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三章 第二夜
    正文

    幸运的是,虽然住户消失了,但我们还是在302房间里找到了一些线索:抽屉里的安眠药,还有一张被夹在床头缝隙里的纸条。从上面的内容来看,写下这些文字的,应该是赵燕。而更令人吃惊的是,这竟然是一份遗书。

    原来,这对情侣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本打算选个偏僻的旅店,相约殉情。

    说实话,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内心的罪恶感在瞬间减少了许多。不同于在炼狱中苦苦挣扎,苟延残喘的我们,既然原本就打算舍弃生的希望,那么死亡对这两个人来说,应该算是解脱吧。

    另一边,305的房间内。虽然我们并没有见到过陆子明口中提到的搭档张怀庆,却在屋子的垃圾桶里看到了一些沾血的棉花。另外,林予默在柜子里找到了一些消炎药和纱布,看来陆子明并没有说谎,自己的搭档确实受了伤。

    这些线索我都用拍立得相机照下来了,附在日记中以供参考。

    有了之前的教训,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老板娘套了不少近乎,不过关于旅店以及地下室的事情,我只字未提。大概是在这里憋的很无聊吧,老板娘跟我聊了不少话,不过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吃过饭后,杨雨涵找了个借口,将老板娘骗到了三楼;至于林予默跟周斌,负责牵制其他服务人员,给我通风报信。我偷偷溜进了老板娘的卧室,很快便找到了那一大串被她放在抽屉里的钥匙。我清楚的记得,其中有一把蓝色生锈的钥匙,就能打开地下室上锁的门。

    可如今,这把钥匙,竟然不见了!

    我们再一次走进了死胡同。没了钥匙,就进不去地下室。那我们又该如何撑过今晚?

    如果不是老板娘刻意将钥匙藏起来,唯一能解释的理由只有一个:有人偷走了钥匙。

    大家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会议的时候,所有人都无精打采,呵欠连天。毕竟昨天一整晚,我们都没有好好休息。因此杨雨涵提议,趁着现在还算安全,不如各自回屋好好睡一觉,养足精力再想办法。

    不过,下午回屋休息时,有人敲响了我房间的门。很意外,这次来找我的竟然是周斌。

    周斌的样子,似乎有什么秘密要说。我心领神会,将他迎进屋后,迅速关了门。

    他告诉我,自己发现308的住户朱晓东有些不对劲。

    原来,昨天晚上因为害怕,在我跟杨雨涵走后,周斌又在林予默的房间里呆了很久,直到十一左右才离开。

    “当我回屋的时候,正好看到朱晓东从他对门307的屋子里出来。不过那时我正好关门,因此是透过缝隙偷偷看到的,所以他并没有发现我。”

    周斌说道:“307那个住户性格古怪,到现在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玩家;可朱晓东却偏偏跟那人走得很近。并且要不是被我撞见,估计谁都想不到这两个人私下认识吧。你说,朱晓东不跟我们合作,是不是因为他跟307的李明福私下有合作?”

    “那你的意思是,李明福也是玩家?”

    说实话,听他这么说的时候,我感觉很诧异。这件事周斌只告诉了我,因为他说通过这一天的接触,看得出来我具备一定的分析能力,也一直在积极的寻找线索。至于林予默,虽然他人还不错,但是做事情有些偏激。加上对方今晚决定去二楼冒险,万一运气不好,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现在他告诉我这些情报,为的就是可以跟我搞好关系,也算是互相利用吧。

    “很有可能。不光如此,住在311的那个家伙也偷偷接触过朱晓东呢。”

    周斌补充道:“昨天下午,也就是任务第一天,我看到他进入了308朱晓东的房间,在那里停留了十多分钟才离开的。你看,李明福一直不肯接触任何人,朱晓东跟段惜言又分别都拒绝了我们的合作邀请。我想,这三个家伙肯定私下组了队,表面上装作不认识,为的就是迷惑我们。说不定……就是他们偷走了地下室的钥匙!”

    周斌告诉我的事情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将他送走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虽然眼皮沉重的几乎睁不开,但大脑却依旧没有停止过思考。

    确实,从朱晓东跟李明福的私下接触来看,这两个人之间达成合作的可能性很大。那如此看来,307的李明福是一名玩家的可能性极高。

    不过,311的段惜言……别人虽然不清楚,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不可能跟那两个人达成合作。

    段惜言这个家伙擅长伪装又诡计多端,虽然目前他没有对我展现出敌意,但依旧要对这个人提高戒备才是。

    脑子很乱,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黄昏的残阳映照在屋内,窗外的天色渐黑,我这才发现,这一觉竟然睡到了晚上七点。

    我敲了敲其他住户的门,发现他们并不在屋内。我想,这个时间,大家应该是去食堂用餐了。下楼的时候,我看见了两个人。

    朱晓东神色古怪的和李明福说了些什么,二人似乎发生了一些争执。我看见朱晓东情绪激动的抓着对方的衣领,隐约间,我听到他提到了什么“逃逸”“赔偿”之类的话。

    我故意加重的脚步,而他们在听到楼上的动静后,迅速分开了。下楼的时候,朱晓东迎着我的面走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看我,而是头也不回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至于李明福则叼着一根烟,一瘸一拐的推开大门走到了外面。

    林予默他们果然在食堂里,杨雨涵说,期间她来敲过我的门,不过当时我睡得太香,并没有回应她。因此,他们决定先下来吃饭,顺便商讨晚上的对策。

    地下室的钥匙依旧没有找到,周斌说,下午他看到老板娘神色紧张的在前台翻找东西,看样子,钥匙确实是被人偷走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断用眼神暗示着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不过我并没有回应,而是选择继续装作不知情。眼看着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又暂时没有进入地下室的办法。最后,林予默还是决定,晚上呆在二楼试试看。

    说实话,他的这个决定其实是非常冒险的。虽然二楼看上去确实是最安全的地方,但万一游戏判定他的举动破坏了规则,便会被邪灵立刻杀死。

    除了他以外,我们三个人选择静观其变。如果他死了,那就证明留在二楼是行不通的;但相反,假如林予默成功活了下来,那二楼将会是这次任务最终的生路。@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