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10章 礼物的事件
    这一路上,陆晨丰没有说一句话。

    秦未浼抬头看他的背影,搂着他腰部的手微微收紧,眉头紧皱了起来,声音响亮的喊了一声:“陆晨丰!”

    陆晨丰听到她的呼唤声后,下意识的放慢速度,转头往后看了一眼,担心她坐的不舒服,问道:“怎么了?”

    “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秦未浼有些生气的问道。

    送了她礼物,就不问问她喜不喜欢。

    或者问她衣服合不合适。

    就算是找个话题探探她口风也行。

    这些对他来说很难吗?

    事实上,这对于陆晨丰来说,的确是很难的事情。

    从小到大,周边的人都告诉他,以后秦未浼会跟赵雷结婚,会跟他一起生活,会跟他生很多孩子,会陪他走完一生。

    而这一切,都跟他陆晨丰无关。

    当他知道自己也喜欢她的时候,他害怕面对她,甚至到了哪怕就保持这种关系也好,总好过,真想暴露后,大家都很难堪的局面。

    陆晨丰双手攥紧单手把手,不解的问:“是不是不舒服,我们快到医院了,你再忍忍。”

    秦未浼真是踹飞他的心都有了。

    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难怪上辈子娶不到媳妇。

    她双手从他腰部松开,低哼了一声:“你让我妈转交的衣服鞋子我收到了,我妈还跟我说,你今年回来三趟,都给我带了小礼物,我妈把那三个礼物,放在我房间的书柜底下,但是,我回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在书柜看到那三个礼物,我问我两个哥哥,他们都说没拿过,你说,是哪个不要脸的小偷把那三个礼物拿走了。”

    车头狠狠的晃了一下。

    秦未浼身子一倾,下意识的抬手抓住了陆晨丰的衣服,这才没有从单车上摔下来。

    陆晨丰赶紧刹住车子,停下来,回头往后看了看,脸色又红又燥热的说:“扶稳,不要又摔了。”

    秦未浼瞪看他,抬脚往前踢了几下,说:“我在跟你说那三个礼物。”

    “丢了就丢了,我回头再给你寄,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一些小饰品。”陆晨丰不动声色的敛去脸上的情绪,继续缓缓前行。

    秦未浼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她双手攥紧他的衣物,脖子往前伸了伸,盯着专注骑单车的男人,语气森森的反问:“我房间除了你,我哥,我妈会进去打扫卫生之外,没人会进去,我妈肯定不可能把我的东西扔掉,我哥哥更不可能拿走我房间的东西不说,陆晨丰,是不是你送我礼物,中途又不想送了,所以趁我不在,偷摸着收回去?”

    陆晨丰身子一僵,汗水从额头划落,握着单车柄的双手冒着湿润的冷汗,眉头锁紧。

    “浼浼!”

    “嗯!”我看你怎么跟我交代。

    “其实,那三样礼物,是我送错了。”他鼓起了很大的勇气送她那三件礼物,但是,每一次送出去后,他就夜不能眠,心在不安,最后索性收回。

    那三件礼物,现在还锁在他的柜子里。

    一直让他不敢面对。

    秦未浼得到这样的答案后,简直哭笑不得。

    送错了!

    呵……

    连着三次都送错。

    “那你今天拿给我妈的那份礼物,是不是也送错了,我看着是年轻小姑娘的鞋和裙子,陆哥哥是有对象了吧,你送对象的东西能不能认真点,别每一次都塞我这来,害我白白高兴一场。”

    “不是!”陆晨丰神情一怔,斩钉截铁的否认她这番话,心里翻腾着百种情绪,却不知要怎么向她吐露出来。

    他紧紧锁眉,看着前方的路,突然感觉有些漫长。

    “浼浼,我下次再给你补回那三件礼物,今天送你的东西,也是特意给你选的,我没有对象。”

    只有你!

    “那你以后会有对象吗?陆哥哥喜欢什么类型的对象,我学校有很多知识份子,人又漂亮,家世又好,还是单身,回头给你考察考察。”

    秦未浼算是看明白了,想让陆晨丰迈出那一步,向她吐露心声,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

    陆晨丰心思缜密,要不是死前看到他的专访,记者问他为什么不结婚的问题,她根本不知道陆晨丰心里一直住着她。

    为了她,放弃了自己的学业,背井离乡,在赵雷退亲后,又回来陪伴她整个大学生涯。

    她一直以为,他对她只是哥哥对妹妹的情感。

    “暂时不考虑处对象。”陆晨丰给自己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我想先创业。”

    单车突然加快了速度,陆晨丰轻声提醒:“前面有个坡,你扶稳了。”

    她身子往他背上一靠,双手搭在他腰上,紧紧抱住!

    陆晨丰僵了僵身子,幽暗的眸子闪过了一抹恍若星辰的光,俊颜越发的柔和。

    ……

    到了医院,伤口止血消毒。

    医生说:“伤口有点深,但好在面积小,血止住了就行了,我等会开点药,你拿回去用,这几天注意不要碰到水。”

    秦未浼点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两个哥哥满头大汗的从外面跑入,看到她坐在了休息室,赶紧跑过来。

    一人一嘴问道:“怎么样?”

    “伤口深吗?”

    “流了点血,伤口有点深,但面积不大,缝了一针,回去不要碰水。”陆晨丰把医生刚才说的话,跟二人说了一遍。

    秦未浼也点点头道:“都说了没啥事吧,我连麻药都没用,你们不用那么紧张。”

    秦朗明蹲在她面前,看着她腿上包着的那一块医用棉,皱紧眉头说:“心疼死了,你疼不疼,哥哥现在很后悔没有听奶奶的话,晚上就不应该出门,黑灯瞎火看不见,容易摔。”

    秦未浼低低的笑着,秦朗明的样子像极了蹲在门口要饭的小奶狗。

    又逗又可爱。

    秦朗聪站在她身旁,也关心的问:“还能走吧。”

    “能走。”秦未浼站起身,当着他们几个的面,走了一圈。

    秦朗明赶紧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按在了椅子上,说:“别走了,哥背你。”

    “走吧,回我家。”陆晨丰手里拎着秦未浼的药,看了一眼放在休息室旁的大时钟,现在是晚上八点。

    背个人从医院走回去,起码要一个钟。

    村子里的人都睡的早,九点已经算很晚了。

    秦朗聪点头说:“还好出门的时候,跟爷爷打招呼了。”

    “我刚才给你们村的村长打电话,刚好秦叔在村长家,跟他说了你们在我这边。”陆晨丰说!

    “走,二哥背你。”

    “不要,你全身都是汗酸味,我要陆哥哥背我。”

    陆晨丰再一次僵住了身子……

    他记得,有好久好久没背过她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