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活不是重生 > 第一千一百章 放飞自我
    正文

    日子在平淡中度过,转眼间已经到了九月份。

    这段时间,老祁那边也没再麻烦小祁,仅仅是使用自己那可怜的无根之水份额维持着有限药茶饮料的生产和供应。

    虽然从老祁发送过来的资料上分析,成功似乎控制住疫情的华--夏小日子并不好过,因为那些号称要搞全民免疫的欧米发达国家已经自食恶果,华--夏正支撑着雨伞抵挡着一盆盆脏水的攻击。

    不过,那和小祁有什么关系?人家身处未来的老祁都不说话,身处千禧年的小祁更不会去当什么圣母婊了。

    洱海大牧场的开发在有条不紊地推--进,戒指世界的物种资源在逐渐恢复之中,新生命在不断产生,戒指世界显得越来越有人烟气息。

    唯一遗憾的是,月亮岛上依然是人丁单薄,小祁一再上演棒打妖精大大戏也没能搞出人命,让祁家奶奶一再失望,叨念的时候也是越来越频繁,都快要成为一种怨念了。

    如此一来,那些个有各自工作的妖精都表现出一副非常非常忙碌、非常非常敬业的样子,不到例行的全家晚餐结束很久,绝对没时间回家的可能,她们这是把月亮岛这个安乐窝当成集体宿舍了。

    这下子,被双胞胎儿子缠身无法找理由晚归的苏敏郁闷了,她这位当家媳妇可承担不了全家老人怨念般的眼光。

    也许,这就是四世同堂大家庭生活的弊端之一吧?现如今,许多生活在都市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和父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祁景焘就有一位在外工作堂兄,他结婚后宁愿租房子,也不愿意和父母住一起。那位堂兄不是不孝敬父母,相反,他们夫妇和父母的关系非常融洽。

    祁景焘曾经和那位堂兄谈起这个问题,他那位堂兄认为,和父母保持一定距离原因不外乎有以下几点:

    第一,老人和年轻人的生活习惯很不相同。

    老人的年龄大了,好多都习惯每天睡得早,醒的早,而老人也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熬夜,早上又不爱起床,如果生活在一起,因为儿子一家熬夜,肯定影响她休息,她要是起的太早,又会影响了人家睡早觉。

    其实这只是一个小的习惯,还有很多的生活习惯,年轻人和老人都不同,所以住在一起,难免的会有矛盾的。

    第二,老人和年轻人的思想观念也不同。

    可能老人就是喜欢节俭着过日子,平时吃穿方面都特别的节俭,可是年轻人就不同了,年轻人就是享受型的,怎么舒服怎么来,就比如说吃饭这件事,老人肯定觉得在家吃更方便,更省钱,可是年轻人就觉得出去吃好。

    如果说不生活在一起,彼此都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是一旦生活在一起了,因为思想观念不同,就容易导致意见分歧。

    第三,婆媳矛盾不容忽视。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婆媳之间相处的挺好的,其实那是因为没有生活在一起的原因,因为接触的不多,自然就没有什么矛盾了,可是如果说生活在一起了,那么自然而然的,矛盾和问题就出现了。

    就好比说,再相爱的夫妻,也有闹矛盾的时候,就算母亲再爱女儿,可是也有看不惯的时候,何况是婆媳,这种没有血缘,没有爱的关系呢?

    所以为了避免婆媳之间的矛盾,还是不要生活在一起为好。

    堂兄的话让祁景焘一阵沉默,他也在反思自己的生活模式。

    其实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人,只要能够想开一些的,都是不愿意和对方生活在一起的,作为老人,如果在自己有能力照顾自己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和子女生活在一起。

    当然了,最好的距离,就是能够住的近一些,这样平时子女可以时不时的去老人那里看看,在老人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帮衬一下,平时年轻人有什么困难的时候,老人也能够帮忙带带孩子,这样的距离才是最好的。

    回想到堂兄的话,就连祁景焘都有些承受不来苏敏那幽怨的眼神,决定带她出去散散心,“老婆,我们出去看世界好不好?”

    闻言,苏敏那漂亮的双眸顿时泛起无限的向往,“真哒?就咋俩?”

    “啊……对对对,就咋俩!”祁景焘嘴上答应着,眼睛却往双胞胎兄弟那边看去。

    苏敏也看了眼正玩的不亦乐乎的双胞胎兄弟,撇撇嘴说道:“你还不放心他们两兄弟啊?有那么多人宠着爱着,他们好着呢!唉……最可怜的就是我这个娃他们的妈了!”

    祁景焘尴尬一笑,“呵呵,我哪里是不放心他们两兄弟啊!老婆,咱们俩还没单独出去游玩过呢,这次就我俩,地点任你选!”

    苏敏促狭地盯着祁景焘,“老公,你要说话算数哦!这次,谁也不许带,晚上也不许回去住,咱两就像普通人一样出去看世界好不好?”

    这个要求太简单了,如果本尊肉身如同普通人一样陪老婆出去看世界的话,大不了把本尊肉身的神仙能力加持到一个意念分身上,让那个强大的意念分身在滇中驻守,保护、陪伴家人,顺便从事自己该从事的工作。

    如此一来,他自己和苏敏不仅仅可以去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还可以去体验一番普通人的休闲生活,这个提议实在是太好了,祁景焘毫不犹豫地答复道:“好,一切听老婆大人的!”

    苏敏一听,双眸中异彩涟涟,“嗯……那么,咱们就装扮成两个陌生人,让你再追求我一次?”

    祁景焘一听顿时懵逼了,“啊!孩子他们的妈,咱两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要再追求你一次?”

    苏敏抱着祁景焘的胳膊娇嗔道:“老公,你不觉得咱两越来越年轻了吗?你就再追求人家一次,好不好嘛!”

    娃娃他们的妈这想法还真是特别,莫非,她觉得当时倒追自己吃亏了,现在想要体验一下被追求的滋味?

    想到这里,祁景焘为难地笑道:“老婆大人啊,就算再追求你一次,咱两也不用装扮成陌生人吧?你看啊,咱两都一起出去看世界了,两个陌生人怎么一起出去?”

    “这倒也是啊!让我想想……”苏敏蹙眉思索片刻,突然笑道:“老公,那就委屈你给我当保镖!”

    祁景焘吃惊地看着自家老婆问道:“给你当保镖?那……我的老婆大人准备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苏敏笑靥如花地说道:“这还不简单啊,咱家有那么多控股企业,你随便选一个海外离岸公司那种由华--夏人控股的企业,我就是那家企业的美女董事长好啦!美女董事长带着一个保镖环游世界很正常哒,这样还可以掩饰咱两的身份,用不着看别人的眼色行事,多好啊!”

    祁景焘郁闷了,苦着脸说道:“老婆大人,你是不是美女总裁的网文看多了?这种角色可不好扮演啊!你老公这么英俊潇洒,给你这位美女董事长当保镖,还陪你环游世界,这孤男寡女的,小心别人说你的闲话!”

    苏敏得意地笑道:“嘻嘻,反正是个替代角色,到时候,败坏的也是别人的名声,咱还怕别人说闲话不成?”

    这个婆娘想要干嘛?放飞自我?祁景焘心里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他那些海外控股公司的董事长或者总裁都是有合法身份的自然人!因为大多数是祁琳和苏瑞在操办,其中安排的美女董事长或者总裁也不少。

    苏敏作为祁家当家媳妇,当然了解那些祁家相关企业的状况,真不知道她想要用那位美女董事长或者总裁的身份出行?不由试探着问道:“老婆,你想扮演哪位美女董事长?”

    苏敏狡黠地笑笑:“嘻嘻,你老婆这么年轻漂亮,当然是最漂亮、最迷人那位咯!凌梦,怎么样,也没有追求的冲动?”

    老婆大人这是不放心自己呢,还是在试探自己?祁景焘彻底郁闷。他那些海外控股公司的美女董事长虽然很多,要说看上去最年轻,最漂亮,还是华--夏人身份的,当然是美颜国际的董事长兼总裁凌梦了。

    谁让那丫头本身就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一枚,还喝了那么多无根之水,还被祁大神仙多次帮忙微调过体型和容貌呢?

    好久没看到凌梦了,也不知道那丫头在忙些什么?

    留意到祁景焘眼睛里那丝恍惚,苏敏心里微微一叹,这家伙就是木头一枚,真不明白怎么会有那么多傻女人喜欢他,还死心塌地地为他做事?@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