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5章 前夫
    不是因为重生,她想向他解释清楚她对赵雷的感情,而是上一世等她觉悟的时候,她已经是个满身疤痕的怪物。

    而他,却是个优秀的富商,她躲他,避他。

    她认为,他值得拥有更好的。

    上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所以,这一世,无论是苦是贫穷,她愿意陪他一起走。

    然而,当面对这死板的陆晨丰时,她内心有些崩溃。

    她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面对他,于是,有些失控了。

    陆晨丰怔了一下,耳边回荡着秦未浼的最后一句话“我终于可以追求我喜欢的”,所以,她并没有那么喜欢赵雷,而且,在上大学的期间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一想到这,陆晨丰的眉头深锁的厉害,声音沉的有些厉害:“你不喜欢赵雷了,你喜欢上别人了?”

    那细不可察的颤音,让秦未浼心里舒坦了一些。

    谁叫他上辈子跑到她学校开店,招惹了她,又从来不表露自己的态度,害她在动心的时候,却以为他跟另一个女人有关系。

    这也是促成了她跟赵雷结婚的一部分原因。

    这辈子,你就作!

    秦未浼拿出了冰袋,贴在脸上,眉眼间散发着一抹向往:“对啊,我根本就不喜欢赵雷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他长的比赵雷高、比赵雷能干、而且比赵雷帅、还比赵雷有出息,他十几岁就不需要用父母的钱了,现在在事业上小有成就,准备在学校附近开一家大型的店铺,这样年轻有为的男人,谁还会瞎了眼看上赵雷,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她眼睛轻轻一扫。

    陆晨丰俊颜平静,像是在安静的听着她唠叨,可他那恍惚的眼神,出卖了他的内心。

    哼。

    叫你死鸭子嘴硬。

    “怎么样,如果是你,你还会叫我选择赵雷吗?”

    陆晨丰缓缓抬眸,心中的一抹压抑强势的被他压下,点头说道:“他是哪里人,家住在哪里,秦婶婶知道吗?谈对象最好是知根知底的人,万一……再发生今天这种事情,对你不好。”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陆晨丰就感觉整个人凉快了不少。

    “要不哪天带我去见见,我帮你参考。”

    秦未浼:“……”

    她狠狠的咬了一下牙。

    陆晨丰真的是世界上情商最低的男人。

    她强忍下了心中的那一抹恼意,眉眼间染开了一抹笑意,装着一副轻松的模样:“你就不用操心他们家人品的事情,他们家条件好,但也知道我家的条件,他妈妈生了四个儿子,因为没有女儿,所以叫我现在先叫着干妈,以后跟我对象结婚了再改口,不光这样,我对象的妈妈还经常叫我对象给我拿生活费,能不拘泥与小节的家庭,家风不会差到哪里去的,陆哥哥,你说对吧!”

    陆晨丰的双手,悄然的放在了身后,然后慢慢的握紧了拳头,面容平静的说:“是,但还是要跟秦婶婶说,让她参考参考。”

    “陆哥哥,我妈还不知道,你先不要跟我妈说,我会带回来给我妈看的,到时候,陆哥哥帮忙参考一下呀。”

    “好。”陆晨丰粗粗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抬手指了指她手上的冰块说:“不要敷太久,容易冻伤皮肤。”

    “嗯,我受伤的时候,我对象也是这么说的。”

    陆晨丰:“……”

    “先不聊了,我早上五点就起来赶车,有点困。”秦未浼看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真是好气又好笑。

    她也曾那样失落过,只是那时候她以为那种感情只是一种习惯,大学三年,是他陪伴在她身边,管制她的一举一动,她从反感到慢慢的接受,再到后来……

    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情,以至于也冲淡了她对他曾经的向往,让她义无反顾的走向赵雷。

    现在她可以很确定的告诉自己,她是喜欢陆晨丰的。

    “好。”陆晨丰点头。

    下一秒,秦未浼就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脸上不自觉的划开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陆晨丰,这一次不管是什么牛鬼蛇神挡路,我都不会再放手。

    ……

    午饭过后,林芳华去老张烧饼铺叫来了一辆三轮车。

    从镇子回按下村步行要两个小时,但若是有车子,半个钟就能到。

    平时林芳华都是走路回去,这次跟秦未浼一块回老家,她不舍得让自己的闺女跟着一块走,况且,要带的东西也不少。

    秦未浼把自己的书包放到车子里后,便又走入屋内,从林芳华手里接过了一袋刚买回来的特产小吃:“妈,我来。”

    “小心点,里面有一斤鸭蛋。”林芳华双手捧着递给秦未浼。

    秦未浼则小心翼翼的接过,转身走出大门,来到三轮车前。

    三轮车的师父帮她接过手,秦未浼指着自己的小背包说:“张伯伯,这一袋里面有鸭蛋,就放在我衣服上面,那里软。”

    “诶,好勒。”张师傅笑容满面的应下。

    秦未浼又准备进屋,可她刚要转身,胳膊就被人狠狠一推。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半个身子就撞在了三轮车上,发出了“砰”一声响。

    左邻右舍的邻居听到这动静,纷纷看了过来……

    “秦未浼,你怎么能打我妈。”带着怒火的质问声,冲天传开。

    秦未浼捂着撞痛的肩膀,转头,恶狠狠的瞪看赵雷的方向。

    前世,她临死前,赵雷已是上市公司的总裁,若不是上头有陆氏集团压着,他就是首富。

    外界封他为痴情种,为了自己的前妻,愿意终生不娶,实则……他早已跟那个女人勾搭在了一起。

    两人所生的孩子,便对外扬言,是那个女人跟前夫所生,他丝毫不介意对方有孩子,反而接纳这个孩子,改姓赵,未来继承他的家业。

    可谓是不要脸到极致。

    而今再见赵雷,她简直恨的能把银牙咬碎。

    赵雷在质问完后,便走前,抓住了秦未浼的手,狠狠拉拽:“走,跟我妈道歉去,否则我们两个就再也不可能了,今天不管谁对谁错,你都必须先把我妈哄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