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十八章 分散
    正文

    黑暗中,黎音的脚步踩在老旧的木楼梯上,轻的却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尽管如此,但她的速度却并不慢。仅仅只花了几秒,黎音便悄无声息的到达了二层。她用手机灯光照了照四周,确认没什么危险后,才对上面的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可以下楼了。

    众人依次按照顺序,打着手电筒朝楼下前进。人在面对黑暗的时候,总是会脑补出各种恐怖的画面。

    此时,杨雨涵不断用灯光照着自己脚下,生怕在那布满蛛网的楼梯缝隙中会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她越克制着不让自己去想这些恐怖的东西,大脑的想象力便愈加丰富。因为恐惧加上生怕发出太大动静,短短的两节楼梯,她花了近一分钟才走完。

    身后的白越和林予默心里虽然着急,但也不敢出声催促对方。

    在杨雨涵到达二楼后,林予默深吸一口气,加快速度走下了楼梯。紧接,轮到了白越。

    林予默伸出手,指着楼梯中间的一层台阶,朝他打了个手势。在楼梯中间部位有一块木板,因为腐化的特别严重,加上刚才众人的经过,已经出现了断裂的迹象。

    白越心中了然,他小心翼翼的下了楼,在路过那块有问题的木板时,他特意扶着墙壁,将脚往下多跨了一层,想要直接略过那一级台阶。

    然而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鞋子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白越如同触电般缩回了脚,而在手机灯光的照射下,他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真面目——那是一根已经高度腐烂,隐约可见森然白骨的手指!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一只鲜血淋漓,布满青筋的手突然从台阶的缝隙中伸了出来,径直朝着白越袭来。白越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想逃脱,却赫然发现脚下的木台阶发出了巨响,自己的身体也在瞬间失重,开始往下坠。

    楼梯要塌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双有力的手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原本站在三楼的凌云起在楼梯发出巨大声响的瞬间,几乎同时纵身跃下了台阶,在白越即将坠落的时候,他伸出手,用力的推了一下对方。

    “轰”

    伴随着巨大的尘土扬起,众人的视线也受到了阻碍。杨雨涵捂着口鼻冲上前,在一片木石的废墟中看到了茫然的白越。

    “白大哥你还好吗?”

    她立刻伸出手将对方扶了起来,此时的白越很是狼狈,他浑身上下落满了灰尘,脸上、手脚也有着不同程度的擦伤,但幸运的是,因为楼层并不高,除了些小摩擦以外,这一摔他并没有受什么伤。

    “我没事。”白越咳嗽了几声,转过头想要对凌云起说些什么,然而下一秒,他却赫然发现,自己的旁边根本没人。

    凌云起,就这么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白越吓了一跳,他立刻扒拉着废墟,试图寻找对方的踪迹,却被黎音阻止了。刚才在下坠的时候,她清楚地看到凌云起推开了白越,自己却被那只腐烂的手抓住了脚踝。

    “他被邪灵杀死了吗?”想到那些消失时的尸体,林予默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应该没有。”黎音冷静地说道:“我估计他是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在那之后,邪灵才会对他出手。现在我们在明,那东西在暗。若是继续让它得逞,可就不妙了。”

    她走到杨雨涵面前,对她说道:“一会儿下楼的时候,你负责看着我们的背后方向;至于另外两个男士,左右就交给你们了。这次,你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要被邪灵触碰到身体。”

    “我们不去找凌兄弟吗?他现在应该还在旅店的某处吧!”白越万万没想到,对于凌云起的失踪,黎音竟然表现得如此冷漠,甚至根本没有当回事。

    “比起这个,我更应该确保你们的安全。不然在刚才,他也不会冒着危险救你了。”黎音打着灯光走到了通往地下室的台阶边,照了照下方,对他们说道:“你们顾好自己就行。至于阿凌,他一定有办法脱困。”

    “面对邪灵,我们几个什么都做不了,说不定还会帮倒忙。既然黎小姐这么信任自己的搭档,那我们也不必瞎操心了。走吧……”林予默也忍不住走上前,劝起了白越。

    “……好吧。”

    白越叹了一口气,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身后漆黑的废墟,这才心有不甘的跟着队伍一起下了楼。

    另一边,凌云起茫然的环顾四周,却发现原本应该和白越一样掉下楼的自己,出现在了一间漆黑的房间里。他摸了摸口袋,发现手机在刚才跳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甩了出去。

    “看来只能这样黑灯瞎火的摸索了。”

    他伸出手向两侧摸了摸,很快便触碰到了什么坚硬的金属物体的边缘,还有一些手感柔软的毯巾——这似乎是用来堆放杂物的货架。

    “嗯?这里难道是310的隔壁?”想起白越在日记里提到的被偷窥的事情,凌云起立刻反应了过来,此时的自己,就身处于那间邪灵曾经出现过的仓库里。

    凌云起砸了咂嘴,因为看不清路,再加上这里的地上还有很多障碍物,他只能扶着货架,一点点朝着门的方向前进。可走了没几步后,他却忽然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一片粘稠的液体,紧接着,手就触碰到了某样冰冷且略带弹性的东西。

    伴随着这阵恶心的触感,一股腥臭的味道也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

    凌云起没有作声,将手在周围的毛巾上随意擦了擦,又往前走了几步,终于摸到了仓库的门。

    打开门后,虽然外面还是漆黑一片,但接着透过窗户撒在走廊里的月光,凌云起总算能看清周围的环境了。

    “要杀就杀,别动不动玩那套唬人的把戏。”他回过头,看着货架上摆放着头颅,冷哼了一声。

    尽管那是一张自己从未见过的陌生的脸,但从死者的年龄上来看,应该就是那个叫做周斌的玩家。

    似乎是在回应他刚才说过的话,就在此时,凌云起突然发现,对面紧闭的311房间的门把手忽然慢慢转动了起来。伴随着“吱呀”一声门开,黑暗中,一道身影从门后骤然出现。@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