身上。”简清和指着张涛的照片,对莫奇说道:“卫大哥和江大哥这几天一直在外奔波,也该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了。不过,有些事情我想要亲自去确定。所以……明天你可以陪我一起吗。”

    “没问题啊,虽然老板他们不在,但我一个人也能保护好你。”莫奇胸有成竹道:“那明天就是我们两个的约会啦,我要吃冰淇淋!”

    “那个不叫约会的。”简清和的脸忽然红了一大片,认真地纠正道:“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一起出去玩,才叫约会。”

    “你不喜欢我吗?”

    “没有啊。”

    “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我们一起出去吃冰淇淋,就是约会啊!”莫奇的话把简清和说愣住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莫奇对男女情爱的事情知之甚少,她对自己的依赖与喜欢,其实和小孩子的撒娇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他轻轻笑了笑,揉了揉对方的头:“好,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再看一会儿就睡了。”

    “嗯,那晚安了,清和。”

    “晚安。”

    目送着莫奇走回房间,简清和又收起了面上的笑容。他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本书。

    书的封面残旧不全,连书名也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模糊得几乎难以辨认。翻开书,里面泛黄的纸页透出了一股淡淡的霉味,边缘也微微卷曲,满页布满了犹如蜘蛛网一般的细纹;而那里面的文字,却是由墨水手写的。

    这本书是简清和先前在事务所的仓库里发现的,就连凌云起也想不起来,这本书到底是谁送给自己的,又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废弃的。眼看着书发霉堆灰,他本打算扔掉,却被简清和阻止了。

    简清和后来发现,这本书里记载的许多异兽奇草,还有怪诞传说,竟是连山海经等古籍都未曾提过的。

    “这次遇到的,会不会是它呢?”简清和打开书,在翻到某一页后停了下来。而想要得到最终的答案,还需要明天亲自去证实。

    城市的另一边,在某家音乐轰鸣的ktv包间门口,一名女服务员狼狈的整理着被刚才醉酒客人扯烂的衣领,走出了房间。这几个客人是老板的朋友,平时就喜欢对女服务员动手动脚。但因为对方背景的缘故,谁都不敢得罪他们。

    她跑的太过着急,以至于不小心撞到了一名女性。

    “抱歉,抱歉。”服务生擦了擦眼泪,做好了接受指责的心理准备。

    然而那女人却只是停顿了一下,便从自己的身边走了过去。服务生回头,却看到她推门进入了刚才的那个包间。@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