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二章 午夜降临的恐怖
    正文

    周斌说的不无道理,由于第一天大家能掌握的线索实在太少了,一时间,谁也无法作出定论。眼看着时间不早,距离十二点还有两小时不到,我们便各自回了屋。

    目前关于这家旅店的可疑处,我个人整理出了以下几点:

    1.老板娘以及其他五名服务人员的真实身份。在知道这里过去发生过凶案,如今怪事频发的情况下,却依旧能留下来工作,那些人真的是普通人吗?

    2.普通住户以及玩家的真实身份。在以往的任务中,经常会出现邪灵假装成玩家,借机骗取同伴信任并展开杀戮的情况。因此,有人会拒绝抱团合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至于段惜言……算了,那个男人选择远离我们,或许是件好事。毕竟他所带来的危险,不比邪灵少。言归正传,在不能确定身份的情况下,我并没有完全相信杨雨涵跟其他两个人;我相信,他们也都是这么想的。至于住户,尽管陆子明和那对情侣看上去很正常,但依旧不能排除他们是邪灵所伪装的可能性。

    3.地下室究竟有什么。如今看来,我在310房间遭遇的惊悚事件,也是跟仓库有关的。那么这一切的背后是否在暗示玩家:位于负一层的空仓库内存在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4.警告。关于任务中提到的【每晚十二点后玩家最好不要离开自己的房间,否则后果自负。】这一条,很明显,晚上离开房间,很可能会触发死路被邪灵杀死;如果想要避开老板娘的监督,探索负一层的地下室,唯一的行动时间就只有在午夜过后。

    且不说地下室能否轻易潜入,从老板娘激烈的反应来看,一旦触怒对方,便会被赶出旅馆,触发死路;而如果恶灵就潜伏在地下室内,那么直接闯入,后果也是一样糟糕。

    5.生路提示。虽然任务说,五天以后便能离开这里,但我们都清楚,什么也不做就能侥幸活下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任务中,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是非常危险的。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主动出击。实际上,通过跟这里的工作人员打听,我注意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保洁人员曾经提到过的“深夜里那些恐怖的动静都发生在三层,至于二楼,则始终很安全。似乎只要晚上不出房间,就不会遇到危险。”

    没错,我大胆的推测,二层的房间,说不定就是可以规避邪灵杀戮的“安全屋”!可如果这样做,又跟任务警告的【十二点后不要离开自己的房间】产生了冲突。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如果明天找到老板娘和工作人员,给他们塞钱要求把自己的房间换去二楼,成功的话会不会规避被杀戮的风险?

    我看了看时间,此时已是十一点五十分,现在下楼实在太过危险,估计工作人员也早就睡下了。距离任务开始还有十分钟,但愿我能够撑过今晚。先写到这里吧,我该把灯关上了。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难道……要开始了?

    [2019.7.2]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听到楼下老板娘和工作人员的交谈声,我才浑浑噩噩的起身,去浴室洗了一把脸。

    看着镜子里眼中布满血丝的自己,我几乎快要虚脱了。

    竟然,活下来了……

    昨天一整宿,我根本不敢闭上眼睛。午夜十二点时回响在长廊的脚步声,每一步都仿佛有人握着榔头,在我的胸口处一下下的敲砸。门外的那个“人”每走一步,我的心尖也会跟着震颤。

    我知道,此刻其他玩家也是一样,谁都不敢睡觉。

    除了祈祷恶魔不要推开自己房间的门以外,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但是,它就好像知道房间里的人在恐惧着自己一样。门外的东西不断徘徊着,放慢脚步在走廊上来来回回兜转了许久。每当它停留在我房间附近的时候,透过那扇并不厚实的大门,我甚至可以想象出无数恐怖的画面……

    啊,真的快疯了。

    那东西一定非常享受折磨我们的快感吧。数不清它在门外徘徊了多久,就在我的精神快要崩溃的时候,脚步声突然停在了我的门口。

    那一瞬间,我攥紧了手中的尖刀。当然,武器是伤害不到它们的。但是握着刀,我心里的安全感会增加一些。更何况,比起被邪灵折磨,残忍的杀死,不如干脆了当的选择自尽。

    不过这一夜,幸运女神眷顾了我。

    它选择的并不是我,而是隔壁302,那对情侣所住的房间。

    我听到一阵沉闷的敲门声,不过并没有人回应。再然后,一切就恢复安静了。

    那对情侣看上去还很年轻,想到几个小时前自己还跟他们聊过天,那女孩红肿的眼睛,男孩无奈的表情,我就觉得喘不过气。

    我救不了他们,甚至在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我的内心还涌现出了一阵窃喜。

    这大概就是人性的卑劣吧。面对绝境,人,永远都是自私的。

    我本以为今晚的杀戮就此结束了,可是过了十多分钟,走廊上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了。依旧是在外面徘徊了许久,最终它选择了一个房间。

    一夜无眠。

    我就这么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门,生怕那恐怖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第二天,302那对情侣以及305的两个骑行者的房间空无一人。询问了楼下的保洁后,我们愕然发现,这四个人的存在已经被从其他人的记忆中抹去了。当然,登记簿上,他们的名字也彻底消失了。

    只是第一夜,就杀了四个人吗?

    吃早饭的时候,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

    毕竟如果每晚都按照这个速度进行下去,根本没人能撑到任务结束啊。

    显然,大家都被昨晚的事情折磨的快要崩溃了。一想到那才是第一夜,未来的几天晚上,死亡都会如期降临,我们终于决定做些什么来扭转局面。

    在我们开会商量的时候,那个叫朱晓东的玩家就坐在我们的附近。我确定他听见了我们说的话,可直到大家讨论结束,他依旧没有上前合作的意思。

    趁着白天安全,林予默认为,我们应该去那两间屋子看看情况,确认死去的住户有没有留下线索;不光如此,还得想办法偷走老板娘的钥匙,争取在十二点到来前搜查一遍地下室。

    最后,今晚他决定躲在二楼的水电间。他跟我想的一样,如果其他方法都行不通,说不定二楼的房间,就是我们最后的生路!@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