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秘生物异闻录 > 第二十五章 符箓
    “没错,虽然这些都只是我的推测,但我想应该与真相**不离十。朱晓东一开始会去接近李明福,大概是觉得他看上去非常眼熟吧。”段惜言说道:“现在想来,或许是李明福在开始的时候威胁了对方,让朱晓东以为他知道自己杀人的秘密,因此朱晓东才会害怕和白越他们接触。毕竟在现实世界中,杀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这个家伙……既然能分析出这么多线索,为什么不跟我们合作!”此刻,听段惜言说完后,凌云起心中猛地窜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他揪着对方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不合作就算了,还偏要做一些误导人的事情,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冷静一些,我也不想的。”段惜言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苦笑道:“主要是我跟白越有些不方便说的私人恩怨,他不愿意跟我一起组队,我也没办法,只能拒绝其他人了啊。”

    “就算这样,那你坑人又是怎么回事?”凌云起说道:“既然知道李明福跟朱晓东有问题,你完全可以提示其他人啊,为什么非要露出破绽,让他们以为李明福是一名玩家?”

    “因为愚蠢的弱者不配生存下去啊。”听他说完后,段惜言忽然笑了。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但说出来的话却令人感到不寒而栗:“如果他们有点脑子,注意到了李明福的古怪,即便我干扰了他们的判断,也不会对最后的调查结果产生多大影响。说到底,没有发现邪灵身份,是他们的无能,与我无关。”

    而在看到对方的笑容后,凌云起也怔住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面前这个青年,比杀戮的邪灵还要可怕。而关于他的事情,白越在日记中欲言又止。此时此刻,凌云起才真正理解,为什么白越从一开始就不愿意与段惜言合作,即便陷入困境,也不想求助对方了。

    “看来你走到现在这一步,也是活该。”凌云起松开了他的衣领,冷冷地说道:“如果没有同伴帮助,你一个人是无法离开这里的。”

    “所以这次我运气好,遇到了你啊。”段惜言整理着衣领,和颜悦色道:“我看你人不错,肯定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吧?”

    凌云起闻言,冷笑了一声:“难怪你会这么好心告诉我邪灵行动的规则,如果我死了,楼下那些人也不会救你的。确实,我欠你一份人情,如果黎音他们能找到生路,那便就此抵消了。但是话说回来,我跟白越他们不一样。如果接下来你敢有什么小动作……我必不会放过你。”

    “当然,我们现在可是同伴啊。”段惜言心中估算了一下时间,对他说道:“还有最后半小时,现在就看楼下那几个人能不能找到李明福的尸体了。”

    与此同时,地下室内。

    黎音等人还聚集在一起,试图分析出有价值的线索。刚才通过纸条上朱晓东写下的文字,白越推理出对方曾经尝试过杀死李明福的事情。

    “现在朱晓东已经死了,而他杀人动机我们不得而知,总不能去问那个邪灵吧。该怎么办?还有28分钟就要到十二点了,我们真的能在这里撑到那个时候吗?”杨雨涵急的直跺脚,而一旁的林予默也陷入了沉思。

    “别急,一定能找到提示的。”白越死死地盯着手中的纸条,目光灼热的仿佛要将那张纸看穿。

    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救出凌云起,现在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只会影响自己的思考和判断,冷静下来……再好好回想一下朱晓东身上的异常……

    他坐在了木箱子上,全神贯注的集中注意力,脑海中飞速过滤着这几天经历的事情。

    眼下距离凌云起失踪已经过去接近四十分钟了,即便是黎音,情绪也逐渐开始紧张了起来。一边是身为同族相识多年的老友,另一边则是几个陌生的人类,看着那三个手足无措的玩家,她暗自在心里做出了决定。

    “你们三个留在这里想办法,我要上去找我的搭档。”此时,黎音突然开口对杨雨涵等人说道:“如果他还活着,我们会尽量想办法吸引邪灵的注意,给你们争取时间。”

    “你一个人可以吗?”林予默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这么说,一时间感到无比愕然。而白越从刚才开始,便一言不发的坐在角落里思考问题,对于这边黎音要走的事,竟是毫无察觉。

    “先顾好你自己吧。”

    黎音说着,拔起腿离开了仓库。临走之前,她来到铁门外,咬破自己的指腹,用自己的鲜血在门上写下了一串常人根本看不懂的文字。

    做完这些后,她交代另外两人道:“这些血你们千万不能碰,否则会破坏符箓的效果。如果外面传来敲门声,不要回应。此符应该能再争取几分钟的时间,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了,保重。”

    “好吧,你注意安全。”林予默看着黎音离开的背影,随后便立刻按照她的指示,将大门关上了。他看着那道由鲜血书写而成的符箓,心里只觉得非常奇怪。

    “黎小姐跟凌大哥究竟是什么人呢?”一旁,杨雨涵也有着和他一样的疑惑:“这道符应该不是骗人的吧……如果它真的能对付邪灵,那也就是说,以前书里提到的什么茅山道术都是真实存在的?”

    “也许吧。如果这次能活下来,我一定要跟他们请教这些符箓的绘制方法。”林予默激动地说道:“那以后在任务中面对邪灵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了。”

    “说得对!”杨雨涵忍不住附和道。

    然而二人有所不知的是,黎音其实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那样精通什么符箓。因为自己身份特殊,不能被人类发现,所以她只能借着画符的由头,让那两个人以为自己施展的是某种道术。

    门上的图形与文字都是她随意瞎画的,黎音的体内封存着许多凶煞怨灵,就连血液也带着煞气。她那留在门上的血便是一道屏障,在危机时刻,可以保护仓库里的三人。

    此时,林予默看着手上的时间,距离任务结束还有最后24分钟。想到邪灵最后一定会找到这里,他对杨雨涵说道:“我们去找些东西把门堵住吧,虽然起不到什么作用,但应该能拖延一些时间。哪怕就几秒,也是很重要的。”

    “好的。”杨雨涵同意了他的提议,毕竟比起什么都不做等着时间流逝实在是太痛苦了,她也想找些事情消磨时间,好让自己不那么紧张。

    二人将仓库里的几个箱子搬到了门边,林予默看着还在思考的白越,忍不住出声打断了对方:“算了,你现在纠结这些也没用了,我们还是想办法怎么守住最后这道防线吧。”

    他说完,指了指白越身下的箱子,表示自己想要将它搬走。

    白越心不在焉的站起了身,看见他这副模样,杨雨涵忍不住叹息道:“哎,没想到这里的任务竟然如此困难。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在进入空间后就给自己选好了墓地。万一真的出了事,其他玩家朋友会帮我立一个衣冠冢的。”

    “别这么悲观,还有希望的。”林予默叹了一口气,原本想安慰对方,却又忍不住说道:“可惜,我还没做好这个准备。如果真的死在这里……哎,没有人会记得我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