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一章 住户
    正文

    第一天,我花了些功夫,从前台老板娘的登记簿上看到了旅店内所有住户的信息,并和杨雨涵一一进行了确认,以下为统计结果。

    【工作人员:】

    旅馆的老板娘

    两名保洁员

    两名服务生

    一名厨师

    【住户(按房间号排列):】

    301:杨雨涵,女,19岁,学生(玩家)

    302:一对年轻的情侣:赵燕、杨林

    303:林予,男,32岁,医生(玩家)

    304:白越,男,27岁,作家(玩家)

    305:两个骑行者:陆子明、张怀庆

    306:周斌,男,20岁,学生(玩家)

    307:李明福,男,42岁。腿脚不便,性格古怪,拒绝与我们交流,目前身份未知

    308:朱晓东,47岁,男,无业(玩家)

    309:一家三口:父亲张建明,母亲冯秀娟,儿子张晓军

    310:空房

    311:段惜言,男,23岁(玩家)

    312:空房

    以上工作人员六名,住户十四名,其中有六名玩家(尚不确定307住户真实身份)旅店内一共有二十人。

    通过观察,我发现这里的住户多多少少都存在着一些古怪。比如302房间的那对小情侣,看上去感情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

    晚上,我和杨雨涵在一楼食堂吃饭的时候,曾经看到那个叫赵燕的女孩情绪低落的坐在角落里哭泣。

    同位女性的杨雨涵上前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赵燕说自己只是跟男友吵了架,心情不太好。通过交流,我们得知,这对情侣并不是本地人,因为遭到了家人的反对,他们一气之下选择了私奔,路过了xs市。由于二人目前手头紧俏,并没有太多钱,因此在去另一个城市的路上,他们选择了暂时住进这家破旧廉价的小旅店。

    我替她点了一碗热汤,赵燕的情绪看上去非常糟糕,我们的安慰非但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让她哭的更加难过了。

    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事情就是,喝着那碗汤的时候,她一边流眼泪,一边重复着这样的话:“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日子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看得出来,女孩对于自己的未来感到十分迷茫,她甚至开始怀疑当初的决定,后悔自己所做出的冲动的抉择。而没过多久,那个叫杨林的男孩找了过来。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他衣着朴实,看上去不善于交流。见到女友后,杨林木讷的跟我们打了个招呼。感觉气氛有些尴尬,我跟杨雨涵便回到了原来的桌上。

    这对情侣大概发生了无数次的争吵,在交流的时候,我总觉得杨林的表情看上去早已从习惯变成了麻木。或许是觉得在大庭广众下闹别扭不太合适,杨林低声哄着自己的女友,在对方情绪缓和后,二人很快便离开了食堂。

    而在他们走后没多久,我们便遇到了同样下楼吃饭的住在305的陆子明。

    因为之前打过照面的缘故,对方很自然的坐了过来,和我们一起用餐。陆子明是个健谈的男人,吃饭的时候,他主动和我们聊了许多闲趣轶事。他跟自己的搭档张怀庆也不是本地人,二人都是户外骑行爱好者,相识已有七八年了。这一次,他们共同规划了一条骑行路线,相约一起穿越七座城市,打破原本的记录。

    不过在中途,二人遇到了小事故:张怀庆的腿受了伤,需要暂时休息一阵子。而这家旅馆,则是距离事故发生地最近的一处栖息地。因此,陆子明和搭档决定在这里休息几天,等张怀庆的伤养好后再离开。

    吃完饭后,陆子明又打了一份餐。因为搭档腿脚不方便的缘故,只能待在屋里,无法四处走动。我询问他是否需要看医生,而一旁的杨雨涵也灵机一动,对陆子明说,她认识一个住在这里的叫林予默的住户。对方是个医生,或许能提供一些帮助。陆子明听闻,欣然表示了感谢。不过因为时间太晚了,他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只说明天会带着搭档找医生看看。

    在那以后,他也离开了食堂。

    住在303房间的林予默,他和我们一样都是玩家。听杨雨涵说,他很乐意和其他玩家合作,并且目前已经拉拢了住在306的玩家周斌;而原本我们就是打算在用餐完毕后,找林予默和周斌好好聊聊的。

    如今既然杨雨涵已经提到了这件事,我们决定在午夜到来前,先找另外两名玩家通通气,商谈一下接下来的打算。

    在离开食堂之前,我们注意到了楼梯转折处,还有一处通往地下的台阶。

    那里没有壁灯,看上去漆黑一片。我们打着手电筒下去看了一眼,原来在负一层,还有一处地下室。地下室生锈的大门上挂着一把铁锁,看样子没有钥匙是进不去的。

    地下格外阴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味,台阶上还落着厚厚的灰层,似乎没什么人会来这里。这时,我忽然发现,那门上的钥匙竟然没有上锁。就在我刚把钥匙拿下来的时候,老板娘严厉的呵斥声将我和杨雨涵吓了一跳。

    “你们没事跑这里来干嘛?想偷东西吗?”老板娘沉着脸,表情看上去很是阴郁。

    在看到门锁脱落后,她更是快步走上前,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钥匙,将它重新锁上了。我看老板娘神情紧张,似乎很害怕有人会闯进那扇门后。

    做完这些后,她粗鲁的将我们二人轰了上去,并且很生气的要赶我们离开。

    一旦离开旅馆,必定会被空间抹杀的。

    我跟杨雨涵深切的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因此我们不断向老板娘道歉,并且拿出了一笔钱作为赔偿,好说歹说才让她原谅了我们。

    不过,关于那间地下室,老板娘却连一个字都没有跟我们透露过。事后,我们找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对方说那里似乎是个空房间,里面除了堆放着一些破烂杂物外,就再也没其他东西了。地下室的大门常年上着锁,平时老板娘也不许他们靠近那里。

    得到情报后,我们来到了林予默所在的303房间。此时,另一名叫周斌的玩家也在屋内。他们的态度还算友善,互相介绍完后,林予默告诉我们,住在308的玩家朱晓东似乎习惯独来独往,直接拒绝了他的组队邀请;至于311房间的段惜言也是一样,他似乎并没有跟别人合作的打算,因此,六名玩家中,只有我们四个选择了抱团。

    我将今天在310房间的遭遇以及地下室的事情说了出来,大家一致认定,那间地下室里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而老板娘手里的钥匙,则是关键。

    “那么问题来了:就算我们偷到了钥匙,平时老板娘一直盯着地下室,我们根本进不去。唯一能自由行动的时间,就是等她休息以后吧。可是到了晚上十二点,你们谁敢去下面冒险?别忘了任务中提到的警告。我认为,贸然进入那间地下室,或许会直接触发死路。你们认为呢?”周斌的提问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