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影后重生:秦少的腹黑妻 > 第1568章 幸好你来了
    这句道歉她怎么也说不出口,被这么多人看着,她要给一个演员道歉,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啊?

    但是安筱雅就站在那儿看着呢,自己要是不道歉,她可能真的会把这件事告诉给白泽穆,到时候自己更没有办法收场了。

    所以,白婉只能硬着头皮,咬牙切齿的给程佩道了个歉,然后抓起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跑。

    安筱雅轻笑着走到了苏亦浅身旁,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和程佩打了个招呼之后,戳了戳苏亦浅的脸,“怎么,看到我一点儿惊喜都没有?”

    “我看到你要什么惊喜?”苏亦浅无语的看着她。

    旁边的工作人员们看到事情已经解决了,在导演出声赶人前就转身溜走了,去做自己的事情。

    “我可是下了飞机就过来了,连饭都没有吃”安筱雅摸着自己的肚子,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

    苏亦浅无奈的看向楚君,后者点点头,转身离开。

    宋导看看她们,转头把目光放在了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刘副导演身上,淡淡的开口,“你跟我过来。”

    差不多所有人都离开了,这边只剩下她们几个。另外,楚君也很快就回来了,手上拿着几个一次性的饭盒。

    安筱雅看到这些东西,“不是吧,我还以为你最起码要给我订个外卖,结果就是让我跟你吃一样的?!”

    “说的好像你不吃剧组餐似的”苏亦浅嫌弃的看着她。

    “吃吃吃。”

    安筱雅捧着盒饭就坐在她们旁边,有不知情的工作人员路过还觉得奇怪,安筱雅来他们剧组客串了??

    “其实今天我来找你是有事儿的。”

    已经吃饱了的苏亦浅放下筷子抬头看向安筱雅,微微点头示意她继续讲。

    “我原本是想过来探班,但是没想这么直接过来。在下飞机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南山公墓那边打来的。”

    听到安筱雅说到南山公墓,苏亦浅拿起水杯的手一顿。

    “他们说,因为公墓方面管理不当,c2区的一片墓碑,都被盗了。”

    苏亦浅猛的站起了身,紧紧的攥着水杯,而安筱雅则是第一时间按住了她的手,安抚着她,“只是墓碑被盗,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过来,也只是想问问你,要不要找个时间去把那边的事情处理一下。”

    安筱雅没说自己可以帮她处理,那边埋葬的应该是她很好很好的朋友,应该她自己去处理的。

    苏亦浅重新坐回椅子里,深吸了口气,处理是肯定要去的。

    “等我拍完……”

    接下来两天拍戏的时候,苏亦浅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但是太认真了,或者说,这两天她严肃的有些过头,比她所饰演的那个角色,还要严肃和冷情。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安筱雅微微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边了的宋导。

    宋利群抱着胳膊看着神情严肃坐在那儿看着剧本,仿佛那是什么生死状似的苏亦浅,“能告诉我,她怎么了吗?”

    安筱雅沉吟了一下,把事情半真半假的讲给他听了,然后摇了摇头,“她啊,要是有秦陌在她身边还好些,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谁要是在她身边,怕是已经被冻死了。”

    “那就给秦陌打电话,让他过来。”

    安筱雅意外的看着宋导,让秦陌过来?

    “你不是说了,有秦陌在她身边她就不会这样?况且,按照你说的故事,南山公墓藏着的那人对她意义非常,要是有秦陌陪在她身旁,不是会好一些?”

    听完宋导的话,安筱雅顿时眼前一亮,倒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她当即拿了手机给秦陌发消息。

    秦陌收到她消息的时候在噬魂这边,他低头看了看手机,看到安筱雅发的消息之后眉头微皱,他是知道南山公墓藏着谁,但是他现在……

    “老大,有什么事儿你就去解决呗,这里反正有我们呢”周默开了口。

    旁边的书生默默点头,“老大,这件事我们还是能够解决的,你放心。”

    秦陌深吸口气,拿起手机起身,“那这事儿你们自己解决,要是出了岔子……”

    “绝对不可能!”几人连忙出声保证。

    秦陌开车回去拿了些东西,又把楼楼阙阙给送到了他们姥姥姥爷家,刚好周蔓菁最近是彻底闲下来了。

    听到他要去找苏亦浅,周蔓菁有些意外,不过也点了点头,去拿了个东西给他,“正好你把这个东西带给她。”

    “嗯,妈,那我就先走了。”

    拍完了一整天的戏,苏亦浅在晚上九点多回到酒店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自己房间里是亮着灯的,这让她微微皱眉,莫不是那天的事情再次重演?

    只是这次她推开门看到的是坐在沙发上低头看手机的秦陌,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的是丰盛的晚餐。

    苏亦浅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他,秦陌却是放下了手机,嘴角含笑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关上门之后把她拉到了沙发旁坐下。

    “楚君说你晚上没怎么吃饭,我就定了一点外卖,都是你喜欢吃的,吃点东西然后赶紧睡觉,看你的黑眼圈啊,都快成国宝了。”

    听着秦陌的叨叨,苏亦浅突然伸出手抱着他,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胸口。然后,秦陌就感受到了胸口的湿润,她哭了。

    秦陌把她抱紧,他其实很少见她哭。

    苏亦浅就是见到他的时候,感觉情绪有点绷不住了,就是那种莫名的感觉,就想抱着他哭一场,好好的发泄一下。

    等她差不多哭完了,秦陌揽着她的肩膀,低头轻轻的吻了下她的眼角,柔声开口,“好了,不哭了,明天我陪你去南山公墓。”

    苏亦浅抬起手擦着脸上的泪痕,撇过头去,“安筱雅告诉你的?”

    “嗯,不然你怕是要独自承受,那我不得心疼死?”

    苏亦浅哼哼了一声,然后攥紧了他的衣角,嘟囔了一句什么,声音很小,但是秦陌还是听到了。

    她说的是,幸好你来了。

    秦陌拍着她的后背,是啊,幸好他来了,不用她再独自承受。@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