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一章 走廊
    正文

    案件编号011119

    “嘀嗒”

    “嘀嗒”

    “嘀——嗒”

    浴室里老旧的水龙头在不断滴水,潮湿环境下的墙壁布满裂纹,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霉味。

    紧闭的房间内,中年男人抱着头蜷缩在床角边,恐惧使得他感觉自己大脑的血管像要涨裂开似的,身体的每一寸神经都在颤抖,手脚变得僵硬麻木,仿佛没有知觉一般。

    明明昨天晚上在地下室的时候,自己从暗处偷袭,亲手将匕首插进了那个人的喉咙里。自己看着对方从挣扎到渐渐脱力,最后抽搐着倒在血泊中。然后,那人的尸体被自己拖到了一个大箱子里藏了起来。

    地下室的大门已经被自己上了锁,今天早上,自己还特意去确定了一遍。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那个人,竟然又回来了。

    中午的时候,自己亲眼看到对方跟平时一样出现在了食堂。那人猝不及防的出现将自己吓得魂飞魄散,手里的餐盘也险些没有拿稳。

    故作镇定的离开食堂后,男人立刻背着其他人悄悄绕去了地下室,用偷来的钥匙打开了那扇门的门锁。

    这把钥匙现在只在他一个人的手里,没有他,根本没人能进入那上锁的地下室。

    可令男人感到不寒而栗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箱子里的尸体,真的不见了。

    每个晚上,都有住户离奇的消失,可唯独这个人,却在被自己杀死以后的第二天,再度复活了。感到万分恐惧的男人回到房间后,便将门反锁,独自呆到了现在。

    “原来ta就是隐藏在宾馆里的邪灵……不行,我得赶紧把这件事告诉其他玩家。”

    想到这里,男人自言自语着站起身,走到了门边。可当他的手触碰到门把的时候,又如同触电般缩了回来。

    “不行,如果就这么说出去的话,他们一定会询问我杀人的动机,若是让他们知道了那件事,回归现实以后,我该怎么办?”

    但若是不说……男人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按照邪灵每晚随机挑选最少一个房间进行杀戮的规则来看,自己能平安存活到任务结束的概率微乎其微。

    与其寄希望于这样的运气上,不如主动出击。

    没错……这批玩家中,似乎有两个看上去格外聪明的家伙。

    如果把这件事告诉他们,或许那两个人可以破解出任务最终的生路。但前提是,不能让他们知道透露信息的人是自己。

    男人犹豫了几秒后,最终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从抽屉里撕下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了自己要说的话。为了避免字迹被人认出来,他特意用了左手。

    眼看着时间来到了十一点四十五,距离杀戮开始还有不到半小时,男人将纸叠成了小块,塞进了口袋里。

    男人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间门。此时,外面寂静无声,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旅馆条件很差,走廊里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灯光。男人打开了手机电筒,照了照周围。确定没有任何危险后,他才从屋里走了出来。

    旅馆三楼的构造呈7字形,在前方左侧拐角还有四个房间以及一个废弃仓库。

    看着漆黑的转角处,他的心跳加快了不少。思前想后,男人决定将纸条交给另一个住的离自己最近的玩家。那个人所在的房间是304,是靠近楼梯左手边的第二个房间。

    窗外山风呼啸,树叶被吹的沙沙作响,透过窗户映照在地上疯狂摇曳的树影犹如一双双黑色的鬼手,叫嚣着要将人拖进绝望的深渊。

    可恶,如果自己早点发现那个人的不对劲,把这件事告诉其他玩家,或许就不用这样担惊受怕了。

    男人懊恼的想着,轻轻挪动着脚步,以免自己发出太大动静。一方面,绝对不能让其他人发现自己半夜在走廊上的可疑举动;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他不想惊动那个伪装成住户的邪灵。

    终于走到了304门口,尽管只有短短几步路,但在这段时间里,他几乎是一直屏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喘半口,以最缓慢、最安静的动作慢慢贴着墙,一步步的挪到了304门口。

    将那张纸塞进门缝里后,男人这才感到放心了不少。

    接下来要做的,只剩下回到自己的屋里,祈祷今晚邪灵不会选中这个房间就好。

    男人擦了擦冷汗,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人的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极其怪异的感觉。

    说不上来是什么,但就是觉得,好像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出现了什么微妙的变化。

    到底是什么呢……男人总感觉,刚才自己的肩膀,好像被人拍了一下。

    “咚”“咚”“咚”

    黑暗中,一阵沉闷的声音骤然响起。

    男人开始慌了,他加快脚步,回到自己房间的门口,用力握住了门把手。然而任他如何使劲,那门却依旧打不开。他分明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上锁。用手机照了一下门牌,他这才发现,门上并没有308的标号,这并不是自己住的房间。

    “嘀嗒”

    “嘀嗒”

    黑暗中,忽然响起了一阵滴水的声音。那声音由远及近,正在不断接近着自己。

    此时,他开始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心悸,慌乱下,他冲到了另一个房间门外,同样试图将门打开。然而这一次的尝试,也是徒劳。

    “不会,不会这样的,明明还没有到十二点啊。”

    这一下,他彻底慌了。顾不上会不会被人发现,他打开了手机灯光,照向了四周,可下一秒,他手里的手机,却“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所有的门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

    除了布满蛛网和灰尘的墙面,他看到的自己面前出现的,是一条幽深的台阶。

    这里……不是通往负一层的地下室的楼梯吗……

    当意识到这点后,男人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会从三楼走廊被转移到了这个地方?

    纸条,那张纸条……

    他慌乱的捡起手机,照了照周围。果不其然,在不远处的一层阶梯上,看到了那张被叠成豆腐块大小的纸。

    “嘀嗒”

    这一次,他终于知道那奇怪的声音是从哪来的了。

    原来,自己早就被盯上了。

    此刻,正有一滴滴殷红的血液,不断从天花板上渗透着,落在了那张纸上。男人瞬间面如死灰,看着手机上不知何时变成00:00的时间,他绝望的仰起了头。

    手机灯光熄灭的最后一刻,他终于看清了那个匍匐在天花板上的扭曲的身影。

    只不过,那些想要传达的线索,没有办法让其他人知道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