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章 消失的旅客
    正文

    我冲出房间,发现隔壁仓库的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微微半敞。此时,我的呼吸也变得愈发急促了起来。

    要不要进去看看万一遇到邪灵,自己必定会被杀死;可若是坐视不理,说不定又会错过什么线索。

    我挣扎了几秒,看了看时间,最终一狠心,咬了咬牙,将仓库的门拉开了。

    那仓库的面积不足十平米,里面堆满了杂物,仅能容一人侧身通过。屋内一片漆黑,再加上我所在的走廊位于拐角,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

    虽然现在正值夏季,但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外面的天色也暗了许多,走廊内光线异常昏暗,根本看不清那屋里的情况。

    就在我打算进去看看的时候,一名突然出现在走廊上的青年却将我原本的计划彻底打乱了。

    交谈之下,我才得知,他是本次任务中最后一名到场的玩家,就住在我对面的311。他似乎知道一些关于310房间的事情,还劝我最好换一间屋子住。

    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同伴,抱团是最好的选择。况且,从对方的谈吐中可以感觉到,他应该是个头脑敏捷、思维严谨的人。于是,我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而他也很有诚意的做了自我介绍。

    可我万万没想到,面前这个和善的青年,竟然是

    白越似乎对那名青年的身份很是忌惮,原本写着对方名字的地方也被他用钢笔涂改掉了。

    我去了前台,老板娘告诉我,剩下的空房只有312和304。我并不想住在那人的隔壁,再加上312就刚才那个出现眼睛的仓库对面,安全起见,我果断选择了304。

    老板娘同意了给我换房间,拿到304的钥匙后,我才想起来之前的行李还留在了先前的屋子里。

    回到310房间前,我注意到隔壁仓库的门不知何时已经关上了。快速走进屋内,在路过床边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黑洞,先前被窥伺的异样感再次涌上心头。

    不知是不是我思考时候的太专注了,当我转过身的时候,惊骇的发现有一名年轻的女子不知何时开始,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门口。我被她的出现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松了一口气女人穿着工作服,应该是这里的保洁人员。

    她颇为不满的看了屋内一眼,随后掉头走到了隔壁,那个刚才出现过邪灵的仓库。

    我的心跳加快了些许,不过依旧强装着镇定,免得被她发现什么不对劲。

    我看着她掏出钥匙打开了隔壁仓库的门,从里面推出了清洁推车,准备把这间被我住过的房间打扫干净。

    “不好意思,辛苦你了。”我侧身,佯装着收拾行李的样子,和那名保洁员攀谈了起来“我看这里服务人员不多,平时就你负责打扫吗”

    “还有一个。”女人麻利的换着床单,有些敷衍的回答道。

    “有件事我想打听一下。”我压低声音,走到女人身边,悄悄拿了一百元递了过去“我这个人吧,天生体质比较特殊,打小就能看到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之前住在这间屋子里的时候,我就开始觉得不舒服了。所以现在就是想问问,这间屋子之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保洁员显然没想到我会跟她打听这种事情,她有些迟疑的看着我,犹豫了几秒后,这才接过钱,小声询问“你问这个干吗。”

    “我就是好奇心比较重,遇到些事情想弄清楚。”我解释道“再说了,这附近就你们一家宾馆,就算我想退房,现在也没地方去啊。你放心,我不会跟其他人说的。”

    经过我的再三保证后,保洁员才开口道“好吧,说实话,要不是我家里条件不好,自己又没什么文化,赚不到大钱,否则打死我都不会来这里上班。你说的没错,这家旅店是邪门得很,外面的人都说,这里闹鬼的。”

    “具体是怎么闹的呢”我装作一副好奇的模样,询问对方。

    “其实来这里工作,还有一条古怪的规定。到了晚上十二点以后,老板娘是不允许大家离开房间的。一开始我也觉得很奇怪,问她为什么,她也没说原因。后来,还是其他人告诉我的,因为到了半夜以后,这里闹那玩意闹的特别凶”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保洁员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员工宿舍都在二楼,有的时候到了凌晨,楼上就会传来一阵阵脚步声,听起来就好像有人在上面跑动一样。更恐怖的是,有时候还能听到其他响声,就好像上面在打架一样这些动静持续的时间并不久,短的时候两三分钟,最多半个小时。并且不管楼上的动静有多大,到了第二天上去一看,根本没有东西损坏,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切,只是我的幻觉一样。”

    保洁员说,刚来的那几个月里,自己经常被吓到失眠,差点想辞职。但是她后来发现,这些恐怖的动静都发生在三层,至于二楼,则始终很安全。似乎只要晚上不出房间,就不会遇到危险。时间久了,自己也就习惯了这些奇怪的现象,毕竟它不会经常发生,一个月也就那么几次,加上这些年来并没有人因此丧命,久而久之,自己便不再害怕了。

    “那旅客呢这里有这么多住户,难道没有人投诉过这里到了晚上不正常吗”我听她说完后,不由感到非常奇怪。

    “旅客”

    此时,那名保洁员却突然变得十分迷茫。她一边铺着床单,一边自言自语着,说出了一句令我感到毛骨悚然的话“奇怪,我怎么对以往住过的那些人,都没什么印象了”

    事已至此,我心里隐约有了数看来住进这家旅店的人,最后都莫名其妙消失了。

    除了一开始遇到的陆子明,还有一个叫杨雨涵的女玩家,旅店里的其他住户似乎都不太愿意与别人接触。我们几乎没看到有什么人离开过自己的房间,不过也是,毕竟时间已经很晚了。在用过晚餐后,我们便各自回了屋。不知不觉,时间已至午夜。

    伴随着十二点钟声的响起,那潜伏于黑暗中的恶灵,在杀戮中悄悄登场了

    第三页日记写到这里戛然而止。

    “卧槽,真吓人。”看到这里,凌云起后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心神不定的看了一眼床头的墙壁,生怕那里也会突然出现一个小洞。

    黎音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忍不住调侃“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男人太小的话,说出去很丢人的哦。”

    “谁谁小了,我明明大的很。”凌云起忍不住反驳道。

    “好好好,你最大。”黎音捂嘴笑了笑,推搡着他“快翻,我想看后面发生了什么。”@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