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22章 落水孩童
    后山树林茂盛,当季的野果很多,秦未浼原本想要跟着他们一块下田收割,但他们故意只带了三把镰刀,所以没有她的用武之地。

    她拿着草帽,在田地后面的小树林里转悠,收捡旧在地上的新鲜野果,准备带回去给哥哥们吃。

    捡了不少,草帽都装不下了,她只好放弃去了小溪边,把捡来的果子倒在一块大石板处。

    掉在地上的果子沾了不少泥巴,秦未浼清洗的时候特别认真。

    果子洗干净,又红又圆,正适合吃。

    她索性坐在石板上吃了起来,打算等会吃的差不多,再回去捡。

    一草帽的果子,吃到后面只剩下三分之二,她赶紧抱着草帽钻回林子,刚捡了几颗果子,后面就传来了一阵“扑腾”的水声。

    秦未浼脚步一顿,转头看向身后。

    这附近就只有一条小溪,哪来那么大的水声,而且,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在水里发出来的那种声音。

    她在四周寻视一眼,刚才那个声音又没了。

    秦未浼以为自己听错了,继续弯身捡果子。

    然而,她刚一弯身,那个“扑腾扑腾”的声音又来了,而且,比刚才还要响亮,伴有着几声呼救的声:“救……命!”

    这一次,秦未浼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听错。

    是有人在求救,声音是从东面发出来的。

    那边有一个鱼塘,但是按她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不可能听得到那声呼救的,可秦未浼没有多想,本能的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快步的跑出了林子,往刚才听到的声音源头直奔而去。

    越靠近那片鱼塘,“扑腾”的声音就越响亮,秦未浼一刻都不敢停下,一口气就跑到了所在的鱼塘。

    就看到一个孩子,在水里不停的挣扎划动,只是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身子在慢慢的往下沉。

    秦未浼惊呼了一声:“你坚持住。”

    她跑到鱼塘边,没有多想,本能的跳入了水里,朝着那个孩子划去。

    鱼塘里的水有点腥臭,再加上秦未浼前世有太久没有下水游泳,跳入池子的时候呛了两口水,但好在有惊无险,很快就游到了孩子面前,在孩子快要沉入水里时,及时的将他给抱住。

    而这时,一个农妇也寻声找上来,看到池子里的秦未浼和孩子,顿时大呼:“唉呀,不好啦,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

    她一边叫人,一边寻找东西,转头看到菜园里插着的一根竹棍,她动作利索的抽出来,递给了秦未浼:“姑娘,快,抓住这棍子,婶把你拖上来。”

    已经有几个地里干活的人上来了,纷纷跑到了农妇身边,帮她抓着那竹棍。

    秦未浼一只手紧紧的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抓着竹棍,在众人合力下,轻松的靠近了岸边,她把孩子往上推道:“叔叔婶子,把他先抱上去。”

    有人认出了孩子,面色惊变:“天呐,这不是葛家的孩子吗,葛阳夏可是他们家独子。”

    “快快快,把孩子倒立过来。”

    “不要。”秦未浼抬头看了一眼被他们倒立起来的孩子,双手用力的抓住了拉她的人,脚踩在水里的石块,往上用力。

    上了岸,她赶紧跑向孩子:“快把他放平。”

    池子里有许多异物,按她听到的时间来算,这个孩子已经溺水有一段时间,按他们的方法绝对不行。

    必须要将气道里的异物除去!

    秦未浼抱住了孩子,放到了平地里。

    有人说:“姑娘,要赶紧把孩子肚子里的水压出来,不然就完了,你这样怎么行。”

    “就是,他可是葛家独子,出了啥事谁都担当不起。”

    “我刚才看那孩子,已经没有呼吸了,怕是不行了。”

    “赶紧通知葛家的人。”

    秦未浼蹙紧眉头,没有理会那些妇人的七嘴八舌,她打开了孩子的喉咙,从里面扣出了一堆堵在里面的草和泥沙。

    孩子的颈部脉动博和胸廓没有任何起伏,呼吸和心跳消失。

    情况的确很糟糕。

    可是,她得尽力啊,她现在所学的就是心内科专业。

    她双手放在了孩子的胸口,快速按压,然后又给孩子做人工呼吸,如此来回的重复,旁人不解。

    “她在干什么?”

    “这样能救孩子吗?”

    “我看这孩子不行了。”

    “姑娘,让你叔看看,倒过来更容易把东西吐出来。”

    “咳咳咳!”孩子突然剧烈咳嗽,每咳一下嘴里就吐出大量的水,然后“哇”了一声大哭。

    众人惊呼了一声:“醒了!”

    “得救了得救了。”

    一道响亮的呼叫声突然从人群外面传来:“阳阳,阳阳。”

    三五个人扒开人群,跑进来。

    其中,一位身穿着暗黄色上衣的妇人,快步的冲向了葛阳夏:“阳阳。”

    “妈!”阮千娇抱起了赤着上身的儿子,眼眶通红。

    葛阳夏大概被吓坏了,抱紧了阮千娇失控的哭:“妈妈,我差点以为我要死掉了,呜呜!”

    “你这孩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去水里玩,不要去水里玩,你偏不听。”阮千娇一巴掌打在了葛阳夏的屁股上,打骂完后,阮千娇又将儿子宝贝似的抱在怀里,失声的哭道:“别怕,妈妈在这!”

    “葛大姐,你儿子幸亏遇到了贵人呐,咦,那姑娘呢?”

    众人闻声望去,发现刚才站在葛阳夏面前的秦未浼不在了。

    阮千娇听到众人的话,抬头看了看四周。

    刚才把秦未浼拉上来的那位农妇,指着对面的小树林说:“那姑娘走啦,我赶到这边的时候,正好看到那姑娘在鱼塘拉着你儿子,得亏有那姑娘,你儿子捡回一条命啊。”

    “她是哪家的孩子?”

    “那边是按下村吧,应该是按下村的,上去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

    “我知道她是哪家的闺女!”

    ……

    “浼浼!”

    “浼浼!”

    秦未浼快回到小树林的时候,听到了两个哥哥和陆晨丰的呼叫声,她赶紧应了一声:“诶,我在这呢。”

    三人从林子里跑出来,看到秦未浼浑身湿透,皆是面色大变。

    陆晨丰抢先一步走向秦未浼,伸手扶着她的胳膊,神色担忧:“浼浼,你去哪来,怎么会弄成这副模样?”@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