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六章 崩坏旅店
    正文

    凌云起所说的话里蕴含的信息量太大,导致白越三人在反应过来后,纷纷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尽管早在一开始,白越便已经产生了这家旅店内的工作人员身份都不正常的猜想,但如今听凌云起笃定万分的说出来,内心还是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相比感到惊讶的其他两人,林予默却冷笑着望向凌云起,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在他看来,对于一个才刚进入旅店半天的人,如何做到凭借一本日记,就能推断出生路这么简单?

    “楼下那几个很可能不是正常人类,这一点我们心里都清楚。毕竟这家旅店本身的存在就已经很不合理了,那留在这里面工作的也绝非善类。”林予默说道:“至于地下室,我们也清楚那个地方是这次任务的关键。其实一开始,我就有个猜想:那邪灵会不会就藏在地下室里,到了晚上才会出来杀人?”

    “难道凌先生的意思,是说躲进地下室就意味着安全了?但这不合理啊,且不说旅店面积就这么大,如果大家不在屋内,邪灵想要找到我们还是轻而易举的;万一就像林医生猜的那样,邪灵平时就藏在地下室内,那我们找过去,岂不是送上门?”杨雨涵快速说道。

    “还有一件事让我很在意。”白越也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凌兄弟你刚才说,三楼的住户中也有和老板娘他们同样的存在。所以你的意思是,除了旅店内的六名工作人员以外,还有一个住户,也不是人类?”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们别害怕。”凌云起低声道:“实际上,这家旅店里真正的活人,就只有你们几个。并且,你们以为正常的某个玩家,就是真正的邪灵。”

    “你……你什么意思?”杨雨涵心里一惊,却下意识地打量起了身边的白越和林予默。

    “难道你说的邪灵是……”白越忽然反应了过来。

    “没错,就是他。”凌云起看着白越的眼神充满了肯定,他一屁股坐到了床边,对几人说道:“邪灵不在这里,你们先别急,且听我慢慢解释。首先要纠正一点,除了真正作祟的那个邪灵,其余的都只是地缚灵,并不会伤害人。”

    如果一个人对某一个特定场所有深厚的感情或者意念,死去后灵魂就会变为地缚灵,被束缚在那片土地上无法离去。而这家旅店由于被怨气所笼罩的缘故,导致曾经在这里死去的人也被困在了其中。

    白越的日记里曾经提到过,在他来的路上,曾经从当地出租车司机口中打听到了一些关于旅店过去的新闻。十几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强盗入室抢劫案件,当晚旅店里的工作人员以及两名住户纷纷惨遭毒手,而造成这起恶性杀人案的凶手,迄今为止也没有落网。

    “你的意思是……”听到这里,林予默只觉得后背发毛。

    “不错,当年被强盗杀死的人,就是老板娘那批人以及305房间的陆子明和张怀庆。”凌云起沉声道:“自从成为了地缚灵后,这里的老板娘和工作人员依旧将旅店开了下去。而前几晚消失的住户,都是曾经死在这里的人。”

    302房间的情侣赵燕和杨林,是殉情自杀死的,他们留在屋子里的遗书就能证明这一点。而根据房内的病历和炭炉来看,住在309的一家三口应该是不堪重负,在筹不到钱给孩子治病的绝望之际,选择了烧炭自杀。

    尽管地缚灵不会袭击别人,但是因为怨气太深,执念过重,即便死后,他们也会毫无意识的重复着生前的行为,有些灵,比如张建民和冯秀娟,还有保洁等人,甚至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死去了。

    一直以来,受到保洁员那句话的迷惑,加上那些人确实没有出过事,所有人才会理所应当的认为二楼才是绝对安全的。

    林予默的后背出了不少冷汗,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第二晚的举动究竟有多危险。还好自己在十二点前回到了屋内,而幸运的是,邪灵也并没有选择自己;否则早在那一晚,出现在其他地方的自己就已经率先被杀死了。

    “可是林医生那天晚上躲在水电间,十二点一到,便又被转移回自己的房间了。如果我们去地下室,会不会也是一样的下场?”杨雨涵问道。

    “不会。地下室隐藏着真正的生路,我们必去不可。而林予默被转移回自己的房间,是因为别的灵在保护他。”凌云起叹了一口气:“其实啊,你们真的应该感谢那些死去的住户。如果不是他们,恐怕从第一夜开始,邪灵就已经对你们下手了。”

    “什么意思?”林予默突然愣住了。他盯着凌云起,磕磕绊绊的问道:“难道……第二夜,我能活下去不是侥幸?”

    “当然,真正救了你的,是那一家三口中唯一头脑清醒的小男孩啊。”凌云起平静地说道:“他将你转移回了房间,用自己和父母的死亡代替了你。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拖延,消耗了那邪灵的行动时间。受到规则的限制,所以第二夜的牺牲者只有309一家。”

    窗外的夕阳早已下山,众人这一商讨,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而在凌云起说完后,众人头顶天花板上的灯忽然发出了“啪”的声响,紧接着,屋内便陷入了一片漆黑。

    不光如此,很快,整个房间也在众人的见证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坏。那些原本暗黄发黑的墙壁上,墙皮纷纷脱落,露出了里面的水泥钢筋;所有的家具逐渐老化腐朽,落满了灰土,房间完全变成了废墟。而这,才是旅店原本的模样。

    “在真相揭露的瞬间,那些靠着灵的意识所维系的假象也会随之烟消云散。”凌云起看了看手机,此时已经是深夜十点半了。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一个半小时。

    “走吧。”他推开门,对众人说道:“接下来的时间里,请各位提高警惕,跟紧我。我记得你们说过,空间对邪灵的限制会随着任务接近尾声而逐渐解除吧。”

    “是的。”一旁的杨雨涵下意识拽住了凌云起的衣角,忍不住附和道。

    “现在邪灵已经不需要伪装了。在十二点到来的这段时间里,它一定会不断寻找契机攻击我们的。”凌云起说完,目光落在了敞开大门的307房间上。@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