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13章 赵雷的旧情人
    陆奶奶早几年牙坏了,就把坏掉的那几颗都拔掉,到了今年,已经没几颗牙能用了,老人家只能吃软的东西,酿豆腐最佳。

    陆晨丰点头:“其实奶奶更喜欢吃猪肘子,只是没几颗牙了!”

    “可以炖烂一些。”

    陆晨丰轻声笑了:“浼浼,你不常回来跟她老人家接触,你不知道上一次我回来给她炖了一锅烂透的猪肘子,奶奶吃了第二天就拉肚子,医生说吃的太油腻,她把猪肘子里的油都吃个精光,我不敢再弄猪肘子给她吃了。”

    都是穷过来的人,再往上二十年前,那可是连油水都看不到的年代,陆奶奶看着一锅的油汁,不舍得倒,就留着吃了两顿。

    第二天就去医院打了两天吊针,急性肠胃炎。

    秦未浼惊讶的问:“你没看着她老人家。”

    “不是第一次这样吃,爷爷和妈说了她也不听,还是我偷偷倒了,不然,她还想留着第二天继续吃。”陆晨丰背着她,游刃有余的穿过走廊,避开了行走着的医务人员或者是病患。

    大家看他们的目光并没有异样,这样年纪的小青年,不是交往的对象就是兄弟姐妹,没什么稀奇。

    倒是陆晨丰,昨晚跟今天背了她两回,感觉她好轻。

    “浼浼,你好轻,得多吃几个猪肘子养肉。”陆晨丰是这么觉得,猪肘子的部位肉,皮厚肉实,又不会太斋,适合不敢碰肥猪肉的秦未浼。

    秦未浼赶紧摇头:“不不不,万一奶奶看到猪肘子,又该馋了,买些她老人家适合的。”

    “听你的。”

    陆晨丰脸上露出了一抹细不可察的笑意,可这抹笑,没有维持几秒就慢慢的消失。

    原因无非是,秦未浼跟他提到的那个追求者。

    在他们走出医院的时候,一道身影从楼梯的拐角走出来。

    女人与秦未浼一样的年纪,留着一头长发,身上穿着一套米白色的连衣裙,不过,因为发高烧的缘故,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她左手挂着吊针管,手上拎着药水瓶子,目光冰冷的盯着陆晨丰跟秦未浼离开的方向,咬牙切齿。

    陆锦澜做梦都没想到,上一世被秦未浼推下十八层高楼后,再度醒来就重生回到了十九岁。

    她跟秦未浼考进了同一个学校,不过,秦未浼是优等生保送上去,她因为少一分未被录取,最后养母动用关系,花钱买入南大。

    明明同龄,可陆锦澜觉得秦未浼太幸运了。

    两个哥哥疼她,家里的亲人将她当明珠疼,还有一个未婚夫,外貌形象一等一。

    虽然秦家不富裕,可依然让她嫉妒秦未浼。

    她假装成为她的好闺蜜,暗地里与赵雷通信,怂恿他跟秦未浼退亲。

    上一世,可是按照她的计划走下去了,秦未浼因为偷钱一事身败名裂,就算南大没有因此事开除她,可她在学校的日子也不好过。

    后来是陆晨丰出现,鼓励她完成了学业。

    对,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了,秦未浼应该已经身败名裂了吧。

    倒是陆晨丰,啧啧,对她还真是上心。

    上一世,得知陆晨丰是晨盛集团的幕后老板,她曾追求过他,但是被他拒绝了。

    因为秦未浼,他终身不娶。

    没想到老天开眼,竟然让她回到十年前。

    这她再也不想做那个见不得光的二奶,生的孩子无法被扶正,虽然赵雷明面公布日后由她生的大儿子继承赵家的产业,但终究不是正经生下来的孩子,难免不被人指点。

    何况,赵雷所拥有的一切,还是他们“偷”来的。

    这一世,秦未浼那么喜欢赵雷,就给她去吧。

    只要他们两个安安分分的生活,那么,陆晨丰这个未来的首富就是她的!

    “澜澜!”陆锦澜的养母柳雪茹在二楼走道找她的身影。

    陆锦澜听到叫声,赶紧回头应道:“诶,妈,我在这里。”

    柳雪茹走到楼梯口,看到女儿站在窗口,没好气的呵斥道:“你还发着高烧,不要对着窗口吹风,快回去躺着。”

    “我就是醒来没看到妈在,出来找找你。”

    “妈去给你倒热水。”柳雪茹走前拿过了女儿手上的输液瓶,扶着她往病房走去。

    “妈,你有没有听到外面传什么风声啊。”躺回病床后,陆锦澜按耐不住的问道。

    柳雪茹帮她把输液瓶子挂回钩子上去,低头看了眼陆锦澜,随手拿起了旁边的水杯,倒了半杯水,递给陆锦澜:“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刚才睡的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路过说浼浼被赵家退亲了。”

    秦未浼与陆锦澜两个是很要好的朋友,前世经常串门玩,有时候秦未浼还会留在陆锦澜家过夜,柳雪茹对秦未浼自然熟悉,且是非常熟。

    柳雪茹点头道:“有这回事,闹的挺大的,不过两方各有说法,你先把病养好了再去看浼浼,来,吃药。”

    “好的,妈。”陆锦澜心情愉快的接过了柳雪茹递来的药。

    看来,这一世又按照她所设想的圈套走了。

    ……

    菜买了,在回来的路上,陆晨丰心里一直藏着话,快到家的时候忍不住的问:“浼浼,你那个对象哪里人?”

    秦未浼神情一怔,抬头看向前骑着单车的男人,唇角勾起了一抹无声的笑意。

    小样儿,感情一直在惦记着这事呢。

    “问这个干嘛?”秦未浼的语气带着一副不情愿。

    陆晨丰听出了她的不悦,眉头皱的更深,却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退缩。

    一年没见了,再次见到秦未浼时,他感觉她变了。

    她不再像以前那么爱黏着赵雷,跟他的话题也多了。

    还有昨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彻夜失眠。

    “在市里,只有你一个人在那边,秦叔跟秦婶都关照不到,若是真的有对象,不要瞒着大家,起码让长辈帮你参与,若是对方人品不错,的确是可以好好处。”陆晨丰越往下说眉头越是锁的紧,胸口像压着一颗大石,好像自己珍藏的宝贝,很快就要被人夺走。

    秦未浼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暗暗咬牙。

    陆晨丰你个大傻子!

    “他送我很多东西,虽然没有跟我表露心思,但我知道他喜欢我,我还在等他表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