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章 荒郊旅馆
    正文

    “所以现在你能给我解释清楚了吗?”

    凌云起双手抱胸靠在窗边,看着穿着白色浴袍,躺在床上姿势撩人的黎音,目光阴沉的几乎要杀人了。

    “别这么急嘛,来,过来坐,我们慢慢聊。”

    黎音朝他伸出了手,不经意的拨撩着垂在肩膀边上湿漉漉的金发,笑的风情万种。她这个模样,几乎任何男人见了,都无法抵抗她的魅力,然而,凌某人除外。

    “死老太婆,再不说实话我真翻脸了。”

    凌云起话音刚落,下一秒,对方便从床上坐了起来,金色的瞳孔中流露着令人战栗的凶光“你叫我什么?”

    “美,美女,黎大美女……”

    凌云起深知对方生起气来有多恐怖,他僵硬的扯着嘴角,磕磕绊绊的说道“那个,咱们讲点道理好不好……你一条求救短信害得我从北新市千里迢迢赶过来,结果到这以后我发现,您老人家什么事都没有,可是……”

    他说着,打开了身边的窗户,伸出手在外面挥舞了两下,笑的比哭还难看“咱俩都被关在这个破旅馆出不去了啊。”

    这家名叫祥瑞宾馆的破旅店位于西北某落后城市的郊区,坐落于一座名为凤凰山的山脚下。一路上,凌云起费了不少功夫才跟人打听到了旅店的具体位置。

    旅店在一栋破破烂烂的灰色烂尾楼二层,墙上用暗红色油漆写着的祥瑞两个字早已褪色,四周地上满是垃圾,环境脏乱差不说,楼下的小卖部也倒闭了很久。一楼生锈的卷帘门上着锁,只能通过外面的楼梯进入二层。

    或许人类并不能发现这里的蹊跷,但自从来到这家旅店附近后,凌云起便感受到了极为强烈的怨气。

    此时,在他的视线范围中,这家旅店方圆五公里的范围,均被一股黑色的雾气所环绕。并且奇怪的是,在进入黑雾笼罩区域后,自己的力量就完全使不出来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他跟普通人,几乎没有差别。

    而更诡异的是,失去力量的他根本无法离开黑雾笼罩的范围。不论他怎么走,最终都会莫名的回到旅店附近。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进入旅馆,想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这家位于荒郊的破旧旅馆,竟然还在营业状态。进入旅店后,他便在前台看到了一个趴在桌子上休息的肥胖中年女人。

    看到墙上的日历,凌云起瞬间呆滞了。

    2019年7月4日

    这里的时间,竟然是三个月前?

    “住店120块一天,住多久?”此时,中年女人注意到了门外的凌云起,懒洋洋地开了口。

    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

    按理来说,在一个荒郊野岭被怨气所笼罩的怪异旅店里出现的,不太可能是正常人类。

    可如今自己能力全无,受到怨气的干扰,凌云起甚至无法确定对方的身份。他死死地盯着中年女人,并没有立刻回应对方的话。

    “你这个人有毛病吗,到底住不住。”这个突然出现,穿着厚实的男人本来看上去就有些不正常,中年女子被他看的不耐烦了,正欲发作之际,一个曼妙的身姿却忽然出现在了楼梯上。女人穿着宽松的浴袍,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两侧,美艳不可方物。

    “老板娘,他是我男朋友,我们住一个房间的。”黎音擦着头发走到门口,无比自然的挽住了凌云起的胳膊。在跟中年妇女打完招呼后,便将不知所措的他带上三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于是,便有了刚才那一幕的交谈。

    “对呀,出不去了。”

    此时黎音交叠着腿坐在床边,拨弄着指甲,漫不经心道“我也没耍你啊,那条信息不就是求救么。”

    凌云起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但却不得不强忍着怒火,咬牙道“那你就不能跟我说清楚这家旅店有古怪吗?这样我还能在外面想办法救你出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不知情的闯进来,跟你一起成为瓮中鳖。”

    “说了你就不会进来了,你不进来怎么救我?”

    黎音的反问险些将凌云起气到吐血,看到对方的臭脸,她笑了笑“好了,不开玩笑了。其实这次的委托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老朋友洛天虞。你要寻求帮助,也只会去找他吧。可若是他有办法,又怎么会让我来调查这里呢。所以为了避免麻烦,我就直接把你喊来了。”

    “老洛?”凌云起被她的话绕的头晕,自知论起诡辩自己也不是黎音的对手,他叹了口气,捏着眉心无奈的开了口“别绕弯子了,你就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根据他的消息,这里似乎是建立在现实领域之上的异空间。不光如此,你也看到了,这家旅店的时间和外面也是不一样的。”

    黎音说道“先前,洛天虞也派了一支暗杀部队前往全国各个异空间内进行调查,但最终这支部队无一人回归。不光如此,研究所也同样派人去了异空间,下场也是一样。洛天虞说他们生死不明,或许只是被转移到了其他空间纬度……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全军覆没啦。”

    看着黎音人畜无害的笑容,凌云起恨不得冲上去掐死这个女人。

    “你现在是不是憋了一肚子气,觉得我害人不浅,恨不得掐死我同归于尽?”

    尽管脸上挂着微笑,但黎音的话却让凌云起后背汗毛直竖。

    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讪笑道“哪有,本来我们就是朋友,我怎么可能会对你见死不救呢?咱们现在叫共患难。”

    “这话说的我爱听。”黎音起身,缓缓走到他身边,伸出了一只白皙的手,挑起了凌云起的下巴“放心,看在你这次来的这么及时的份上,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虽然在这里没办法使用妖力了,但你别忘了,姐最擅长的是什么。”

    她的手冰冷的仿佛没有温度,在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凌云起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着对方微微半敞的浴袍领口,他不自在的咳嗽了几声,目光移到了窗外“行吧,那你倒是说说这家旅店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老洛要你调查什么东西;最后,你叫我来,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很显然,这家旅店里有些不寻常的东西在作祟。但是那股强烈的怨气,包括这个空间,却并不是它这种级别的邪祟能制造的。之所以叫你来,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黎音将食指压在了唇边,目光望向了某个方向。

    尽管自身已经失去了妖力,但那超越常人的五感依旧没有受到影响。凌云起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此刻门外,正有什么“东西”在偷听他们的对话。

    二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黎音轻轻咳嗽了几声,与此同时,凌云起则放缓脚步,悄悄摸到了门边,猛地拽开了房门。

    和凌云起想象中不太一样,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小妹妹,你找谁呢?”黎音走到了凌云起身边,扶着他的肩膀,对门外的人慵懒的笑了笑。

    “对……对不起,我走错门了。”女孩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她红着脸匆匆忙忙的跟二人道了歉,随后便在他们的注视下快步离开了走廊。@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