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21章 举目无亲
    她的孙女再也承受不起第二次打击,也不允许再出这样的差错,陆晨丰现在再好,也无法让赵秀菊再动半点心思。

    一次被退亲,也许是赵家的问题,若两次被退亲,那就是秦未浼的错了。

    林芳华顿时闭上了嘴巴:“是我考虑不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浼浼的亲事不着急。”赵秀菊说。

    林芳华点头,没有再将这个话题继续进行下去。

    但她对陆晨丰却存了另外一种心思,越看他越觉得比赵雷顺眼,至于别的,日子还长。

    秦未浼用过了餐后,就去洗了个热水澡,回到房间时,两个哥哥和陆晨丰坐在她房间里。

    秦朗明第一次起身,把她的房间门关上。

    她不解的问:“二哥,你干嘛呢?”

    陆晨丰拎着从医院带回来的药,说:“看看伤口。”

    秦朗聪从他手里拿过了药水道:“还是我来,浼浼,你坐在床上,大哥帮我上药。”

    看到他们三人的架势,秦未浼真是哭笑不得,这像什么。

    做贼一样。

    “我腿没啥事,自己来。”她坐在床上,掀起裤角。

    洗澡的时候处处防着水,再加上她伤口护的好,基本没什么大碍。

    三个人凑近瞧了眼,见她腿伤并不打紧,暗暗松了一口气,但秦朗聪还是执着于替她上药。

    秦未浼对两个哥哥的关心,心里虽然有一点点小烦他俩,但却暖暖的,索性任由他们为自己消毒上药水。

    秦朗聪比较细心,动作很轻,陆晨丰却不放心,不时的叮嘱他要轻一点。

    秦未浼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们几个,比起被大火烧伤,这点皮肉伤真的不痛,能看着他们几个围在自己身边,她心里酸酸涩涩的。

    为什么前世就不懂得珍惜呢,这样多好,她不需要为了讨好另一个人放低自己的身段,明明可以被人宠成公主,最后却沦落为街头乞丐,举目无亲。

    秦朗明抬头看到妹妹眼眶发红,泪水盈盈,顿时跳起身,问:“哥,你是不是弄痛浼浼了。”

    “我没啊,我都很轻很……浼浼,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大哥弄痛你了。”秦朗聪话说到一半,抬头看到秦未浼在哭,心里慌的不行。

    陆晨丰皱了皱眉头,着急的从秦朗聪手里拿过药水,说:“还是我来吧,你看你把她弄痛了。”

    “我就说,你要轻一点,浼浼细皮嫩肉,哪里糟得住你一个大老爷们笨手笨脚。”秦朗明骂道。

    秦朗聪看了眼自己的手说:“我明明很轻的。”

    秦未浼看他们小声的吵,哭着哭着就笑了,抬起手抹去脸庞的泪水说:“大哥没有弄痛我,我就是有一点点难过。”

    秦朗聪兄弟二人同时转头看她,喋喋不休的秦朗明停止了责备秦朗聪,抓着她的胳膊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跟二哥说。”

    秦未浼“唉”了一声,用指腹抹去眼眶里挂着的泪水说:“我以前太傻了,把心思都花在那样的人身上,忽略了哥哥们的关心,还有爸妈、爷爷奶奶还有陆哥哥呀!”

    被点到名字的陆晨丰,抹着药膏的手微微一顿,薄唇抿紧,继续专心的给她上药。

    秦朗聪手掌放在她的头顶,揉了几下:“傻瓜,那种人不值得你伤心。”

    今天看到秦未浼做的那么狠绝,他们都以为,秦未浼对赵雷凉透了心,却没想到她只是把伤心藏在心里。

    秦朗明抓着她的左手:“赵雷那个臭小子,别让我再看到他,否则我见他一次揍他一次。”

    “二哥,你别惹事。”秦未浼就怕他胡来,面容严肃的喝住了他。

    前世就是曾经动手打过赵雷,她二哥被关了半年,学业肯定是受到影响了。

    她不想再重蹈覆辙。

    她的手抓紧了他的手:“听到了吗,不准跑去揍他,你看看今天的赵春妮,万一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你,那你只会让爸妈和爷爷奶奶担心,这不是在为我好,是在害你自己。”

    她说话的神情态度十分严厉。

    那表情像极了偶尔对他露出厉色的林芳华,令秦朗明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液,小鸡啄米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大哥,你要看着二哥。”秦未浼说。

    秦朗聪看了一眼秦朗明:“你放心,他要是敢乱来,我就打断他狗腿。”

    陆晨丰收起了药膏,起身说:“阿朗,你妹妹说的对,打人不好,别让你家人为你担心。”

    秦朗明抬头看了看陆晨丰,随后又看了眼秦朗聪,妥协道:“我就是随便说说。”

    秦未浼看他这副满不在意的态度,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二哥,你要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上一世,赵雷就是直接报警,还动用了他爸爸在外地的势力,又验伤又立案,把秦朗明送入拘留所,留了案底。

    她要反复的提醒他,让他记住自己今天说的话。

    秦朗明见秦未浼那认真又严肃的态度,点点头说:“我记住了。”

    陆晨丰看了一眼时间,从赵家回来就已经很晚了,吃过饭后,差不多快八点,陆晨丰看秦未浼频频打呵欠,眼底泛着倦意,于是拉着秦朗聪二人的手说:“去你们房间玩。”

    “行啊,你带了牌没有,咱们玩斗地主。”秦朗明一说到玩,眼睛就泛着光。

    陆晨丰点头,转头对秦未浼说:“你早点睡,我们不打扰你了。”

    三人离开后,秦未浼拴上了门,从包里拿出了陆奶奶拿给她的那全个礼物,摆放在了桌面。

    三个礼物,分别用蓝色、红色、黄色精品包装纸打包,巴掌大小的方正盒子,顶部都打着蝴蝶结。

    上一世没有收到的礼物,这一世落到她手里,她心里五味俱全。

    当面对三件礼物的时候,她竟然没有之前那样好奇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她更在意的是这份礼物不应该以这种情况出现在这里。

    陆晨丰亲手拿给她,才更有意义。

    她快速的收起了礼物,躺回床上,熄了灯,胡思乱想了一通便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赵秀菊每天都割肉,每顿都是一碗瘦肉汤端到她面前。

    屋前的稻子收割完,秦家就转移阵地,去后山窝的田地,秦未浼也跟着陆晨丰和两个哥哥上了山……@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