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八章 日记
    正文

    “这是什么”

    黎音走到简清和身边,却发现他正捧着一本笔记本,津津有味的研读着上面的内容。

    “哦,是那个叫白越的年轻人给我的。”凌云起说道“他有随手整理线索的习惯。这上面记录的,都是在我们来这里之前,他打听的线索以及遭遇的一些事情。毕竟那些普通住户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被杀了,想要了解些什么,只能靠这本日记了。”

    黎音凑到他身边,仔细看了看,不由称赞“写的很生动啊,看起来就跟小说一样。”

    “是啊,这小子文笔确实好。看他写的东西,我都代入进去了。”凌云了点头。

    201971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里的简陋程度实在是超出了我的预期。任务中提到的祥瑞宾馆,说好听了是宾馆,说难听点,还不如那些一小时十块钱的简陋钟点房。

    这里位于凤凰山脚下,高速公路边的林子里。下了车后,还要徒步走上十多分钟。旅馆四周的环境相当萧条,背靠着深山,听出租车司机的意思,距离这里最近的有人烟的地方,也是十公里开外了。

    看着面前破破烂烂的灰色烂尾楼,我甚至感觉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了。从一层落满灰尘,生锈不堪的卷帘门来看,这里确实如司机所说,已经被封了很久了。

    我绕到了灰楼的东侧,才发现这里有一条水泥砌成的楼梯,径直通往二层。沿着楼梯缓缓步行而上,再撩开面前脏兮兮、布满黄色污垢的帘子后,我总算看到了旅店的前台。

    这里墙壁泛黄,不少墙皮已经皲裂脱落,前台桌子后面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她穿着一身暗红色的短袖,正摇着扇子,无精打采的看着电视里播放的还珠格格,明明已经来了客人,可她却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态度很是怠慢。

    空气中隐约透露着一股难闻的潮湿霉味,墙边的电线也裸露在外。地板似乎也很久没人清理了,已经脏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再加上夏季室内又不通风的缘故,整个大厅都弥漫着淡淡的臭味。

    我想,这旅店前台都这么磕碜,那房间里的情况估计更糟糕吧。

    尽管心里有些嫌弃,但眼下也由不得我选择。根据任务的指示,我来到前台,跟那个胖女人办理了入住。通过交谈我才知道,原来她就是旅店的老板娘。给老板娘塞了一些钱后,我向她打听了关于其他住户的情况。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想确定一下,除了自己以外,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和我一样接到了任务的玩家。

    收了钱以后,老板娘对我的态度果然好了不少。

    她告诉我,今天一大早就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来到了旅馆;中午的时候又前后来了一男一女;半小时前,还有一个留长发的男人办理了入住。加上我,今天店里一共来了五个人。

    老板娘说,所有客人都住在三楼,至于二层,则是水电间以及员工宿舍。

    我接过钥匙,向她道了一声谢,准备回房放行李。

    “哎,年轻人,等一下。”

    就在这时,老板娘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忽然叫住了我“那个,深山老林不比其他地方,到了晚上还是很危险的。没事的话,天黑以后就不要跑到外面去了。还有晚上十二点以后,千万不要离开房间,如果有人敲门,绝对不要打开。”

    “为什么听您的意思,旅店到了晚上好像不太安全啊”听对方说完后,我心里一紧。

    对方所说的话和任务最后的提示如出一辙,如此看来,这旅店老板娘也是清楚自家旅馆不正常的。

    “我也是好心多提醒你一句而已。跟你说了就照做,没事别乱问,嫌我们规矩多,不爱住你可以换家店。”

    我的提问似乎激怒了老板娘,对方在说完后便不再搭理我,而是继续看起了电视。

    显然,若是再追问的话,只会让她反感,所以我选择了闭口不再多说。

    三层是一条长走廊,两侧各有四个房间,走廊有个转角,而我的房间是310,在转角的后面。

    在路过其他房间的时候,我注意到其中有两个房间门是打开的从其中一个屋子里,隐约还传来了电视的声音。这个房间的门牌号是302,我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屋内,屋子面积不大,只有一张大床和简陋的电视机,一对年轻的男女坐在床边,当我路过,屋里的人听见走廊的脚步声后,男子快步走到了门口,将门给关上了。

    看来,这应该是一对情侣,不过,也不能排除他们是玩家的可能性。

    我正这么想着,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间开着门的305房间里忽然走出了一个人。

    那人年纪莫约35左右,个子一米八出头,皮肤偏黑,但看起来很精神。在看到我后,他先是愣了愣,随后微笑着露出了一口大白牙,朝我点了点头。

    出于礼貌,我也跟他打了个招呼。那人性格还算不错,主动和我攀谈了起来。

    他说自己叫陆子明,本来是跟朋友骑行路过这附近的,因为中途朋友身体不太舒服,才打算在这里住几天。从对方的说辞来看,这人和他的同伴似乎不是玩家。

    当然,其中不排除对方说谎的可能性,因此我也只是礼貌地和他寒暄了几句,并没有着急试探他的身份。

    在陆子明下楼后,我又看了看周围的房间。由于不确定现在有多少住户,我不敢贸然上前打扰。

    大致观望了几眼后,我提着行李来到了走廊转角,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红影忽然迎面朝我扑了过来。当时,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那个东西原来,这是一只由红纸折成的飞机。

    诧异之际,一张煞白的小脸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我下意识后退了几步,随后才发现那是一个年纪莫约七八岁的孩子。那孩子没有头发,看上去骨瘦如柴。此刻,他正躲在一扇开着的房间门后,房间的门牌号是30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