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十四章 生路 (新年快乐)
    三楼的房间数量已经锐减至四间,在躲避了上一次袭击后,凌云起跟段惜言藏在了301房间内。

    “好险,刚才推门的速度再慢一点,就要被抓了。真刺激。”凌云起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呼了一口气。眼看着剩下能藏身的房间越来越少,要是黎音那边再不想办法,自己可就彻底完蛋了。

    不过,比起在这里担心那些有的没的,凌云起更关注刚才段惜言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

    “话说回来,朱晓东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他看着身后的段惜言,语气里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毕竟刚才对方话说到一半,就被外面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

    “朱晓东自称是个无业游民,但通过一天下来对他的观察,我还是发现他有一些和常人不太一样的习惯以及特征。”段惜言说道:“他身上烟草味很重,香烟几乎不离身,有着很重的烟瘾;说话的时候,我在他身上还闻到了咖啡的味道,并且在食堂里,我也看到过他泡咖啡。”

    不光如此,段惜言还注意到,朱晓东皮肤黝黑,尤其是左臂,比右臂颜色更深,双手虎口长满了茧子;而他的脸上也是如此:左脸上的皱纹斑点要比右边来得更加严重,看上去衰老的更厉害一些。

    “朱晓东身上的这些特征,完全是因为他所从事的工作导致的。很明显,他的左半身常年接受光照,而紫外线会加速人体的衰老,所以他的两边脸才会有明显的对比,双臂也会有更强烈的色差。”段惜言解释道:“习惯昼夜颠倒的作息,靠烟草、咖啡提神,这一切特征,都完全符合货车司机这个职业。”

    而后来,在段惜言的试探中,朱晓东的回答更是验证了他的猜想。作为本地人的他曾经是一名长途货车司机,自从18岁入行以后,他在这一行做了近二十年。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他辞去了原本的职务,当过保安、环卫工,至今都没有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

    听着对方有条不紊的分析,凌云起心中更加佩服起了段惜言。与此同时,联想起白越日记里曾经提到的一段小插曲,凌云起立刻反应了过来:“他跟李明福之间的秘密,该不会是……”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段惜言点了点头。

    “祥瑞宾馆靠着公路,又是去周边城市的必经之地,作为本地的货车司机,朱晓东自然对这里的位置清清楚楚。还有一点,其实是你们弄错了。一开始,并不是朱晓东主动接触的李明福,而是对方先找到了他。”

    段惜言补充道:“至于接触他的理由嘛,也很简单。我想,当时的李明福可能对朱晓东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十年前的某个雨夜,有一名亡命天涯的法外之徒在躲避追捕的路上藏身在了一家郊区的旅馆里。旅馆地理位置偏僻,除了偶尔路过的旅行者以外,几乎无人问津。而更便捷的是,因为还在装修阶段,并不算正式营业,这里甚至不需要登记身份证就能开房间。

    住进店里没多久后,眼看着自己身上的钱所剩无几,那名歹徒终于动了心思。

    他的身上本就背负着命案,就算手里多添几条人命,也不算什么。所以,当他将手中的刀捅进那一个个无辜的人身上的时候,歹徒心里并没有产生任何罪恶感。

    一个晚上,八条人命。

    除了旅店的工作人员外,那两个受伤住店的骑行者他也没有放过。

    将房间和前台的钱洗劫一空后,他连夜逃出了旅店。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对他来说,这简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暴雨会将自己的脚印以及逃跑的痕迹冲刷干净,那么到时候也不会有人发现他的罪恶。

    歹徒正这么想着,沿着公路狂奔到马路中央时,却未曾注意到一辆从转角处疾行而来的大货车。

    那辆车的驾驶员因为连续跑了半个月的夜路,本就疲惫不堪了;暴雨分散了司机的注意力,以至于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货车已经从什么东西上面狠狠碾过了。

    自己撞到人了……

    从车上下来的司机在看到躺在路中央一动不动的人后,彻底傻了。

    雨水冲刷着那具人的身体,鲜血汇聚成了一条条河流,朝着四面八方流动。司机战战兢兢凑上前查探了一番,这才发现对方并没有死,还有一口气在。

    他下意识地扶起了那个人,想要送他去最近的医院。可是走了没几步,司机又停下了脚。

    “咱们跑长途的出了事,碰到了人,比起死人,最可怕的是人没死。”

    此时,一名老师傅的话忽然回响在了司机耳边:“这人要是被撞死了,反而一了百了,赔点钱就完事了;可万一没死,以后他下半辈子的医药费,家属索要的赔偿,那就是一座座大山,能活活压死你。”

    司机扶着那人,在马路中间发了很久的呆,那些雨滴不断砸落在他的脸上、身上,直到几分钟后,他才从茫然的状态里回过神来。

    这段公路偏僻,附近根本没有监控。再说,今天正好遇上恶劣天气,几乎没什么司机会从附近经过。

    “是啊,比起人活着,还是死了最好,一了百了。”

    司机喃喃的说着,转变了方向,拖着那名昏厥中的男人走到了公路旁,又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狠狠砸向了那个人的脑袋。

    “对不起了,我也是没办法。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吧。”

    司机擦了擦脸上的血水,抬起头望向了路边。他记得这附近有一家旅店正在装修施工,一楼和地下室目前还处于封闭状态,前不久自己还在店里住过,对那里的情况十分清楚。

    暴雨确实下的十分及时,它将一切的罪恶都冲刷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所以,阴差阳错之下朱晓东撞死了强盗李明福,并将他的尸体藏在了旅店里。而他没想到,十年后的自己接到了任务,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更可怕的是,当初那个被他杀死,埋在旅店的强盗,变成了肆意残杀住户的邪灵。”

    凌云起终于反应了过来:“邪灵也是地缚灵,所以那个地下室里,埋藏着李明福的尸体!”@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