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2章 辩解
    那为什么还要跑到未婚夫家偷那五毛钱?

    五毛在五百块钱面前算个屁。

    而秦未浼也并不是想要当着大众的面将钱暴露出来,她本来想不动声色的交到母亲手里,可是上一世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后,她就将这事给忘了,还不懂得拿这件事情保护自己。

    最终,因为偷钱的事情被人举报到学校,她的第一名就被撤了,校方还要求追回五百元。

    让她被全校笑话的人,就是林翠花母子。

    秦未浼拿起了那本小手册,转身面对着林翠花,当面解释道:“翠花姨,我知道你认得字的,那你也应该认得这本手册上的文字吧。”

    学分手册。

    她打开手册本,声音响亮的说:“我的科目论文总结分数优异,向校方申请下个学期的奖学金也已经通过,翠花姨,你摸摸你的良心,问问自己干这样的事情会不会过意不去,那五毛钱明明就是你塞到我包里来的,叫我拿去买东西吃,说什么在学校食堂吃没油水,叫我到外面买几个大包子吃,却趁我不注意,带那么多人来说我偷你的钱。”

    “为什么你要这样诬陷我呀!”说到这,秦未浼泪流满面控诉:“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还是赵叔叔赚了大钱,翠花姨觉得我们家穷,想让雷子哥娶个门当户对的媳妇。”

    林翠花脚步踉跄后退。

    秦未浼先是举出了一系列无理由偷钱的证据,随后又直戳她诬陷,完全把她布好的局打乱了。

    而四周那些原本站在林翠花立场的人,纷纷转了风口。

    人家拿下了作文比赛第一名,还申请到了奖学金,大好前途,犯得着为了那五毛钱自毁前途。

    林翠花看气氛不对,脸色一黑,阴阳怪气的说:“我放在柜子里的钱,却是真的少了一张,屋里头就只有我一个人,难道那五毛钱还会长腿跑了,再说,就算拿了五百块奖励又怎么样,谁会嫌弃钱多,你们以为五毛钱好挣。”

    秦未浼算是看明白了,林翠花今天就是咬定她,都能把白的说成黑的。

    她慢慢的放下手中的学分手册,转身,面向着众人起誓:“五毛钱是不好挣,但我可以对着我们镇子供奉的妈祖发誓,若是我偷了翠花姨的钱,就让我被火烧成丑八怪,没人敢娶,一生不得善终,永世不得……”

    “浼浼,住口!”林芳华身子狠狠一颤,没有多想就冲向了秦未浼,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的女儿,心疼的说:“不许这么诅咒自己!”

    林芳华抬头,红着脸冲着林翠花吼:“林翠花,我女儿是什么为人我最清楚,她若是能偷你的钱,我出门就被车撞死!”

    “天呐!”众人惊呼。

    在这比较保守封建的年代,大家还是比较奉信神鬼之说。

    这母女俩发的毒誓,可真是没给自己保留余地呀。

    那是不是可以说明,她们内心坦荡,才会心中无鬼。

    那么问题就出在了林翠花这。

    周围的人看待林翠花的目光,变的淡漠、质疑、讽刺。

    林翠花接受不了这样的目光,可是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似乎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她迷茫的看向大众,话语中也带着几分不确定:“可是我的确是少了一张五毛钱。”

    说完后,她又一副恍然想起什么的表情:“我想起了来,我早上出门前给我家雷子拿了几张五毛钱,回来的时候给浼浼塞了一张,后来怎么数都觉的少了一张,我想我应该是给雷子的时候不小心多抽出了一张五毛钱,对对对,那个死小子没跟我说,才造成了这次的误会。”

    她自顾自的说着,随后便上前,拉住了秦未浼的胳膊,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浼浼,对不起,阿姨误会你了,阿姨从来没有瞧不起你们家穷,我过几天让你叔回来给你跟雷子办订亲宴。”

    林芳华眼皮子狠狠的抽动了几下,有了这一次的事情,她铁定不会再让自己的女儿嫁入赵家,再有钱也不嫁。

    林芳华走前一步,把林翠花的手,从自己女儿胳膊上甩开,然后将秦未浼拉到自己身后。

    对着看热闹的镇民们大声吆喝:“大家听到了吧,我女儿没有偷她林翠花的钱,趁着大家伙都在,我就多说几句,就雷子他妈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我女儿就是嫁不出去,也不会再把她嫁给赵雷,两家亲事就此作罢,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芳华,我知道是我的错,既然误会说开了……”

    “说开了,那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两家都不必再说。”林芳华直接打断林翠花的话,挺起了胸膛理直气壮的回怼,然后转头秦未浼说:“浼浼,走。”

    “好,妈!”秦未浼把东西都收进了包里,跟着林芳华走出人群。

    正要走出客厅的时候,背后的林翠花突然冲过来,抓住了林芳华的胳膊说:“阿芳,你还不能走,我听我儿子说,你女儿跟我家雷子睡过觉,她已经不是大姑娘了,浼浼若是不跟我家雷子结婚,她以后也嫁不出去了,没准她肚子里还怀着我孙子呢。”

    林芳华脚步猛然一顿,脑袋“嗡”了一声,瞬间感觉天旋地转,然后眼前一黑,身子直直的往后倒。

    秦未浼扶着林芳华失声大叫:“妈!”

    身后一群妇人赶紧涌上去扶着,现场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这个年代,还没结婚就跟人睡觉的姑娘,在别人眼里就是从根坏到底的坏姑娘。

    没结婚就怀孕的姑娘,那是无药可救的烂!

    林翠花的这一番话,就像一座山,重重的压向林芳华。

    仿佛把她所有的骄傲与骨气都压碎了,一下子无法接受,而晕了过去。

    秦未浼咬紧了牙,目光冰冷的瞪看林翠花,声音颤抖的说:“把你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林翠花看到这一幕,心里一阵痛快,故作好意的上前,劝道:“浼浼,你妈这不经折腾啊,要不先扶我房间休息休息,等她醒了,我再好好劝劝她……”@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