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七章 那个人
    正文

    白越想了想,对凌云起说道:“其实你说的这些,我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但面对邪灵,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做的实在有限。任务刚开始,我实在没把握冒着生命危险去搏一搏;而我更没想到,那些普通住户居然全在前两天就被杀死了。”

    “不早点杀掉,估计接触多了,就会被你们发现什么了。”凌云起将面前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擦了擦嘴角:“好了,接下来就麻烦你们跟我说说,那些住户之前都做了什么。”

    308房间内。

    黎音从睡梦中悠悠转醒,吊顶的老风扇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那摇摇欲坠的连接轴不免让人看着担心,生怕它会突然断裂砸下来。

    夏季的房间温度很高,即便开着风扇,一觉睡醒后的她还是流了不少汗。她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距离凌云起离开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小时。

    “这家伙,怎么还不回来。”

    黎音坐起身,懒洋洋的下了床,走到了衣柜前。她打算将浴袍脱下,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然而,就在她将柜门拉开的瞬间,从下方柜子的缝隙中,却忽然渗出了一滩乌黑的血。

    紧接着,一颗圆滚滚的东西从柜子里掉落至她的脚边,那正是一颗男性的头颅。而柜子里,则是男人失去了头颅的身体。他的身上没有其他外伤,脖子断裂处伤口呈现出诡异的光滑平整,看上去似乎是被瞬间切断的。

    此刻,断头上那双惊恐的眼睛正死死盯着黎音,似乎在死亡前,他曾经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景象。

    然而黎音却并没有被这骇人的一幕吓到,她突然回头,望向了门边泛黄的墙壁。大概过了两三秒后,地上的头颅和血迹也突然消失了。

    “这幻觉看起来还挺逼真的。”

    黎音脱下了浴袍,却在那上面发现了几滴不知何时溅上来的血迹。她若有所思的盯着浴袍,与此同时,房间的门突然开了。

    “喂,我说你睡醒了没……啊啊啊啊!”

    凌云起推门而入,在看到不着寸缕的黎音后,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

    他捂着眼睛转过身,面红耳赤又急又气道:“你这个人是变态吗,好端端的干嘛脱衣服!!!!”

    “明明是你连门都不敲就直接走进来了。”相较于凌云起,黎音的表现则非常坦然。将衣服换好后,她看着还在墙角“罚站”的对方,点了一根香烟:“好了,可以转过来了。”

    凌云起红着脸,用余光瞥了一眼对方,这才闷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被偷看的是我,怎么现在反而一副你吃了大亏的模样。”黎音吐了个烟圈,一脸戏谑的看着凌云起。

    “你还好意思说。”凌云起捂着滚烫的脸,只觉得狂跳的心脏到现在还没平复过来。

    “实在不行的话……”黎音将香烟按在了烟灰缸里,突然起身,朝着凌云起走了过来。

    她伸出手,将凌云起圈在了椅子上,附下身凑在他耳边轻吹了一口气:“你也可以脱给我看,这样我们就算互相扯平了。如何?”

    对上她那双充满魅惑的金瞳,凌云起的后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起那个关于黎音的传说,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支支吾吾道:“我……我的话就算了吧。咱俩好歹老相识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再说,我这种又土又穷酸的男人也配不上你啊,你眼光再怎么不济,好歹也得挑老洛那种有钱多金又帅气的成功人士吧。对,我看他就挺不错,下次要不要我跟他说说去……”

    “说的也对。洛天虞……嗯,确实可以考虑。不过,他手下的小家伙看上去也挺好,尤其是冷着脸的那个,我喜欢。”

    “你说的是哪个……”凌云起擦了擦冷汗。

    “你还跟我装什么呢,我说的,自然是上次跟你一起去酒吧的那个。”

    黎音拍了拍凌云起的脸,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你知道他们是情报局的啊。”凌云起尴尬的笑了笑。

    “当然。你还有什么能骗得了我的。”黎音的目光从他身上缓缓扫过,虽然语气轻柔,但却依旧让凌云起感觉头皮发麻。

    “那个,言归正传。刚才我遇到了两个被困在这里的普通人,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不少关于这个异空间的信息……”说到这里,凌云起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将之前在食堂里白越和杨雨涵告诉自己的事,原原本本叙述给了黎音。

    “原来如此。”黎音翘着腿,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香烟。

    被房间里的烟味呛得有些受不了,凌云起打开了窗户。这里的时间正是七月盛夏,时至下午,外面炎热无风,他站在窗边,扯着领口烦躁的扇着风,开口道:“进来以后我的妖力就全部消失了,所以目前想要离开这里,就得跟那些玩家一样,想办法寻找旅馆中隐藏的生路。不过我并不打算在房间里呆着坐以待毙,这旅馆里有个地方,让我挺在意的。”

    “你的意思是,想晚上去看看?”黎音反问。

    “嗯,反正有你罩着,咱俩总不至于被邪灵弄死吧。”凌云起说着,伸出手指了指脚下:“我总觉得,那里说不定有线索。”

    白越回到屋内,将门反锁后,轻轻捏了捏额角:那个叫凌云起的青年……他究竟是什么人?

    尽管对方先前的说辞听上去没什么破绽,但白越依旧能感觉到,他隐瞒了一些重要的事情。特别是在提到邪灵的时候,在他那轻松的口吻里,自己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畏惧。

    当人类面对比自己强大,轻易就能将自己杀死的压倒性恐怖力量时,恐惧,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

    即便是自己这样已经通关了七个副本的玩家,在每一次面对那些东西的时候,还是会发自内心的感到害怕。

    不止是他,其他玩家也是如此。不过,也存在例外。

    “凌云起……他给人的感觉,跟那家伙可真像啊。”想起那个怪异的玩家,白越无奈的笑了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