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16章 赵春妮婆媳
    这年头月薪过百的不多,大多拿的是几十块钱工钱,五千块放在当下年代,是一笔巨款,已经构成了刑法。

    村里那么多人恨透了赵春妮和她婆婆,相信愿意为他们家作证的比比皆是。

    她站在秦朗明身后,冷瞥赵春妮:“春妮姐,五千块青春损失费是吧。”

    赵春妮看她好说话,理直气壮的回道:“对,这五千块是你要赔给我弟的青春损失,你拿给我,我会亲自送回赵家给赵雷做补偿,另外,你还要再给我婆婆拿两千做医院费、营养费,还有出院后的护理费用,总共七千块,不多吧。”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千块!

    不多!

    这是在逗他们玩吗。

    有些人一年都赚不回一千。

    看到众人的态度,赵春妮不悦的板着脸,又道:“我没要一万,算人情了,七千块拿出来,以后大家见面了好说话,不置于太难堪。”

    秦未浼“呵”了一声冷笑,抬头看向众人,声腔似水如歌:“各位在场的长辈们,同龄的兄弟姐妹们,都听到刚才春妮姐说的话了吧。”

    众人一听,不解的盯着秦未浼,嘴上却在说:“听到了,她跟你们家要七千块,你该不是真要给她七千。”

    “你别傻了,七千块啊,那可不是小数目。”

    ……

    “钱,我们自然一分都不会给,不说退亲一事过错方还是他们赵家,先是污蔑我偷盗他家钱财,后又往我身上泼脏水说我跟赵雷未婚先孕,幸得在场好心人还我清白之身,我不计他们污蔑诽谤,如今却有有心人借着此事颠倒是非黑白,企图混淆事情真相,张口向我家要五千块青春损失费,哪条法律规定男女分手了,要女方给男方出这笔钱,不给,你就报案,碰瓷还有王法,今天我放下狠话,你尽快报案,你若不报,我们家也要报,到时候还要劳烦在场的长辈姐妹们作证人。”

    秦未浼说完,转头对秦朗明说:“二哥,去村长家借个电话,叫派出所的人过来,就跟那头的人说,咱们家被人敲诈勒索,还有强抢民女和碰瓷的嫌疑,我们的生活质量受到他们威胁,请求帮助。”

    “好。”秦朗明听到妹妹的话时,血液都在沸腾,对啊,他怎么没有想到这档子事,亏他还比妹妹早上两年大学。

    他转头,恶狠狠的瞪看赵春妮和陈氏:“你们给我等着。”

    赵春妮读过几年书,知道一些见识,但是她欺负赵秀菊老一辈没读几个书,公然跑来跟秦未浼家要钱,现在秦未浼把“敲诈勒索”搬出来,顿时就蒙了。

    陈氏是个文盲,更不懂法,见秦未浼如此嚣张,气的坐起身,指着秦未浼大骂:“没教养的东西,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你耗着人家小伙子十九年青春,要不是你,人家早就娶妻生子,孩子都好几个了,难道你不应该赔偿赵雷。”

    “法定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双方都未满年岁的情况生子,要被计生办罚款吧,你家小儿子生下的那两个孩子,罚款交齐了吗!”秦未浼言语犀利的回怼。

    陈氏的身子顿时狠狠一颤。

    她就算不懂法,但也知道计划生育。

    特别是近几年,查的最严。

    只要有陌生人进村,全家一起藏起来。

    赵春妮见识到了她的厉害,赶紧凑到陈氏耳边嘀咕。

    陈氏挥了挥手,在赵春妮的扶撑下,跌跌撞撞爬起身说:“我们家的事不用你家来管,你少给我乱嚼舌根,否则我跟你没玩,春妮,我们先回家,回头再找他们算账。”

    “慢着。”赵秀菊看他们怂了,直接拿起扫把,横在了婆媳面前。

    陈氏被吓的后退了几步,抬手指着赵秀菊,声势不足的喝道:“赵秀菊,我今天不跟你计较,你想干什么?”

    赵秀菊呵呵了两声:“别走啊,咱得把那五千块青春损失费还有那两千块的医药费、营养费、护理费给唠嗑清楚,不然,你们回去后,还得天天惦记着这事,伤神伤脑,不如一次性解决了,咱们两家也能睡的安心,哦,陈大脚,你不是眼睛看不着了吗,腿也断了,腰也折了,怎么还能站着走路啊。”

    “呀,你是不是看我长着一张好欺负的脸,挑了个黄道吉日来讹我呢。”语毕,赵秀菊手里拿着的扫把,直接贴到了陈氏的脸上。

    那扫把是专门用来扫鸡屎鸭屎的,贴到陈氏脸上的时候,一股子的屎骚味。

    陈氏惊的连退,赵春妮扶着她一起退到了人群中,一个大声嚷嚷,一声破口大骂:“赵秀菊你个老毒妇!”

    陈大脚扒拉自己的脸,一边吐口水。

    众人看的大快人心。

    早想这么干,可奈何陈大脚这人太赖皮,村里的人都是能少惹她就少惹她。

    谁还敢用扫把这样干,回头躺在自家门口嚷嚷着快死了,还得想办法把她抬走。

    没多久,秦朗明带着一群身穿着黑衣制服的人员出现了。

    “就是在这里,就是他们两个。”秦朗明指着赵春妮和陈氏。

    几位派出所的人盘问了一番后,问秦家的人:“这件事情说大也是大事,毕竟对方张口要了七千块,就是敲诈勒索,已经构成了刑法,但说小也算小事,两家可以私下解决,双方希望怎么办。”

    秦朗聪走前,目光冰冷的盯着赵春妮方向:“同志,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不需要和解,能重判就重判,希望能够给村民一个榜样,不让一些老鼠屎搅了村子的平和,也希望那些不轨之人能谨记,不是撒泼耍横就可以无视国法,现在是法制社会。”

    赵春妮身子一恍,脸色瞬间白了,双手慢慢的松开了陈氏的胳膊,转身就想溜。

    却被一直暗暗盯着她的陆晨丰,拎了回来。

    赵春妮咬牙切齿的瞪着陆晨丰:“陆晨丰,你少多管闲事。”

    几名人员走到赵春妮面前,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话,就将赵春妮和陈氏带上了车。

    陈氏上车前,嗷嗷叫,说赵秀菊打她。

    可是在场所有人都替赵秀菊作证,是陈大脚污蔑!@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