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十章 捉迷藏
    正文

    漆黑的楼道里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恶臭,像是什么东西腐烂了一样,越接近地下室,臭味便愈发强烈。杨雨涵捂着口鼻,强忍着想呕吐的冲动,不断用手机照着四周的墙壁以及脚下,以免遭遇邪灵的袭击。

    白越还在担心失踪的凌云起,注意力也远没有平时那么集中。因此,在下楼的时候,他没有看清脚边的障碍物,不小心踩在了一个空的易拉罐上。

    金属被碾压的声响在空旷的楼梯间内显得尤为刺耳,林予默跟杨雨涵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众人停在了原地,再也不敢前进,黎音用手机灯光照了照负一层的地下室,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过了一两分钟后,四周还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似乎刚才的动静并没有引来邪灵的注意。众人方才松了一口气,黎音拍了拍白越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一些;而始作俑者白越则一脸羞愧,双手合十朝其他几人道了歉。

    杨雨涵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跳,刚转回身想继续观察身后时,她手里紧握的手机却“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不知何时,一名浑身是血的女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们的后方。女人低着头,穿着一件暗红色的短袖;她的胳膊以及腿上满是干涸的黑色血污。杨雨涵一下子就认出,这个女人正是旅店的老板娘。

    此时,老板娘正一动不动的站在楼梯上,众人发现,她的脖子上有一道狰狞的砍伤,不断有鲜血从伤口中流出,顺着她的胳膊滴在台阶上。

    很快,他们又发现老板娘的身后,陆陆续续出现了另外五个扭曲的身影。他们每个人身上的衣服都被鲜血所染透,嗓子里还发出了低沉的呜咽。这些人,正是之前旅店内的员工。

    “黎小姐,我们该怎么办?”

    林予默忍不住后退了几步,眼看着来的路已经被堵死,此刻他们几个根本没有逃跑的地方。

    黎音并没有回答林予默的提问,而是安静地看着台阶上的老板娘,一人一灵形成了对峙的状态。

    楼道内的氛围异常诡异,杨雨涵捂着嘴,克制着不让自己尖叫出声;而一旁的白越和林予默也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死死地盯着那个老板娘和她身后的影子,生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老板娘终于有了动作。尽管她一直低着头,让人无法看清面貌,但白越发现她缓缓地抬起了右臂,伸出手指向了一楼餐厅的入口。

    不光是她,身后其他几名员工也是一样。他们齐刷刷的指着食堂,似乎想要提示众人,那里有什么东西。

    “走吧,去食堂看看。”黎音终于开了口“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们从这里解脱的。”

    人在去世后会变成地缚灵,往往是因为余愿未了或者心中有所怨恨,才会导致被困缚于断气之地,无法离开。显然,老板娘以及这些员工都无比畏惧那个杀死他们的邪灵,同时也对它充满了怨恨。

    如今这些地缚灵之所以会现身给黎音等人提示,必定是希望黎音等人可以帮助它们脱离旅店的束缚。

    “看来凌大哥说的没错,地缚灵不会伤害别人。”杨雨涵捡起手机,快速的跟上了前面的同伴。

    而在听到对方提起那个名字后,白越的心也猛的揪了一下距离跟凌云起走散已经过去五分钟了,整个旅店一共就这么些地方,就算是被传到了其他房间,也早该找到这里跟他们汇合了。如今自己没有听到楼上传来的任何动静,由此看来,他一定是遇到麻烦了……

    “看来你说的没错,这里确实不是先前的旅店了。”

    趁着邪灵进入310房间后,凌云起和段惜言二人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房间。

    可当他们来到301房间附近时,却发现原本通往二层的那条木楼梯,竟然不翼而飞了。不光如此,房间里的窗户也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堵厚实的墙壁。

    “旅店本身被异空间所笼罩,如今我们还被拽到了邪灵创建的另一个领域里。这是俄罗斯套娃吗,一层接一层的。”凌云起用力捶了一下墙壁,感到无比烦躁。

    “距离邪灵下一次行动还有四分钟时间。”尽管在这里,所有的钟表都停止了走动,但段惜言自身却有着无比精准的估算能力“在现实旅店中,我被困在这里大概有十六分钟了。在遇到你以后,我已经成功的躲避了三次袭击。而接下来我们两个要做的,只有不断跟这个邪灵继续玩躲猫猫游戏,声东击西,尽量拖延它,替现实中的其他人争取时间。”

    “说得有道理。”凌云起见对方神色坦然,全然没有半分焦虑。想到在自己之前,他就已经被邪灵拖进了这个未知的领域里,在没有同伴帮忙、要独自一个人面对一切恐怖的时候,段惜言也没有慌乱。相反地,在注意到了时间的停滞后,他一边默默计算着时间,一边观察邪灵杀人行动的规律,与之不断周旋,不断寻找着脱离困境的方法。

    作为一个普通人,段惜言的心理素质与头脑反应,是自己所见识过最强大的。

    “我一直没有跟那个邪灵有过正面接触。因为根据我的推测,一旦正面遇到它,或者被它发现踪迹,我们必死无疑。”

    另一边,段惜言似乎并不知道凌云起在观察自己。他抚摸着墙壁,沉着的分析道“其实从之前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空间会用这样的规则束缚邪灵每次它行动的时候,都会发出很大的动静,而且杀戮前必须敲门。现在想来,这些声音就是为了暴露邪灵的行踪,而它的位置就是对玩家最大的提示。空间之所以让我们知道它在哪,为的就是告诉我们避开它!”

    “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在走廊里呆着,一旦那个邪灵出现,被它看到的话咱俩都要完蛋。”凌云起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没错,我们只能找个房间藏起来。除了只有一扇门的仓库外,三楼一共有12个房间。咱们随便找个屋子藏起来,直接被邪灵找到的可能性并不算大。况且,每个房间里都有浴室,而每一个浴室都有门。”

    段惜言说道“万一不幸,自己所在的房间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我们也能通过开门瞬间场景的切换,推开浴室大门,躲过邪灵的追踪。在遇到你之前,我就是这么撑下来的。”

    “听你这么说,似乎只要我们保持警惕,耗到十二点都不是问题啊。”凌云起托腮。

    “是啊,光从字面意思来看,作为躲藏者的我们确实占据着极大的优势。”段惜言的表情忽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可这里毕竟是邪灵创造的领域,作为领域的主人,它真的会让自己处于被动局面吗……”

    “遭了!”听他说完后,凌云起忽然意识到了什么。@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