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十三章 异空间(感谢未来寂万赏!)
    “这次要应对的恐怕不是简单的情况。”

    洛天虞托腮,良久,才开口道:“早在一个月前,我曾派出去一批调查员,分别前往侦测出怨气暴动的场地。但最后……”他皱着眉头,并没有说话。

    “无一人回归。”

    另一边,温颐泽开了口。他话音刚落,在场调查员除了温颐远以外,无一不露出震惊之色。

    众所周知,温氏兄弟二人隶属的特殊情报部门中,有着许多实力顶尖的成员。他们都是被训练成死士的精英,往往在遇到一些高危或是需要隐秘执行的任务时,都是由这些妖族负责进行的。

    “不可能,这又不是邙山鬼王那种级别的恶煞!”

    肖寒猛地站起身走到了温颐泽旁边,提着他的衣领吼道:“要是一处也就罢了,怎么会全军覆没?暗杀队的实力,什么时候弱成这样了?你这个负责人,究竟是怎么做事的?!”

    面对他的怒吼,温颐泽依旧是先前那副处变不惊的模样。

    “说话前请动动脑子。还有,不要乱碰我哥。”

    另一边,温颐远眸中闪过了一缕红光。紧接着,肖寒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浮在了半空。

    他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无形中,似乎有千斤重量全都压在了肖寒的身上,令他动弹不得。

    不同于卫崇明,温颐远虽然也属于风系妖兽,但却有着操控气场的能力。此时的他并没有动用真格,否则只需瞬间,温颐远便能轻易的碾碎对手。

    当然,肖寒也并非普通的妖族。他的真身是传说中的妖兽狰,据记载,狰兽其状如豹,性格凶勇好斗,尤其擅长驱除邪祟。也正因如此,在后世,狰也被人们奉为驱邪的神兽。

    肖寒自身所拥有的强化能力可以在短时间内提高力量、速度以及防御,并且在这段时间内,属性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增强,属于真正的攻守兼备。因此,他的战斗能力在情报局内名列前五,实力并不输温颐远。

    此时,肖寒咬着牙,脖子、胳膊上青筋暴突,同时,皮肤也隐约呈现出了赤红的状态。他用双手支撑着地面,力气之大,使得瓷砖表面开始出现条条裂缝。靠着自身的蛮力,肖寒强行抵消了温颐远施在自己身上的重压,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啐了一口唾沫,指着温颐远说道:“你别以为你有多厉害,有本事咱们出去比划比划!”

    “和你这个傻大个打架,没意思。”温颐远的目光停留在了哥哥被肖寒弄乱的领口附近,随后又收了回来。

    “好了好了,大家都消消气。老肖不是故意冲撞你哥的,他也是心痛其他人的牺牲,一时情急才会说话难听了点。”

    卫崇明见情况不妙,立刻上前拦住了肖寒,将他拉到了一旁:“你也是,说话也不看看时机,现在是内斗的时候吗?再说了,你嚷嚷谁不好,非要选温颐泽……得罪了温颐远那个死兄控,他可谁的面子都不会给。难道今天你们真想在洛局面前打起来?”

    被他教训了几句后,肖寒也自知理亏。

    “好了老肖,你就当给兄弟一个面子,咱们退一步海阔天空,行不?”在卫崇明的苦口婆心劝说下,肖寒终于妥协了。

    他粗声粗气的朝温颐泽道了个歉,又瞪了温颐远一眼,气呼呼的坐回了座位。

    洛天虞本来就被怨气的事情弄得头痛不已,再加上刚才肖寒和温颐远那么一闹,平时那张温文尔雅的脸此刻阴沉的仿佛能滴水了。

    会议室里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卫崇明只觉得屋子里的温度也跟着骤然下降了许多。

    他瞥了一眼正襟危坐喝着茶的温颐远;又看了看温颐泽和江城两座大冰山;杜忘忧和林妙显然也不敢触霉头,二人用手挡着脸,一左一右扭过头,纷纷无视了卫崇明的眼神。

    至于肖寒……那家伙一说话,洛天虞的心情只会变得更差。

    淦,一群家伙平日里神气的不行,到了关键时刻就知道装死,最后还得我来开口。

    卫崇明朝其他几人翻了个白眼,酝酿了几秒后,才小心翼翼的开了口:“会不会是研究所那边在暗中干涉了暗杀队的行动?既然侦测到了怨气,不代表只有我们才会派人去调查。”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洛天虞用食指叩击着桌面,以极慢的语速说道:“但后来我们发现,研究所派过去的人,也折了。”

    “什……什么?”卫崇明大吃一惊:“不是他们?”

    “那怨气和以往我们所认知的并不一样。”温颐泽放下茶杯,对众人说道:“暗杀队曾经传回消息,通过观测,他们发现那些怨气往往只会固定击中的出现在一个区域内,并且过了一短时间后,便会自行消失。怨气出现的场所和时间周期并不固定,最短的话只有两个小时,最长也不过三周。”

    “而在进入那些被怨气笼罩的区域后没多久,我们的人就失联了。”温颐远补充道:“怨气消失后,他们便全都不见了。”

    “但凡有强烈怨气的地方,就会有精怪魑魅出现。以往产生怨气的,多是深山野林阴气旺盛,人迹罕至的地方。那些在怨气中诞生的邪祟,会不断猎杀目标,以人类的血肉、怨念为食。可我怎么瞧着,报告里标记的地点,大多都位于城市,其中还不乏繁华的商业地段。”

    杜忘忧指着手里的资料道:“你们看,这个红月高中、铁三胡同;还有这种,百货商场,医院……要真是这样,得死多少人啊。为什么我们从没听过这些地方传出过重大的非自然死亡事件呢?”

    “确实。但不要忘了,还有五十万的失踪人口。”此时,一直沉默的江城突然开了口:“如果那些人在死后,他们周围的人都被某种力量抹去了记忆呢?”

    “即便如此,失踪的人也应该集中在同一片区域,可是我看了一些失踪者档案,好像并非如此。”杜忘忧反驳:“比如说这个z市圣亚学院,报告显示,7月21日,怨气曾在那里出现了长达五天。在这段时间里,邪祟一定会猎杀许多师生。可事实上,去年z市离奇失踪的学生数量只有不到二十人。”

    “她说的有道理。你看,这是去年全z市离奇失踪的人口统计,一共是3826人。在那五天内消失的,只有三名学生和两名本地人;更为蹊跷的是,全国的其他城市在同期出现了十五名失踪者,但那些城市,并没有侦测到怨气的出现。”林妙说着,将档案递给了江城。

    “这不是巧合。”江城只是扫了一眼档案,却说出了一句在他人听来莫名其妙的话。

    卫崇明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老江,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他想表达的是,即便怨气出现在学校里,但邪祟抹杀的对象不一定全是那些失踪的学生,对吧。”温颐泽很快反应了过来。

    “你们越说我越晕。”另一边,肖寒也忍不住插了嘴。

    洛天虞对着面前摊开的卷宗沉思了半天,终于发现了蹊跷:“7月21日至26日期间,全国失踪的那二十人,都是死于同一个邪祟的手中。他们,都被转移到了z市的圣亚学院。”

    “为什么啊?那些人类怎么会在同一个时间段,不约而同出现在一个地点呢?”肖寒终于弄清了他们的意思。

    “不知道,或许他们受到了某种召唤,又或者是被强制性弄过去的。”卫崇明沉声道:“在进入怨气笼罩的地点后,他们就消失了。我想,这些人要么就是被带去了其他未知的领域,要么……就是全被那个地区里潜伏的邪祟杀死并吸收了。”

    “在我看来,那些地点本身并没有问题,只不过被怨气笼罩之后,便会短暂的形成一个特殊空间。待怨气消失后,一切便会再度恢复正常。”

    听江城说完后,杜忘忧忽然猛地一拍脑袋:“你说的,跟一个欧美恐怖片的设定很像啊……叫什么来着,那个里外世界……”

    “你说的是《寂静岭》吧。”温颐远说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我猜,那些回不来的人可能是被杀了,也可能被困在了里世界。而他们现实中存在过的痕迹,则会被某种神秘力量抹去。至于这个力量,应该就是创建那些怨气异空间的真正元凶吧。”杜忘忧快速说道。

    “那这样说的话,我们的人说不定还没死?”尽管刚才一时情急,自己将责任都推到了温颐泽身上,但肖寒自己心里也清楚暗杀队真正的实力。

    “不知道。所以这次,我才会特意委托白煞帮忙调查。”洛天虞说完,眼中满是担忧之色:“一方面,我希望她能够提供关于异空间内的情报,并且找到关于暗杀队失踪同伴的线索;其二,便是找出那些异空间,究竟是谁创造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