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十四章 孙红
    “小伙子,到地方了。”

    出租车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简清和对他道了一声谢,付完钱后抱着莫奇走了下来。朝雨小区8号楼503,是程雨欣家的地址。

    在案件发生后,凌云起跟卫崇明第一时间便来过这里一次,而如今兜兜转转一大圈,竟然又回到了原点。

    自从昨天中午分开后,凌云起的手机就再也打不通了。

    对于他的消失,莫奇更多的则是不满:“真是个靠不住的家伙。不过话说回来,清和,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要不要再打给卫崇明他们试试。”

    “卫大哥他们应该也有紧急的任务需要处理,否则早就联系我了。”简清和说道:“没事的,不还有你在吗。”

    “好吧,那你当心一点,有情况随时喊我。”莫奇目送着他走进了居民楼,眼中满是担忧。

    整个小区年代久远,楼层看上去非常老旧。这里没有电梯,周围楼道的墙壁上布满裂痕,楼道转角处堆放着许多垃圾,似乎有一阵子没有被清理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怪味。残阳如血,进入楼内后,简清和感觉温度下降了不少。

    此时正值周三下午,楼内异常安静,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除了垃圾的腐臭味以外,楼内还飘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而在简清和来到五楼后,味道变得更加强烈了。

    给简清和开门的是程雨欣的母亲孙红。经历了丧女之痛的打击后,老人家依旧没有走出阴霾。她站在门后,并没有露脸,只是死气沉沉的询问着来人的身份:“请问……找谁。”

    “抱歉打扰了,今天我上门,是想问您一些事情。”简清和亮出了凌云起替自己伪造的证件。

    “进来吧。”孙红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木讷,她微微侧身,打开了门,随后便转过身子,连正眼都没有看简清和一次。

    先前那股奇怪的味道正是从程雨欣家的厨房里传出来的,听到灶台上咕咚的声音后,孙红低沉的开了口:“我在给丈夫煎药,警察先生你自己去客厅坐一会,我马上过来。”

    “好的,不着急。”简清和在门口换了拖鞋,而孙红则直接转身走进了厨房。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再加上窗帘又被拉的严严实实,导致光线异常昏暗,并且和外面相比,这屋子里的空气相当浑浊,待久了让人觉得胸口发闷,很不舒服。

    程雨欣家是两室一厅的布局,面积七十多平,环境有些简陋。简清和坐在了客厅,听着孙红在厨房里忙碌的动静,脑海里则在思考着一会儿该怎么开口。

    大概过了几分钟,孙红便端着一碗熬好的药汤走了出来。简清和见她脚步迟缓的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打开门后,里面传来了一阵微弱低沉的咳嗽声。

    很快,孙红再次从房间里折了出来,将门关好后,这才对着客厅里的他开口道:“抱歉啊警察先生,让你久等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用了阿姨,我就问一些事情,很快就走。”简清和回应道。

    “哦,好……”孙红摸索着沙发慢慢走了过来,见她动作不便,简清和立刻上前搀扶住了对方。

    孙红粗糙的双手抓着简清和,抬起头询问道:“对了,警官,怎么称呼?我好像没见过你。”

    她的颧骨高耸,脸上布满了皱纹,皮肤如同干枯的树皮,一双眼窝深陷,整个人骨瘦如柴。说话时,简清和注意到对方的瞳孔浑浊,这才意识到她的眼睛似乎出了些问题: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家里暗成这样,对方却一直没有开灯。

    “阿姨您叫我小简就行,您慢慢坐下。”

    孙红一脸歉意:“不好意思啊,我丈夫身体弱,现在天气冷了吹不得风。屋子里味道太重了,你将就一下吧。”

    “没关系的。阿姨,您的眼睛……”简清和握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孙红苦涩的笑了笑,对他说道:“我眼睛一直不太好。雨欣走了以后,哭得太多了,后来就有些看不清东西了。医生说这跟我自身的情绪有关,叫我平时在家注意一些,没准以后可以慢慢恢复,你不用担心。”

    简清和听她说完后,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可怜天下父母心,程雨欣的离开,对两位老人的打击远非外人可以想象。即便是她用自己的年轻的生命换来的那笔赔偿款,也难以填补这个家庭失去的东西。

    “叔叔他身体怎么样了,需要去医院看看吗?”

    “没事,老毛病了,一到秋冬就这样。”孙红摆了摆手:“中医给开了不少药,最近又配了几服,效果还不错。现在他吃了,已经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

    “那就好。”简清和摸了摸套在茶几四角的软垫,不光是这里,其他有尖锐转角的地方,都绑有这些东西。

    这些垫子是针对家里有孩子或者行动不便的老人,用来避免他们摔倒受伤的。垫子是纯手工缝制的,尺寸刚好适配,看上去并不像网购的产品。

    他不禁询问孙红:“这些,是程雨欣做的吗。”

    “是啊,雨欣是个心细的孩子。”提起女儿,孙红的表情也没有刚才那么阴郁了:“有一次起夜,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脑袋磕到了桌脚边上,肿了好大一片。那孩子瞧着心疼,花了三天时间做了不少小玩意,跟我说以后就不会再受伤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粗糙的指腹在桌角处不断摩挲着,喃喃说道:“你说,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阿姨,您节哀。”简清和不动声色的询问道:“出事的那天,程雨欣做了什么?”

    “那是个周末,雨欣跟我说说工作上有些困扰,想去散散心,和平时一样吃了早饭后就出门了。”孙红回答:“可是到了第二天,她都没有回来。我跟她爸担心,给她同事朋友们打了电话,可都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再后来,我们报了警,直到一周以后,他们才在出事的山里面找到了雨欣……”

    “明白了。那么阿姨,我还想问您一件事。在发生事故的前一周,程雨欣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这一次,简清和问完后,孙红摸着桌角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而她的表情,看上去也很不自然。

    见她并没有回答,简清和顿了顿,“在警方通知家属认领尸体以后,您跟叔叔拒绝了其他亲戚的帮助,亲手替她操办了后事。所以程雨欣的尸体,应该已经被火化了,对吧。”

    简清和话音刚落,孙红忽然抬起了头。与此同时,客厅某处忽然传来了“吱呀”一声突兀的声响。紧接着,在简清和的注视下,原本紧闭的程雨欣的卧室大门,缓缓打开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