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15章 一朝被蛇咬
    “你家好像出事了。”陆晨丰停下单车,转头对秦未浼说。

    往上就是坡,单车不好再骑上去,只能下来推了。

    秦未浼从单车上跳落,说:“我先上去看看。”

    说完后,她几乎是跑着回自个家,陆晨丰则推着车子快步的跟在她身后。

    没几步路,秦未浼就跑到了自家门前,但周围的空地都被乡里的老百姓占着,围成了一个大圈子,里面都是围观的人,她根本没法进去。

    但却可以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叫骂声:“你也别说我们赵家怎么不要脸皮,你家秦未浼拿下作文比赛第一名就抛弃我弟,说起不要脸,你们家更厉害,白白拖着我弟二十多年的青春,眼瞧着明年就能结婚了,你们家倒好,一朝争气就想把我弟给踹了,找个更好的城里人,天底下有那么好的事,我家小叔子就我弟的年龄,已经生了两个娃娃,还能打酱油了,大家伙说,他们秦家该不该出这五千块的青春损失费给我弟做补偿。”

    虽然人声鼎沸,可是野蛮农妇的话,一字不漏的进入秦未浼的耳朵里。

    而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赵雷的大姐,赵春妮。

    说起赵春妮,那可是他们按下村谈之变色的人物。

    贪婪、自私、偷鸡摸狗啥都干。

    嫁到按下村不到两年,就唆使婆婆把两个夫家姐妹赶到破烂的屋子住,每天还要起早给她干活儿。

    偏偏婆婆还被她收拾的服服贴贴,不过,她那婆婆跟她一样,半斤八两。

    谁家的地要是跟她家挨一块种,待到菜园的菜熟了,也就落了他们家的肚子,谁家的稻跟他家连在一块,收割的时候也顺手收三分之一到自个担子上,上门找她凭理时,就给你一哭二闹三上吊。

    简直就是一群毒蛇,一家老小都是极品。

    听赵春妮刚才的叫骂,这是盯上了他们家了,一开口就跟他家要五千块青春损失费,呵!

    她咋不上天呐。

    她推了推面前站着的人群,奈何她太瘦,面前站着的农妇和阿伯们个个身强力壮,她的力气不足为道。

    陆晨丰走过来,轻轻抬手推了一下面前的妇人。

    妇人转头看了一眼,见是秦未浼,赶紧让开了道儿,还顺便叫面前挡路的人走开些。

    秦未浼在陆晨丰的“护送”下,顺顺当当的走到人前。

    赵春妮的婆婆陈氏,一眼就瞧见她,赶紧朝着她走去,抓住了她的胳膊说:“秦未浼在这里。”

    “浼浼。”秦家的人纷纷转头看她,见陈氏拉着秦未浼的手不放,个个提着胆呼唤她,然后朝着秦未浼走去,想将她拉回来。

    赵春妮见秦家的架势,立刻挡在了秦未浼面前,双手插着腰杆,仰头仰脸耀武扬威的喝道:“谁敢过来,我就躺在这里,赖在你们家不走了,就让你们家伺候我吃穿。”

    赵秀菊快步走前几步,手指着赵春妮道:“撒泼耍赖是吧,我告诉你,我赵秀菊吃盐比你吃米多,怕你赵春妮了,叫你家死老太婆放开我孙女的手,否则,我跟你没玩。”

    “放开她,可以,只要你们家拿出五千块给我弟弟当青春损失的赔偿,我就把你孙女还给你,不然,她得跟我回赵家,要不然,给我小叔子做媳妇儿。”

    赵春妮说完,陈氏重重的点头,她小儿子带回来的女人生了两个女娃,就被陈氏赶走了。

    若给秦未浼当儿媳妇,陈氏一百分满意,读书比种田还赚钱,以后她拿到的比赛奖金就是她的!

    秦未浼听到这话,差点没笑死在沟里。

    你就说,你是来给自个小叔谋个媳妇儿的,何必拿赵雷和她的事情在这言词凿凿呢,这不要脸的程度她可算是见识到了。

    林芳华和秦宏伟听到赵春妮的话时,气的脸色铁青,纵使脾气很好的大哥秦朗聪,也直接爆了一句粗口:“死不要脸。”

    赵秀菊当下就拿起了门背后放着的扫把,朝赵春妮的脸上招呼过去。

    赵春妮惊呼,赶紧往后大退了一步,陈氏刚好就站在她背后,赵春妮一退,就直接踩上了陈氏的脚。

    陈氏“唉呼”了一声,一屁股跌在了地上,然后便哀嚎了起来:“唉哟没天理了,赵秀菊打人啦,我腿断了,我腰也折了,头晕眼花啥也看不着了。”

    她索性躺在地上,像个死猪一样叫。

    周围的人纷纷同情秦未浼一家。

    争一口粮一根菜,那也就是骂骂架,可眼下这事牵扯到了利益,怕是不好搞了。

    陈氏躺下后,就松开了秦未浼的手,陆晨丰直接揽着秦未浼的肩膀,将她推到了秦家那边。

    林芳华、赵秀菊还有秦朗聪兄弟二人赶紧围过来,嘘寒问暖的寻问陈氏有没有掐痛她的手。

    秦未浼摇头,看了一眼刚才被陈氏掐过的手腕,的确红了,被她掐着的时候也很痛,但这就是罪证。

    “浼浼,你先进去,这里有奶奶在。”赵秀菊知道孙女被赵雷他妈诬陷偷钱的事情后,心疼又恼怒。

    赵春妮还有脸上门闹,看她不整死她。

    “奶奶,这件事情可不能轻易解决,刚才他们是不是问咱们家要五千块。”秦未浼冷冷的瞥了一眼赵春妮。

    “那五千块,是你应该给我弟弟的青春损失费,打你出生三岁就跟我弟弟订亲,他等了你整整十七年,你如今长本事了就想不要他,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赵春妮扶着陈氏,然后又道:“不过,你们把我婆婆推倒了,现在你们家还得陪我婆婆药费和营养费,还要亲自送她去医院,再留几个人伺候我婆婆,否则我们就报案。”

    “哦。”秦未浼按压着蠢蠢欲动的赵秀菊,往前走了两步,对着自家奶奶说:“奶奶,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先去跟她讲讲道理,要是讲不听,再交给奶奶处理。”

    “你别靠她那么近,她们一家就是疯狗。”赵秀菊拉着她的手说。

    林芳华赶紧点头,很赞同赵秀菊的话。

    秦朗明站在她跟前,一只手紧紧的牵着她:“就站二哥身边,不过,跟他们讲理那是对牛弹琴,讲不通,还是让奶奶来。”

    他相信奶奶的战斗力。

    秦未浼自然清楚赵秀菊年轻时的野蛮劲,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赵春妮一开口就跟他家要五千块青春损失费,就是敲诈!@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