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十二章 钥匙
    正文

    黑暗中,以黎音为首的四人已经进入了食堂。

    “好难闻啊。”杨雨涵捂着口鼻,此时不光是她,其他几人的表情看上去也很痛苦。他们本以为臭味是从地下室传出来的,可如今推开大门走进食堂后,众人这才发现,那股恶臭的根源竟然是来自食堂打饭窗口后面的厨房。

    由于自身专业的缘故,林予默的承受能力比另外两人要稍微好一些,他看向黎音,却发现对方从始至终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始终是一副处变不惊的表情。作为一个女人,她的表现远比自己跟白越还要镇定。

    想到从刚才开始,她便一直充当着探路先锋的角色,林予默突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此时众人已经穿越了食堂,来到了厨房门口,经过一番挣扎后,林予默终于走到了前方,对黎音说道:“还是我来探路吧。”

    “没关系哦,害怕的话可以不用勉强。”黎音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淡定。

    而她说完后,林予默摇了摇头:“没事,我能承受的住。再说了,如果遇到危险,只会一味地的躲在其它人身后,在以后的任务中照样走不了多远。”

    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头人,若是在危境中自乱阵脚,或是露出恐惧的情绪,都会影响到整个团队的氛围,让其他人也变得紧张起来;但同样地,如果领头人的表现非常可靠,便会起到一定的鼓励和安慰作用。

    受到黎音的影响,就连刚才还泪眼汪汪的杨雨涵,此时也变得平静了许多。

    “做好心理准备。”林予默将手放在了门把上,对身边的同伴说道:“这厨房里,应该有尸体。”

    作为医生,空气中弥漫的那股味道,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了。x

    “嗯。”杨雨涵点了点头,用力地抓着自己的衣角,不断在心中给自己的打气。白越照了照四周,没发现异样后,也点头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林予默的眼中闪过一抹坚决,在他转动门把打开门的瞬间,铺天盖地的臭味也顿时如同潮水般朝着众人扑面而来。

    林予默用一只手捂着口鼻,同时不断用手电筒照着厨房。厨房的面积不算大,只有二十平左右。这里的架子上落满了灰土,四周堆放着一些调料和食用油,不过从时间上来看,早就过了保质期了。

    前方有一张大桌子占据了众人的视线,林予默往那边走了几步,却忽然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黏糊糊的东西。他停下了脚步,而一旁的黎音也举起手机,照向了地面。

    只见此时的地上有一大滩呈半凝固状的乌血,血液中混合着一些绿色的组织液,周围的地上还有许多蠕动的蛆虫。顺着那滩血迹,众人很快发现在台子后面,倚着一具无头男尸。

    从男尸身上的着装来看,他应该就是死去的朱晓东。此时,距离对方死亡已经过去了接近两天,再加上厨房属于密闭空间不透风,夏季室内温度又高,此时尸体腹部隆起,尸身上可以看到不少绿斑和爬动的虫子,已经出现了腐烂的迹象。

    “呕”见此情景,杨雨涵终于克制不住,冲到一旁吐了起来。

    “老板娘他们提示我们来这里,是不是因为尸体上有什么线索”白越说着,便准备弯腰搜查,却被林予默拦住了:“你刚才受了伤,手上有不少伤口,接触这种东西有感染的风险,还是我来吧。”

    “那好。”白越想了想,同意了对方的提议。他走到一旁,给吐得天昏地暗的杨雨涵递去了一张餐巾纸,杨雨涵满脸歉意的道了谢,她擦了擦嘴角,嗫嚅道:“抱歉,我拖大家后腿了。”

    “没关系,毕竟你还是个新人,没什么任务经验,看到这样的场景会感到恶心也是人之常情。”白越安慰她道:“你别看我这样,第一次在任务中看到尸体的时候,吐了三四次才消停呢。”

    白越的性格很好,在任务中对同伴都很照顾。在他的安慰下,杨雨涵重新振作了起来。她打量着四周,对白越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趁着林医生找线索的时候,我们也看看这厨房里有没有什么能派上用场的东西吧。”

    白越很赞同杨雨涵的提议,毕竟在旅店崩坏以后,众人便匆匆忙忙逃到了楼下,很多实用的小工具也都留在了屋子里,没来得及拿走。

    另一边,林予默让黎音负责打灯,自己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双橡胶手套。这是他的职业病,也是一种强迫症,可如今,却正好派上了用场。

    他检查了一番尸体脖子上的伤口,随后又伸出手,在那已经腐烂生蛆的尸体上细细摸索了起来。此时即便淡定如黎音,看到这样的画面,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反观林予默,在接触到跟自己专业相关的东西后,却变得淡定多了。x

    “一般人死后15小时左右开始出现尸僵,在24至36小时后尸僵消失,逐渐软化。因为是夏季,当环境温度在2530c时,最适宜于细菌的繁殖。在这种条件下,尸体**进展迅速,尸身上会出现**绿斑。”林予默说着,当他摸到尸体的胳膊时,却忽然发现了一处不寻常的地方。

    朱晓东的右手手心蜷曲,似乎抓着什么东西。他掰开了对方的手掌,这才发现,原来他手里攥着的,是一张豆腐块大小的纸。

    “啊!”与此同时,厨房的水槽前,杨雨涵也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原来,在刚才的搜查中,她跟白越找到了朱晓东遗失的头颅。尸体面部肿胀,眼球突出,脸上的皮肤呈现出暗褐色的网状条纹,还有绿色的组织液不断外渗,看起来格外恐怖。

    “没事的,没事。”白越安抚着杨雨涵,与此同时,他注意到尸体的嘴唇微微外翻,舌尖伸出,看上去有些奇怪。x

    闻声赶来的林予默见此情形,在杨雨涵惊恐的注视下,他将手直接伸进了尸体口中。

    在摸到了什么坚硬的物体后,林予默原本紧蹙的眉头也逐渐舒展了不少。

    “找到了。”他欣喜说着,伸出了手。

    只见在对方的掌心中,静静的躺着一把钥匙。而这把钥匙,也正是打开地下室大门,破解真正生路的关键所在。@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