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福妻甜又乖 > 第24章 今生的你
    她推开了秦未浼的房间,站在房间门口瞧了一眼,看秦未浼并没有大碍,便松了一口气,问道:“浼浼,你哥说你下水了,救了一个孩子,你回来有没有洗个热水澡。”

    秦未浼擦着头发,说:“奶奶,我刚洗完的,陆哥哥去地里挖了几块姜,煮了姜水洗,我没啥事,你们别担心。”

    林芳华放下了手头的东西,也走过来,说:“妈,浼浼在大学有参加游泳项目的比赛,不会有啥事的,就是要去去寒气,虽然是大热天,但是山里的水很凉。”

    “对对对,我去拿红糖煮点姜水来喝。”赵秀菊风风火火的退出房间,正要回自己房间拿红糖。

    秦未浼喊道:“奶奶,不用拿了,陆哥哥刚才煮了一碗红糖姜水,我喝过了。”

    “你陆哥哥煮的。”赵秀菊转头看了一眼厨房,现在是中午了,也到了做午饭的时候。

    陆晨丰在厨房里忙活着午饭。

    赵秀菊脸上露出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笑,随后又皱起眉头:“你哥说你跑去岸背的那口鱼塘玩,你跑那么远去干嘛,那口塘前些年才死过一个孩子,晦气的很,以后少往那边走。”

    老人家忌讳这些。

    秦未浼并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毕竟也不是她跑过去玩,而是小孩的呼救声引她过去的。

    但她口头上应道:“我知道了,也得亏我过去了,再晚一些那孩子救上来也没用了。”

    “那那个孩子咋样了?”林芳华这才注意到秦未浼今天救的孩子。

    秦未浼坐在了椅子,放下毛巾,说道:“救上来的时候,没气了。”

    “这么严重。”赵秀菊一惊一乍,从门前走入房内,又问:“那孩子的家长呢,怎么也不看着孩子,明知道这山里的水无情,家家户户各挖一口鱼塘,还敢放着孩子一个人玩。”

    每年淹死的孩子不少,都是暑假天家长忙着收割,孩子们没人看管自己跑出去玩,有些跑到溪边玩水,有些去人家鱼塘钓鱼失足落水。

    要是没人知道,也就淹死在水里。

    “不知道。”秦未浼说:“看起来不是咱们村的,好在没啥事。”

    “浼浼说的对,没啥事就好,也得亏囡囡懂水性,要不然……”林芳华一阵后怕,要是秦未浼不懂游水,但孩子又处于危难时刻,以她的性子怕是也会跳下去救人,自己都不懂水性还跑下去救人,肯定又会是另一种结果。

    她突然很庆幸,秦未浼现在念的大学有很好的场所,可以让她多学一技傍身。

    “行了,行了,去厨房帮忙弄午饭吧。”赵秀菊不想再提这档事,一提就后怕,她心里一着急就想骂人。

    秦未浼把赵秀菊的担忧看在眼里。

    下午,赵秀菊也不下地了,留在家里陪秦未浼。

    她觉得秦朗聪兄弟二人看不好孙女,怕再出啥意外,不想让她再上山。

    而秦未浼吃了午饭后,也一直睡,睡的不知天地明暗。

    脑袋晕晕沉沉,迷糊不清。

    一直在做梦。

    梦里的亲人,一个个死在自己眼前,先是秦汉江因为她执意要嫁给赵雷,而气的进了医院,没多久就吐血身亡,而她却不知悔改。

    然后就是他的爸爸,公司资金出现问题,对方步步紧逼,秦宏伟迫于压力四处找人借钱,可是在前往陆家的途中,车子刹车失灵,冲下了悬崖,尸首被海水卷走,尸骨未找回来。

    接着便是林芳华手术失败而死,两个哥哥相继离逝。

    最后连她的孩子也遭受绑架,她跳入火海救自己的孩子。

    那些火,从她脚底蹿上来,一点一点吞噬她的衣物,她抱着孩子不停的往外跑,可是火势太大,她怎么都跑不出去。

    在她绝望的时候,陆晨丰出现了,她把孩子丢给他,求他把孩子带走。

    可就在他接过孩子的时候,一阵大火从他背部袭来,她几近绝望的大喊:“陆哥哥!”

    ……

    “陆哥哥,火,火,快跑啊,陆哥哥……”

    “浼浼!”

    陆晨丰听到房间里的大喊声,快步的冲入秦未浼的房间,点开了房间的灯火,就看到躺在床上的秦未浼泪流满面,嘴巴不停喊着他的名字,像是在做恶梦。

    他快步的走向她,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摇晃了几下:“浼浼。”

    “陆哥哥!”她绝望凄厉的大呼了一声,便坐起身,抱住了陆晨丰的身子,失控的哭道:“陆哥哥,好大的火,快跑,快跑。”

    他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抬起双手抱紧她,安抚:“没有火,浼浼,快醒醒。”

    他手掌贴在她背部,正要轻轻拍打,却发现一股炙热隔着衣物传递到他的手掌。

    陆晨丰赶紧把手心贴在她脸庞,灯火下,那张白皙的脸泛着病态的绯红色,体温也高于正常温度。

    她发烧了。

    “浼浼!”陆晨丰将她放回床上,摸了摸她的额头和手背,全身滚烫。

    秦未浼双手抱着自己的身子,不停的颤抖。

    梦里,她从大火里走出来了,只是她变成了一个不健全的人,没有父母、没有孩子,没有丈夫,无家可归。

    在寒冬里,窝在了他人的屋檐下,四周都是雪。

    好冷!

    陆晨丰看到她这副模样,立刻起身,打开她的衣柜,从里面翻出了一件大棉袄,裹在了她的身上。

    秦未浼分不清是梦里还是现实,在她感觉好冷好冷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她面前,把身上的军绿色大衣脱下,披在了她的身上。

    然后,他把她背起来,离开了这片冰冷的雪地。

    她睁开双眼,前方一片黑暗,但却不似之前那么冷了。

    是陆哥哥。

    赵秀菊看到陆晨丰背着秦未浼从房间出来,吓的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问道:“浼浼怎么了?”

    “高烧发寒,得赶紧去医院。”陆晨丰说。

    “那那那,快走。”赵秀菊听到秦未浼病了,一时乱了,转身就先出了房门,也没来得及通知秦宏伟和其他人,便跟陆晨丰一起带秦未浼去小镇的医院。

    这一病,反复高烧了四天,退下来没多久又烧到四十度,抽血化验显示正常,医生都犯愁了。@B