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九章 墙上的眼睛
    正文

    男孩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纸飞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若是在平时,我定然不会被这样的小事吓到,可如今这家旅店里还隐藏着邪灵,加上走廊安静,光线又异常昏暗,男孩的突然出现确实给这样的氛围平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这是你的东西吧。”

    我调整了一下心态,注意到那孩子一直在盯着我手中的飞机后,我立刻将刚才的它递了过去。

    然而小男孩却没有任何反应,而是继续保持着刚才的模样躲在门后,唯独探出一颗脑袋,双眼死死的盯着我,似乎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那目光让我感觉很不自在,心里也直发毛。

    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面色蜡黄,看上去有些憔悴的女子忽然从门后走了出来。她摸着那男孩的头,向我道了歉。透过开着的房间门,我看到屋内还有一名体型瘦削的男子。

    原来,在我隔壁住着的是一家三口。

    我和女子攀谈了几句后,她便拉着男孩的手转身进入了屋内。而那个孩子从刚才到现在始终苍白着一张脸,一声不吭的任由母亲牵着,安静的异常诡异。

    我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刚准备进去的时候,无意中用余光瞥了一眼。而我的视线,也正好跟那个孩子撞在了一起。

    他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那眼神根本没有同龄孩子天真的生机,看上去就像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娃娃。

    我感觉心里发憷,在门开后便立刻闪身进了屋,同时将门关上了。

    刚才那个孩子应该不是邪灵吧。

    毕竟任务还没有开始,邪灵应该不会这么快出现的。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打量起面前的房间屋子的面积大概15平左右,除了一张床以外,屋里就只有一个床头柜以及电视机。

    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霉臭味,墙壁老旧,角落还能看到蛛网,地板也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微微翘起,踩上去还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声响。

    我看了一眼发黄的床单,又检查了一下枕头,在拆开枕套,看到枕芯里面一大片黄黑色的污渍后,我的内心更加膈应了。

    不过,眼下的情形也容不得自己挑三拣四,将枕头放在一边后,我随手将行李放在地上,又来到了洗手间内。

    打开门后,空气中那股臭味变得比之前更重了一些,因为设施老旧的缘故,下水道有些反味。洗手间空间狭窄,有马桶和莲蓬头,虽然味道难闻了一些,但看起来还算干净,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脏。

    将洗手间门关上,我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从包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开始记录自己一天下来的经历。

    因为本身职业的缘故,这已经是我的个人习惯了但凡遇到一些创作灵感,我都会将其记录下来。

    而如今,在任务中一旦有什么重要线索或者自己的想法,我也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把这些写下来,一来将线索罗列清楚会方便推理分析,二来

    “下一卷任务又有新的素材了。当然,前提是我能活着回去”

    我无奈的笑了笑,大概这就是灵异作者的坏习惯吧。即便是自己身处险境,也不忘思考能否将这些可怕的遭遇写进自己的书里,让小说看上去更加精彩。

    集中注意后,我掏出钢笔,开始记录自己一路上酝酿的想法。

    在来的路上,我从租车司机口中打听到了一些关于祥瑞宾馆的事情。

    据他所说,十多年前的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特别轰动的命案。宾馆的前身是一栋老居民楼,老板买下了地,进行了装修改造,本来想在山下开个小旅馆的。

    可谁知装修翻新的过程中,有一名丧心病狂的强盗闯进了旅店,将那晚值班的工作人员全部杀死,连楼上的两名住户也惨遭毒手。但因为年代久远,再加上市条件落后、信息闭塞,一起惊天凶案竟是连个报纸新闻都没登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起案子便不了了之,没人知道凶手究竟是谁,最后有没有落网;也没人清楚,这家旅店究竟是什么时候,又恢复了正常营业。

    为什么当年这起案件在当地没有大幅被报道呢

    无缘无故被忽视的悬疑案件、开在荒郊野岭的却依旧在营业中的破旅馆难道这一切,都是受到了空间的影响

    写到这里,我放下了笔。

    然而下一秒,我却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了一股莫名的寒意。这种颤栗顺着我的脊椎骨蔓延至浑身,如坐针毡的不安让我觉得,似乎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窥伺着自己。

    我谨慎的转过头,却发现房间里空空如也。

    然而那种感觉依旧没有消失,当我的视线扫过房间的各个角落,停留在床头柜附近的墙壁上后,我终于找到了那诡异气息的来源了。

    脱落的墙皮附近有一个黑漆漆的小洞,洞的直径大概在两厘米左右。而那个洞所在的位置,正好位于我的身后。

    隔壁

    我记得,除了那一家三口以外,我自己所在的310是走廊南边的最后一间客房,对面是311和312。但不一样的是,我的隔壁确实有一个空房间,门上有一个“闲人勿进”的告示。我猜测,那房间应该是旅馆里用来堆放杂物的仓库。

    在进屋之前我还特别留意过,那扇仓库的门从外面上了锁,里面应该也不会有人才对。

    这么想着,我忽然感觉毛骨悚然。

    而伴随着恐惧的,还有好奇心究竟是谁,在偷看我

    想到这里,我壮着胆子走上前,弯腰凑到了那个小洞前面,将脸贴了过去

    漆黑一片,隐约可以透过洞看到隔壁的房间的内部构造。正如我之前猜测的那样,那是一个堆放床单、卷纸还有吸尘器拖把等后勤用品的杂物间。

    没有人,难道刚才是我的错觉

    我有些不确定,揉了揉眼睛又凑过去看了一眼。

    而这次,洞那边的场景却忽然变了。我再也没有看到刚才堆放着白色床单的货架,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漆黑

    冷汗顺着额角缓缓落下,心跳也在瞬间加快。

    我直接起身冲到门口,拉开了房门。

    我能确定,自己对上的,是一只眼睛。

    我的感觉没错,刚才在洞的那边,确实有个“人”在窥伺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