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五章 神罚
    正文

    “还有这种事?恕我直言,按理说进入异空间后,面对你们这样毫无反抗能力的普通人,邪灵大可以将你们全部杀死一了百了。可它为什么还要这么费劲,每天晚上杀几个人这样循序渐进?如果是我在进行狩猎,绝不可能给猎物任何喘息逃脱的机会。”

    凌云起的话令白越跟杨雨涵都感觉很不舒服,尤其是最后那一句。

    听他说完后,白越皱了皱眉头,解释道:“因为和我们一样,那邪灵也受到了空间规则的束缚。在游戏中,它扮演的角色是【猎人】,而所有玩家则是【猎物】。确实,猎人一开始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为了维持游戏的平衡,空间也会给予猎物一定的保护机制,这便是束缚双方的规则。”

    “任务期间,玩家不能离开游戏场景范围,否则会被直接抹杀;而另一方面,邪灵也必须遵守规则的约束。在这个游戏中,旅馆中的邪灵只能被允许在每晚十二点后,选择一到两个房间进行杀戮,这个时间,根据我们的估计,只有十分钟左右。在那之后,它便不会对任何人出手了。也正因如此,我们才能侥幸活到现在。”

    “所以这里的玩家也好,猎杀你们的邪灵也罢,全都是异空间手中的棋子?”白越的解释完全出乎了凌云起的意料:“那我可以这么理解吗,空间是背后的雇佣者,手中握有绝对的主宰权;它雇佣猎人,将其与猎物们关在同一个笼子里进行游戏,失败的猎物会成为食物,而破解了生路的,则能活下来?”

    “没错。每一次完成任务,玩家都会获得大量积分。等分数累积到一定程度,就能彻底脱离空间的控制。”白越补充道:“但在空间中,邪灵是无法被杀死的存在。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避开它。”

    “那听你这么一说,能逃出生天的概率还是挺大的啊。这空间还真给了你们离开的希望?”凌云起托腮沉思。

    原本在他和黎音,包括洛天虞等人的猜想中,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被吸收进空间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邪灵的食物,怨气的补给品。

    用大鱼吃小鱼的理论来看,平民充其量不过是喂养小鱼的虾米;可现在白越的一番话,却将众人的猜想全部推翻了。

    “对了,这是你们第几次进入副本了?”

    白越的表现怎么看都不像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新手,而在凌云起的追问下,对方略微思索了几秒,回答道:“应该是第八次。”

    “我是第二次。”杨雨涵也开口说道。

    凌云起快速消化着对方刚才说的话,询问白越:“所以就算这次我可以带你们离开旅馆,但并不意味着能让你们脱离空间的束缚?”

    “是的,我们的命都掌握在这个空间手里。完成一次副本后,便能成功回归现实。但如果拒绝参加游戏,或者将关于空间的事情透露给其他不相关的人,下场只有死路一条。”白越苦笑:“一旦我们死了,周围的亲人朋友就会彻底忘记我们的存在,这就是空间的恐怖之处。”

    听到这里,凌云起豁然开朗:每年全国各地离奇失踪的平民,确实是被空间抹杀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还有更多活着的人,在保守这个秘密。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起,三方势力才逐渐注意到了怨气暴动的迹象。

    异空间究竟是不是近几年才出现的,亦或者说早在千百年前,就诞生了这股神秘的力量,其背后的秘密至今依旧无人知晓。

    凌云起心里清楚,他必须离开这里,将异空间的事情告诉洛天虞等人。

    “可是这位大哥哥,你真的不是玩家吗?”另一边,杨雨涵忍不住问道。

    “这个,我不能说。”有了上次简清和的教训,凌云起自然不会再将妖族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我所隶属的部门是不能被外界所知晓的。但这些年,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异空间,试图弄清楚它的起源、幕后的操纵者以及最终的目的。”

    “操纵者……难道还有人能控制空间?”杨雨涵惊恐地捂住了嘴。

    “其实这也是我所担心的事情。”

    白越说道:“虽然我只是个普通人,光是想要活下去,就已经很困难了。但在空闲的时候,我跟我的同伴们,也会商讨关于空间的事情。我的一位朋友曾经推测过,他说空间抓我们进来,应该是打算将我们当作食物的。但如果真是这样,就该像你说的,直接全部杀死一了百了。”

    “可空间却如此大费周章,设下各种规则平衡游戏,给玩家留有一定的出路。我朋友说,他感觉就好像有个人,始终处于上帝视角在观看着自己一手建立的游戏角斗场;他并没有无差别的进行屠杀,而是给了聪明人一条活路。能够抓住机会,一次次逃出生天的人,最后便会被抹去记忆放回现实世界。因此怎么看,这个空间都像是拥有自主意识的。”

    白越说道:“他认为这个空间是由某个神亲手创建的。因为只有神,才能如此恣意的主宰万物生死。而空间,就是神对人类的惩罚。我的朋友一直非常忧虑,因为他总觉得就算能侥幸离开,也只是拿到了一张诺亚方舟的船票。在未来的某天,神罚便会再度降临人间,异空间会吞噬万物,毁灭一切。”

    听到他的话后,凌云起的心脏猛的漏跳了一拍。

    “神吗……”他喃喃地重复了一句。多么古老遥远,而又令人悲伤的回忆。

    “凌兄弟,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啊。”凌云起抬头,不经意的伸手摸了摸,这才发现有一滴滚烫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到了脸边。

    白越和杨雨涵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对方怎么回事,明明刚才还是好好的,现在却一言不合开始流泪。

    看着面前一脸好奇的二人,凌云起迅速擦干了眼泪。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哭,只觉得在听到那个字的时候,心里狠狠地揪了一下。

    不想被人看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凌云起立刻转移了话题,询问白越:“你那个朋友是谁,在现实中做什么的?我能跟他谈谈吗?”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类,却能得出这么多接近真相的推测,其实刚才,他便对白越口中提到的玩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甚至怀疑对方会不会是研究所的人。

    “恐怕你见不到了。”白越遗憾的笑了:“他并没有接到这个任务,而是被分配到了其他副本。如果这次我们能活着离开旅馆,我可以介绍你跟他认识一下。我那个朋友其实跟你挺像的,具体是哪说不上来,但你们都会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